佛涅

夏小西

A A A

七大圣中的六个兄弟因为反叛,被天庭逮捕了。

佛祖云:孔武使者妖性未除,故将关禁于蟠荒之地思过。

至于其它五个妖邪,则是被天庭镇压在了镇妖塔,一点一点消磨他们的妖性,静思悔过,以待重获新生。

花果山乃斗战胜佛的道场,那些小道消息也就只有净坛使者闲来无事去找他叨磕的时候说说,若别人,借他十个熊胆子也不敢多说半个字。

斗战胜佛也只是听着,言笑晏晏,不与回复。

“猴哥,他们怎么说也是你的结义兄弟,你难道就这么看着吗?”净坛使者塞了一个红润的大桃子进嘴里,不过是咬了一口,又“呸”地吐了出来,“怎么这般苦涩?”

斗战胜佛依旧只是笑笑,双手合十,沉默不语。

“猴哥,你究竟有没有听我在说话?”净坛使者恼了,随手将咬了一口的苦涩桃子扔出去,长嘴凑近了斗战胜佛面前满腹牢骚地絮絮叨叨了许久依旧得不到回应,终于恼羞成怒,一拂几乎垂地的袈裟破口大骂了将近十分钟,扭头就走。

他走得极慢,盼得是那猴子回心转意,将他喊回来,哪怕是一声微不可闻的轻呵,他都乐意得屁颠屁颠地滚回来。

只是,他磨磨蹭蹭地踏出了花果山地界的那一步,都没有一只猴子跟他说过一句话。

“哼,成了佛,架子也大了,狗屁斗战胜佛,老猪稀罕啊!”

净坛使者气得狠狠地跺跺脚,故意将自己宽大的袖子甩得风车一样“呼呼呼”地转,依旧得不到回音。

再留在这里,岂不是自取其辱?

也罢也罢。

净坛使者叹了口气,腾云驾雾正欲离去,他的猪脑子也不知怎么突然灵光一闪。

这花果山,不对劲……

说起来,从前来这,就觉得不对劲。

没有一丝的生气,虽然依旧的鸟语花香、山清水秀、树木成荫,可是……

他仍是感觉到一丝让人压抑的死气缭绕心头。

这个花果山,真的是花果山吗?

他还记得七百年前跟随托塔李天王下界讨伐还是妖王孙悟空的时候,自己都被这壮丽的山河风光惊呆了。

那里简直是大自然鬼斧神工之作,高山雄伟俊美,溪水淙淙从山顶顺着原有轨迹而下,不仅是动物透着生机勃勃的气息,就连每一片叶子,都是脸朝阳光,笑面相迎。

自己不过还在半空,悄悄深呼吸一口气,那夹杂着水果香甜的气息馋得他口水都要流下来了。

天上瑶池美景,也不过如此。

净坛使者被自己突如其来的念头吓了一跳,自己的想法未免太过可怕,这里可是当年大闹了天宫的齐天大圣现今斗战胜佛的道场,哪个吃了熊心豹子胆不要命的敢来这里砸场子……

除非……

净坛使者定下身子,猪脸猛地颤抖了下,才战战兢兢地折了回去。

“猴哥,这里,可还是从前的花果山?”

依旧端坐自然的斗战胜佛一愣,半晌,才挂起祥和的笑容点头,表示应了他的话。

“为何这果子,这般难吃?”净坛使者紧紧地盯着斗战胜佛的脸,不放过他表情一丝一毫的动静,“可是,已经不是花果山?”

“怎么这么说?”斗战胜佛双掌合十,微笑地问,“净坛使者多心了。”

这平静不起一丝涟漪的声调。

毕竟是成了佛,怎么还能像以往莽撞行事?

“其实,花果山早在七百年前就被二郎真君毁了吧。”净坛使者静静地陪在斗战胜佛身边坐了许久,他托着腮帮环顾四周也是许久,才用忧伤的语调轻轻地道,“猴哥,这里,不过是蛮荒之地,是吗?”

“……”

“齐天大圣也会自欺欺人的吗?”

“想当年的歃血为盟,不过是空口而生,可是?”

“八戒,休要再胡说八道!”终于失去了之初的从容。

斗战胜佛猛地睁大了赤金色的火眼金睛,流连之间似乎还能看见当年不羁的放肆与热火,不过是昙花一现,又恢复了潭水一般的冷寂与佛性的温和。

“这里,已经恢复原状了。”

似乎是自欺欺人的低吟,斗战胜佛垂下头好半晌才伸出手指向四周,面无表情,“哪一处,不是我花果山的风光?”

“哪一处,是你花果山的风光?”净坛使者喃喃应和,“究竟是,哪一处?”

“别说了,我累了,你有空再来吧。”斗战胜佛慢慢地合上了双眼,双手合十,口中念了句阿弥陀佛,声音七百年来头一次流露出无力的苍老,“不送。”

“……”

净坛使者动了动唇,这自欺欺人的花果山假象,即使是齐天大圣,也无力反抗那天道么。

也罢,也罢,他不过是一头猪,猪就要有猪的理想,每天吃了睡,睡醒了继续吃,管那么多干嘛。

即使……

他多么怀念西天取经路上的短暂时光。

再一次听见七大圣的消息,已经是三个月后的事了。

那天,净坛使者吃撑着了闲来没事腾云想要天上转转。

天庭战鼓隆隆,吶喊声震天动地。

“发生什么事?”净坛使者拦住一个急匆匆前去加入战阵的天兵问。

“是净坛使者啊,那五个畜牲妖性难驯,连同叛变了的孔武使者一起大闹天宫了。”

净坛使者一愣,盯着那天兵的背影许久,才驾云跟了上去。

“兄弟,今日,我们即便是战死,也绝不投降!”

“听大哥的!”

“七百年前我们没能与那猴子并肩作战,今日,就当是还了那愿吧。”

“呵呵,那成了佛的人,怎么还会记得我们?”

“哈哈,我们下界安份守己,却要被你们驯化成坐骑,凭什么?”

“对,即便是死,我们也要自由!”

穷途末路。

反抗天庭,怎么可能会有好下场?

净坛使者微微一笑,发觉自己的心态也变得这般祥和,没有往日的冲动,也是要成佛了吗?

斩妖台,雷斧劈,头昂然,抛热血。

众仙家对那六个冥顽不灵的妖精指指点点,脸上尽是幸灾乐祸或讥讽的嘻笑。

“开——斩——”

七大圣的故事,将在这一刻终止。

只是很快,仙人的脸都绷住了。

“咔啦啦!”

一条如意金箍棒横扫那沾染了不知多少鲜血的斩妖台,

一身黄金锁子甲,一条猩红的披风在狂风的肆意下“拉拉”作响,与此同时,一个九齿钉耙也以万夫不当之勇砸向了斩妖台。

“猴哥,等你好久了!”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