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存在的车站

“这是哪里?”一阵惊恐的女声传来,那声音似乎是因为过度惊吓而显得有些颤抖。

此时,手机的屏幕里播放的视频画面剧烈的抖动着,在抖动的画面中,一个亮着微弱灯光的类似小型的车站的建筑的轮廓出现在夜幕当中。

随即,拍摄的镜头对准了车站上的站牌,尽管视频的画面因为严重的抖动而十分的模糊,但是站牌上“鬼门”两个大字依然能够辨认出来。

“啊!救命!”

毫无征兆的,视频中传来一声凄惨地女声的求救,紧接着,画面中一阵天旋地转,似乎手机从高处翻转掉落一般。

视频到这里戛然而止。

我手里拿着手机,愣愣地看着屏幕,甚至忘记了关闭播放器。我不知道这个视频是谁拍摄的,也不知道拍摄地点是在哪里,但是这个不到一分钟的视频让我流出了一身的冷汗。

就在此时,我突然感觉列车一阵晃动,停了下来。

我赶忙摘掉耳机,准备下车。

当我摘下耳机之后,车厢里的报站声音已经结束了,但是我清楚地记得列车已经停了12次。

我还没有站稳,火车突然又缓缓地开动了。

因为我工作的公司在离我家不远的另一座城市,所以每次上下班我都要坐这趟城际列车,这趟列车我坐了整整三年,我知道从我工作的城市到我住的城市刚好是12站,而且我住的城市也是这一趟城际列车的终点站。

列车竟然又缓缓地开动了,难道是我记错了列车停车的次数或者是列车临时增加了新的车站?

很快我就否定了自己的想法,也许是因为今天是工作日的缘故,列车上的人格外的少,整节车厢除了我之外再没有其他的乘客了。因为无聊,我从上车开始就认真的数了列车停车的次数,记得非常清晰,不可能有错。

至于临时增加新站更加的不可能,因为上一次停车是在我住的城市附近的近郊,跟终点站之间根本就没有其他的车站可以停车。

想到这里,我赶忙点开了手机中的电子地图,查看自己所在的位置。

很快,位置读取出来了,三个字出现在了地图的正中:鬼门站。

不!这绝对不可能!我是一个徒步爱好者,我在这座城市生活了快三十年,附近的地方也都几乎走遍了,甚至每个小村子的名字都记得,但是在我的记忆里我生活的城市附近绝对没有这个地方。

此时,列车以开始慢慢地加速。我趴在车窗上看着窗外,夜幕中,一座泛着微微灯光的建筑的轮廓缓缓地向身后移动。

这里怎么会有这样一个车站?

我赶忙退出了电子地图,此时手机里恰好还有另外一个版本的电子地图,我赶忙点开。这个版本的地图似乎是很久没有打开过了,自己加载了几秒钟才打开。

此时,在这个版本的地图中,一个地名缓缓地向着地图外移动:鬼门。

回到家,忙完了其他事情,我的脑海里又浮现起那个名叫鬼门的地方。

我赶忙拿出手机,打开了手机上的电子地图。以为对这趟列车的了解和对我所在的城市周边的地理的熟悉,很快我就找到了那个车站出现的位置。可是此时,那个位置什么也没有,在地图上只是一片空地,并没有出现任何的地名。

此时我赶忙退出了电子地图,打开了另一个版本的地图,找到同样的位置,在这个版本的地图里,那个位置依旧是一片空白。那个名叫鬼门的地方似乎从来就没出现过一般。

此时,我的冷汗已经流了下来。我的心中不禁想起了在手机里看到的那个视频,以及那个名叫鬼门的车站,还有在视频的最后时刻,那声凄惨的女声的求救。

说起这段视频,它的出现也十分离奇。

上周我的原本使用的手机突然出了毛病,而且坏的十分的彻底,那台陪了我整整五年的手机终于寿终正寝。因为还有一段时间才开工资,所以我在假期的时候便去了二手手机市场买了一个二手的手机打算临时先用着,等到了开工资的时候买了新手机再把这个手机卖了。反正本来就是二手机,再卖掉也不会亏太多的钱。

买这部手机的时候我特意买了一款比较中性的白色手机,男女都可以戴。这样有一定几率这部手机之前的机主是女的,很有可能我会在手机当中发现一些对方比较隐私的东西。虽然这些东西在手机贩子手里已经基本全部被格式化了,但是利用高科技手段还是可以恢复的,如果手机当中有一些前任机主的私房照就更好了。当然这只是我这个单身了很久的老男人的意淫罢了。虽然有私房照的几率很小,但是手机里也许会有一些前任机主的信息,如果恰好对方恰好貌美如花又恰好单身……

买完了手机,我做的第一件事就是去找我的朋友老潘,老潘是个技术宅,精通各种高科技,让他恢复手机中已格式化的文件可以说分分钟就可以搞定。

但是这次他却让我失望了,老潘足足摆弄了一下午,急的满头是汗,这部手机当中的文件也一个都没有恢复出来。

最后老潘也只能无奈的放弃了,他说手机中的文件都已经严重的损毁了,已经无法恢复。听到这话我也算彻底灰心了,请他在他家喝了一顿酒之后便拿着新买的手机回了家。

之后的一天手机没出现过任何的问题,可是到了这天,在我乘坐列车回家的路上,我突然发现手机的文件夹里多出了一个视频文件。就是我在列车上看到的那一个视频。

直到那时,我才发现了问题的蹊跷,老潘那种高级技术宅鼓捣了一个下午都没有恢复出来的文件怎么会平白无故的自己出现?

第二天,我直接请假将那部手机又卖给了卖我手机的二道贩子,对方是个老油条,看出我才买了没都久的手机又要卖掉肯定是着急出手,检查了半天之后将手机的价格足足压低了五百块。

我十分干脆的接受了这个价格,付钱的时候我看出二道贩子的神情似乎有些懊恼,估计是看我答应得太痛快,觉得自己给的价格高了,再低一些我也会同意。

就在那一天,我看到了一则寻人启事,在我生活的城市里一周前失踪了一位二十几岁的女孩,当天她跟家人说要乘坐我所乘坐的那趟列车到我生活的这座城市,可是接站的的家人却没有能够接到她。而她失踪时所使用的手机和我买到的那款二手手机的型号和颜色正好相同。

从那之后,我再也不敢用二手的手机了。

收藏
完本小说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 只是为了宣传让更多读者欣赏 © 2015 storys.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