生杀

陈晓之

A A A

第一章 凶徒

顾如吟一边洗菜一边想着早上的新闻,是一起命案。

尸体在小巷子被发现,系女性。尸体惨不忍睹,难以辨认。凶手仿佛有虐尸癖。

那称职但可恶的记者拍了特写——尸体面上的肉,连同眼睛都被挖掉。舌头亦被拔出,血肉模糊。

她的胸腔,腹腔也被打开,内脏不翼而飞。

一想到那清晰的影像,顾如吟就感到恶心欲呕。

“你在干嘛?”正出神,老板娘的声音便把她拉回现实。顾如吟这才意识到,原来水笼头忘了关,水正在“哗哗”流淌。

“对不起。”赶紧道歉。她看见老板娘站在门口,杏眼含怒。

“一大早,你在想些什么东西?好在只是洗菜,如果是切菜还不把手给切了?”老板娘蹙眉走上前:“洗好了就端去给厨师,等会客人就要来了。”

“哦。”顾如吟木然回应。

老板娘走后,她不由得松了一口气。

端着东西,走到厨房内,厨师正在切菜,是猪肺。一股子血腥气在空中弥漫,一块完整的肺,被一刀刀切成几块。

顾如吟莫名想吐。

“你怎么了?”厨师被她打扰,放下刀,转过头带笑看着她。

“没……没什么。只是觉得有点恶心……”她把菜递过去,急忙想走。

但,厨师却自顾自地“打断”她的步伐:“你是看了早上那起新闻吧。也是,女孩子家家,难免胆小。”

“你不怕么?”好奇地问了一句,顾如吟侧着脑袋看着他。

厨师一笑,一贯的镇定神色:“有什么好怕的?那凶手或许是和死者有仇,所以下手才那么狠。我怕没得罪过人,怕什么?”

好无情的言论,是因为窝在厨房,整日和“尸体”打交道,所以为人也开始冷漠起来吗?

“但是……你不觉得恶心吗?”顾如吟多嘴一句。

厨师一面切菜一面说:“有什么恶心的,人的内脏和动物的内脏有何不同?人的尸体和动物的尸体又有何不同?”

说话间,一刀切下,鲜血飞溅,有一滴,甚至落在他脸上。

他麻木地擦掉那滴血。

顾如吟急忙“逃”出厨房——她觉得,里面有一种压迫灵魂的气氛。

或许是那起命案老板娘也知道,所以早早就打发顾如吟他们走了。此时天还没黑,顾如吟却像是等不及似得一溜烟地跑回家。

但,到了门口才发现,钥匙被落在餐馆。

无奈,只好返回。

天已经黑了,夜幕垂下来,带着杀气。就连露出的下弦月,都仿佛镰刀。

顾如吟知道,老板娘是住在餐馆里面的,这是她的事业,亦是她的全部。到门口时,打了个电话过去,但,无人接听。

奇怪,去哪了?莫名的,顾如吟感到了不详。

不会是……紧张间,她瞥见二楼有一处包厢灯还亮着。但,不算太明,只一点点,仿佛只用了蜡烛。

有人在里面?她蹙眉好奇。

正疑惑,顾如吟发现,卷门只是被放下来,并没有上锁。她小心地拉开卷门。

内里昏暗至极,餐馆特殊的气味萦绕在空气中。她蹙着眉,小心摸索。柜台上,右手触及到一个冰冷而坚硬的东西,应该是钥匙。

摸起钥匙正准备走,却忽而被好奇心驱使着想上二楼看个究竟……去——或者不去?两种情绪像是一场战争,在脑海胶着开战。

最终,她还是选择上去。

悄悄地,怕惊扰上面的人。走到门口,她发现大门是虚掩着的。瞥了一眼,里面是在煮火锅。

桌子旁坐了五六个人,因了黑暗,看不清样子,每一个面容都好模糊。

“你在干嘛?”老板娘神出鬼没,吓了顾如吟一跳。

她手里捧着一个锅子,蹙眉站在她身后。头发没有打理,直接散了下来。走廊也没有开灯,黑漆漆的,有点吓人。

“我……我……”飞速地编织一个借口:“我之前打电话给你,你没接。然后看到有光,我……我怕你出事,所以……”

老板娘的眉头渐渐舒展:“那些是我朋友,我们几个在吃饭。”

“那怎么不开灯。”顾如吟下意识问道。

“停电了,你不知道?”老板娘沉着嗓子说:“行了,你快点回去。不会有事的。你这样躲在门外偷看,不清楚的,还以为是贼。”

“对……对不起。”顾如吟急忙道歉,后,一阵风似得溜了。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