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发美女

A A A

我妻不是美女,所以洞房花烛夜,我就收到她的黄牌警告:不许看美女!当时我委曲求全,信誓旦旦地说一辈子只看她一个人。后来我才发现,这是世上最不容易兑现的一句誓言。你想想,走在大街上,有身段窈窕、妩媚多姿的美女飘然而过,你眼都不抬还是个男人吗?

但是妻说,不行!看一眼,她起码瞪我三眼,看两眼,她罚我洗三天碗,如果还有看得痴呆或流口水的迹象,她干脆把洗衣做饭的任务全推给我,视认错态度的诚恳与否再解除劳役之苦。我稍有反抗,她就把新婚之夜的约法三章拿出来,第三条上白纸黑字写着,想赖也赖不掉。我惟有一边劳动改造,争取老婆大人的宽大处理,一边狠狠地骂自己猪脑壳,说说也就算了呀,干嘛还同意她写在纸上,还签了字。唉,一念之差留下祸患无穷啊!

尽管如此,我还是频频犯规。黑夜给了我黑色的眼睛,我要用它来寻找美景。其实美女就如同美花美景,美丽的事物是用来欣赏的,我的眼睛追逐美女,并不能说明我就是色男。这一点,妻为什么就不能理解呢?

妻的体罚政策终于导致了严重的后遗症,不知从什么时候起,我开始害怕跟她一起出门,我们这个城市是盛产美女的地方,街上美女如云,自从流行起染发技术,一夜之间又多出许多金发美女,一个个风情万种,就算你不刻意去寻找,也难免有那么一两个误打误撞进入你的视线,你不能老是把眼睛盯着自己的鞋尖吧。所以每次妻要求我陪她上街购物,我都宁愿给她钱包,以求“舍车保卒”。

那段时间,电视里重新刮起《天龙八部》风,地方台每晚四集连播,里面的女子个个千娇百媚。这样的机会我当然不会错过,妻朝我呲牙咧嘴,以示不屑,按她的话说,我惟一的一层单眼皮都粘在电视屏幕上了。我还嫌这样断断续续地看不过瘾,干脆把胡军演的全套新版碟买了回来。这回妻柳眉倒竖,惊诧于我如此胆大妄为,竟然擅自做主斥巨资买正版碟。我一本正经地说;“老婆大人请息怒,金庸先生的东西包罗万象,商人能看到生意经,政客能看到仕途,我呢,看到《天龙八部》里有个不近美色的英雄萧峰,想好好向他学习,以后也好少惹你生气啊!”这一招果然凑效,妻转怒为嗔,小鸟依人地坐到我身边来了。

我义不容辞地承担起讲解剧情的任务:“你看这个萧峰吧,完全是个山水皆空的智者,看到美女就像看到普通人一样,眼不热心不跳,我老婆就适合嫁萧峰这样的好男人,可惜这个好男人却历经坎坷,遭遇了世间最大的不幸,而他一生的灾难却是一个叫康敏的美女造成的,原因就是在一次酒会上,萧峰没有多看她一眼……”

妻听了我的解说,愣了片刻,然后把刚学的萧峰的降龙十八掌使了出来,我笑得满地找牙,只有招架之功没有还手之力。

通过我的启发式教育,妻认识到:男人看美女固然有损老婆的面子,但不看美女更是蕴藏无限危机。试想想,如果萧峰能对美女康敏多看一眼,也不会有后来的人生悲剧了。由此可以联想到,康敏式的冷面杀手并不仅仅存在于武侠电视剧中,凡美女不论古今中外,天生具有极强的征服欲,你越不正眼瞧她,她越想征服你。于是妻得出一个结论:美女当前,男人还是多看两眼的好,最好是装装样子。于是我们协商把约法三章第三条进行了修改:看美女,限两眼,只能动眼,不能动心!

我没事偷着乐,目光如两把扫帚肆无忌惮地在街上扫过来扫过去,可是几天下来,我除了感受到做一名清洁工人的辛苦和无趣,并没有什么收获,期待中的美女并没有出现,不知她们都到哪里去了。

一日下班回家途中,看到马路对面走来一位细腰女子,一头金色的波浪风情款款地披在脑后,顿觉眼前一亮,久违的美女啊!见我朝她行注目礼,美女回了我一个妩媚的笑,送了我一棵“秋天的菠菜”,我全身一麻,钉子一样钉在原地挪不动脚了。近了,近了,却发现美女的窄脸上雀斑越来越多,最后儿步,美女几乎是连蹦带跳来到我面前,娇嗔地嘟起小嘴:“发什么呆呀,你不是喜欢看金发女子吗,让你看个够!”

什么美女,这是我妻呀!天啦,她身上惟一让我引以为骄傲的,一头象征东方美的直发不见了!

我和妻双双把家还,妻的手臂紧紧地挎着我的胳膊,我一脸的不自在,这情景,怎么看都像一位中国农民在异国街头的一次艳遇。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