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夜怪谈

哭行尸

A A A

这是发生在北方深山里的故事。

深山里有一个小山村,村子不大,也就二三十户,百来十人.

那还是吃大锅饭的日子,村里人早出晚归,就是为了赶工分,好在大雪封山之时能凭着手中积攒的工分分配到足够的粮食,以便挨过漫漫冬季。

但有一人是个例外,他是一个傻子,名字就叫傻子。因为傻子他娘分娩的时候难产,导致他呛入了羊水,脑子便不好使了,他娘生下傻子后长病不起,在他六岁就死了,而他爹更绝,见他儿子是个傻子,在他刚满几个月就神不知鬼不觉地跑了。

傻子小时候基本就无父无母,靠村里养活,倒也没怎么挨饿,现在十七八岁了,反而长得有些肥壮,脸盘大,脑袋小,模样丑陋。他从不不劳作,常常蹲在自家小茅屋的门前,张着嘴露着黄牙流口水,瞪着本就不大眼珠子盯着每一个过往的人,那模样看似有些恐怖,但只要人们转过头对他骂道:“傻子,有什么好看的?”或者“傻子,想媳妇呢?”他便会忽然大笑起来,满脸的羞涩,配合一脸的肥肉和那副黄牙,让人看了着实有些恶心。

小孩子们都很怕他。因为傻子常常死死的盯着放学回家的小孩,模样渗人,一些村民见此,便常常用他吓唬那些淘气包,有些人专门扯着孩子的耳朵跑到傻子茅草屋前,指着傻子对孩子骂道:“你再闹,我就把你送给他吃了!”这时傻子也会配合的大笑,伸出手做一个拥抱的动作,后来甚至还会进屋拿把菜刀出来挥舞,好象真的准备要宰人,此时无论再顽劣的孩子都会吓得哇哇大哭。

这一年风雨极差,冬天又来得特别早,生产队将所有的粮食集中堆放在粮仓一数,还不到往年的一半。民以食为天,吃的少了,铁定出事。

就在分粮的前一天晚上,傻子因为白天没吃饱,偷偷溜进粮仓,拿了几个红薯就在里面生火烤了起来,可没想到红薯没烤成,却把粮仓里的干柴草点着了,那傻子不知怎么的把火弄的越来越大,等到火光冲天之时,两个喝的醉醺醺的仓管才惊慌失措的逃出来,呼喊着大伙前来灭火。

等众人一到,只见傻子手里拿着一个半生不熟的红薯,全身被熏黑,呆呆的立在着火的粮仓前张望着,见到村民来了,便笑道:“我的吃在里面,要坏掉了!”

大伙见他如此模样,料想这火十有八九是他惹起的,但此刻救粮要紧,村民们急忙提桶的,端盆的,呼呼啦啦好一阵子才将火灭了。几人在冒烟的废墟中翻找,最后只找到焦糊的一堆红薯和两袋小麦。

“今年还怎么过啊?”一个妇女见到如此惨状,忽的放声痛哭起来,那个年代,物资极度缺乏,此前有人碰倒了半瓶油就哭的几乎哑掉,更不用说这些珍贵的粮食了。

村民登时炸开了,只有那傻子反倒哈哈大笑,跑进粮仓想要抓些吃的。一人一把拉住他,恶狠狠的问道:“这火是不是你放的?”

傻子还是和以前一样,一脸的羞涩,用手遮着脸含含糊糊笑道:“我烧的,吃的,在里面!”村民证实了心中猜想,都恨得牙痒痒,几个男子二话不说,上前就把傻子打倒在地,但他们能对一个傻子能做什么呢,最后只得饶了他。

第二天,村里将这剩余的粮食分了,到每家手上也只有浅浅的一小脸盆,要凭此度过几个月的冬天完全不可能,最后大家只能去山里挖野菜,捕野兽。而傻子虽然在一片争议中也分到了一些,但比大家少许多,况且他还是和以前一样蹲在家门口无所事事,不知他整个冬天将如何度过。

不多久,漫天飞雪,将山村封得严严实实。

村里家家紧闭屋门,足不出户。

傻子早把能吃的都吃完了,下雪之前还能去山里随便找些吃的,而现在,只能饿肚子。

只一天他就实在熬不住了,饥饿如同一把刀一次又一次的刺入他体内,让他冷汗直冒,饥饿的力量是如此巨大,傻子竟然跑出门,冒着刺骨的寒风和漫过膝盖的积雪学着去别人家要饭去了。

但谁会给他呢?村民们一听是傻子在门外“吃的,吃的”地叫唤,心里就气的发慌,粮食都被他烧掉了,竟还想来要吃的,别说现在自家也挨着饿,就是有粮食还得考虑考虑。傻子挨家挨户叫了便,除了吃了几脚,叫他别吓唬小孩外,一粒米也没看到。

站在风雪中,摸着饿的发痛的肚子,他一向不灵光的脑子里,忽然有了一种想法,但模模糊糊的,想不清楚。

傻子只得回去。

饿到半夜,他又受不了了,又出去要饭了,这回他饿的开始迷迷糊糊了,连敲门都没了力气,只得在屋外呜呜哇哇边哭便叫,“吃的吃的”,在寒风中格外凄惨。

但依旧没人理他,只有一个小孩被他吓哭了,屋内的女人把傻子大骂一通,转而吓唬孩子:“别哭了,快睡觉,不然把你扔给傻子吃了!”

“吃?”傻子听到妇女的这句话,脑袋里忽的又想到了什么,但那想法依旧如同藏在迷雾中,捉摸不到。

又一次无功而返,傻子回到屋内,彻底崩溃了,抱着被子大声哭喊起来,哭了大半夜,直到没了力气,晕了过去。

第二天依旧没要到吃的,傻子啃着雪块,再也没力气走出屋子了,最后他躺在床上,饿的迷迷糊糊,以前的一幕幕忽的出现在眼前,是那些女的,一次次扯着孩子过来,一次次喊着要把孩子送给他,吃掉,吃掉,却又不给他。

“他们就是吃的。”这是傻子最后的想法。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