念桥边红药为谁开

温家阿婴

A A A

我前世是个卖香水的。

我坚持相信每种香水都有灵魂,独一无二并且个性鲜明,我将他们卖给形形色色的人,看他们为它发狂…

一.

我第三次把目光从书架旁的暗门上收回来,重新盯着手中翻开不知多久的杂志。

太久了…我等了太久了,我已经迫不及待的想要见到他。

我再也…不愿等下去了。

脑子里充斥着杂乱无章的思维,我已经很久没有这么放纵自己胡思乱想,在过去的无数年里,我把自己的大脑打造成了最精密的机械。

门口传来一声清脆的铃铛声,我从杂志里抬起头,店子的雕花大门被推开,一个身影逆着阳光慢腾腾的挪进来,怯生生的问道:“请问这里是拾花间吗?”

我瞟了一眼她身后许久不见的天空,又重新把注意力放回到这个突然闯进来的身影上。

支起身子,冲一旁柱子上龙飞凤舞的三个大字努努嘴。那个身影默不作声的打量半晌,才转过头来:“我是在书上看到的。”她深吸了一口气:“木蕖深处,拾花有间,浮生若梦,为欢几何。”

背的还挺溜。

我把嗑了一半的瓜子往盘子里一丢,拍拍手起身。走近才看清身影的模样,女孩子又瘦又黑,一头乱糟糟的长发,穿着不合身的运动装,大概唯一能入眼的只有那一双又黑又大的眼睛,但是镶在巴掌大的脸上总有一种违和感。

有点像一个ET。

这么想着,我已经轻佻的伸出一根手指勾起她的下巴:“说吧,能寻到我拾花间的人,总是要有些别人搞不定的心愿。”

我看着她的脸腾地红了,绞着衣摆,一双大眼睛慌张的乱瞟。

每个能够走进这里的人,心底里都深藏着一个让人在深夜里辗转反侧的秘密。我微微靠近她,附在她耳边轻言慢语:“你不说我怎么知道你想要得到什么呢,说吧,我总可以帮你实现。你来…不就是为了这个吗?”

感觉到面前的女孩子随着我的靠近僵直了身子:“我…我男朋友出轨了。”

真是一个俗气的故事啊…

我“噗嗤”一下笑出声来,松开她的下巴往后退了一步:“小姑娘,你成年了吗?”

女孩子的脸涨的通红,捏紧着衣摆争辩道:“我已经大三了,早就成年了!”

“好吧。”我转身回去继续窝在沙发里:“那你想怎么做,让他一辈子爱而不得,还是干脆送他下地狱去?”

“不!我…我都不想…”她吓了一跳,更加局促不安起来,下意识往靠过来几步小声道:“可不可以让我变成他喜欢的样子?”

我挑眉:“然后再甩了他?”

女孩子怔了一下,连忙摇头:“不是不是…”

我叹了口气:“是还舍不得吧?”

女孩小幅度点点头,想了想又道:“那个女孩子…有好几个男朋友,我都见过的,可是他不信…”

我接过她的手机,一个眉眼带笑的男生搂着一个看起来乖巧又温柔的姑娘,正冲我挤眉弄眼的秀着恩爱。

“哟”我吹了个口哨顺手把手机往她那边一丢:“妹子外在条件不错啊。”

她手忙脚乱的接过手机,有些紧张的看着我:“这个愿望会不会太难了?”

“跟我来。”我起身推开书架旁的暗门,示意她进来。

里屋是一大排一大排的雕花木架,木架上整整齐齐摆着盛着各色液体的水晶瓶,在房间四角宫灯昏暗的烛火下闪烁着神秘的光泽。

“这里是…”她站在门口,显得有点迟疑。

“香室。”我头也没回的往里走:“你不会忘了我是个卖香水的吧?”

在一小片区域里转了几圈之后,我停在了一片盛着深深浅浅红色液体的水晶瓶间看了一会,嘟囔道:“大概就是这种了。”

我转头看了她几眼,此时她还站在门口好奇的向里张望,犹豫着要不要跟过来。

佛曰世间有七苦:生、老、病、死、求不得、怨憎会、爱离别。

人都说长生是每一个人最终追求,却不知求而不得,才更让人脑心挠肺,恨不得用自己拥有的一切去交换。

其实有什么用呢,即便是变成他喜欢的样子,他喜欢的也不是那个原本的她了啊。

连自己都丢了的人,又谈什么喜欢。

我回过头从第七层够下一个细小水晶瓶,瓶身贴着用细毛笔写有“惑世”的标签,里面红色的液体如火如荼艳丽无双,仿佛看久了整个人都会陷进去。

我抚摸着瓶身上的标签,迟疑了好一会。

其实从她刚进门的时候我就隐隐约约的闻到了清香,那种香味清澈、纯粹、温柔、明亮而坚持。

这是一种我只闻到过一次的灵魂的味道,它甚至比我费尽精神得到的灵魂更加纯粹。

“给。”我看着她伸出过分纤细的手抓牢了水晶瓶,懒洋洋的道:“罂粟花七克,月桂三克,曼珠沙华花苞半株混合酿出花汁,辅以六尾灵狐泪三滴,无根水五克,埋入百年老桃树树根下七年,方为‘惑世’,一滴足以让你成为他最喜欢的人。”

她吓了一跳,迟疑一下唯诺道:“可…要多少钱呢?”

我站直身子,露出空姐般八颗牙的标准笑容,一字一句道:“若愿遂矣,则以君之魂为易。”

我看着她欢喜的抓紧水晶瓶,就好像溺水的人抓紧了唯一的浮木。

她从那扇雕花大门后出现,又在雕花大门后消失。

我窝回沙发里,重新翻起那本未看完的杂志。

我有件事没有告诉她。

那瓶名为“惑世”的香水的佐料里,其实还有一片我剥离出来的魂魄。

或者说,其实这里的每一瓶香水里,都有一片破碎的灵魂。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