借身还魂

现在的我觉得脸上火辣辣的,对面那个漂亮的女孩子已经看了我足足有三分钟了。

今天中午,一个人来楼下面馆吃面,遭遇到了如上所述的情况。难道是被我英俊的外表吸引了?天啊,小爷单身二十年,不会今天要摆脱单身狗的行列了吧?正当我胡思乱想之际,那个女孩子走过来,轻轻对我说:帅哥,别只顾着一个人吃面啊?你女朋友多尴尬啊……

说完,看了看我旁边。

我看了看旁边的座位,什么都没有,心里不禁咯噔一下。

不过转念一想,这应该是她搭讪的方式吧。不过转头间却没了那个女孩的踪影。

吃完了面去结账,结果老板娘又说了一句让我毛骨悚然的话,“小伙子,你女朋友长的挺好看的啊。”

我全身的汗毛一下子就竖起来了,“大……大姐,你刚才说啥?”

老板娘看我这样,笑了下,继续说到,“我说,你女朋友长的真好看,你可得好好对人家。”

可……可是,我明明是一个人出来吃饭的啊,再说了,我特么都单身二十年了,自己都不知道自己有个女朋友。慢慢的扭过头去,却发现身旁空空如也,啥都没有。

临走的时候,不嫌事儿大的老板娘又喊了一句:欢迎二位再来啊!

吃面时遇到的事情让我心里很不安,我说怎么最近总是莫名其妙的感觉到冷呢,这明明是暑假,却总是觉得有人在脖子后边吹冷气。但是每次回头看,背后却什么都没有。起初我也不以为意,不过今天那个女孩以及老板娘的反应让我不禁捏了把汗。

这让我想起了之前发生的一件事情。

春天,山寺桃花始盛开的季节,同班几个同学相约去爬山,但是中途却遇到了一件怪事让这场爬山之行闹的惨淡收场。

我们一行六人,有两对情侣,还有我和我的好基友赵亮。爬山的途中,大家自然而然的分了组,那两队情侣各自分成了两组,我和赵亮对视一眼,很有默契的手牵着手不分你我昂首向前走了。

大家约好下午三点在山下集合。在饱览了山顶风光以后,我和赵亮打算下山去等那两组人了。到山下的时候,其中一对情侣,刘兴和赵娟娟已经在山下等我们了,但是另一组王翔和刘文还没有下来,又等了一会儿,我看了一眼手机,已经四点了。打电话给这俩人,却显示对方的电话暂时无法接通。旁边的赵娟娟小声问刘兴,“这都过去一个小时了,王翔和刘文怎么还没下山啊,她们不会出什么事儿了吧?”

四点十五的时候,王翔和刘文还没下山,眼看着太阳已经西斜,我想了想,对刘兴说:兴子,你在这儿守着赵娟娟,我和赵亮去山上寻一下王翔和刘文。

就这样, 我和赵亮又一次上了山。

但是这次上山的心情明显和上次不一样,现在的我有些不安和焦灼,甚至期望太阳能晚点落山。爬山的过程中,天幕每暗淡一点,我的心就多一分不安和焦虑。

到了上午我们三组分开的地方,我和赵亮顺着王翔和刘文路线的方向往上走。

现在的时间已经是四点四十了。

我试着给王翔打了个电话,还是无法接通。给刘兴打了个电话,告诉他如果王翔他们下山了就打电话告诉我和赵亮。

“小宇,你有没有感觉到背后一阵阵莫名其妙的寒冷啊?”赵亮摸了摸脖子问我。

我确实也感觉到一阵阵寒意从后面传来,并且,此刻的山中寂静无声,总让我觉得有些诡异。突然,我觉得有什么东西从我的背后闪过,但是回头看时,却什么也没有。全身的鸡皮疙瘩都绷起来了。

为了不让这种紧张的感觉传染给赵亮,我回了一句:笨蛋,天快黑了,气温下降,当然会冷啊。

“可是,这种冷,和气温降低带来的周身很冷不一样啊……”赵亮还想说什么,但是却好像看到了什么,惊讶的说不出话来。

我看着他指的方向,发现不远处有棵桃树,现在正值桃花盛开的季节,但是我知道,让赵亮感到惊讶的绝对不是桃花,而是桃树旁边有一个人,那人正是王翔!

此刻的他,正耷拉着脑袋,无精打采的围着那棵桃树转圈,一圈两圈三圈……

我和赵亮喊了他一声,但是他似乎并没有听到我们的喊声,依旧自顾自的在桃树旁转着圈。

难道他中邪了?

我脑子里忽然闪出这么一个想法。曾听说过,我们老家一个伯伯中邪了,一夜没有回家,当别人发现他的时候,他正在家门口转圈,虽说离门口只有一步之遥,但是他却说自己走进了一条窄巷子,怎么走也走不到尽头。当时大家喊他也是无济于事,有个上年纪的老者,说这种事儿要拿白鸡血或者黑狗血洒几滴到这个人身上方可化解。最后,这个伯伯还真是就这么被叫醒的。

据说,白鸡血和黑狗血是人间的黑白无常,脏东西都怕这些的。

但是我和赵亮在这荒山野岭的,鸡都没一只,从哪儿找鸡血去?

此刻的王翔依旧在围着那棵桃树转圈,已经是五点了,天又暗了一个色调。

我和赵亮跑到了王翔身边,打他踹他都没反应,而且此刻的他面色极差,脸上像抹了一层灰。

我俩累了个够呛,然后这王翔还是围着这桃花转圈。要怎么办呢?白鸡血和黑狗血都是血,那用别的血可不可以呢?

不管怎样,都试试吧!

因为怕疼,我把赵亮叫过来,让他闭上眼,随手拿出装在包里准备切水果的刀在他手上划了一下。赵亮像触电般的把手缩了回去,“你你你……干啥呢你!”

但是此刻血已经从他手指上渗出来,没等他再说话,我又拿起他的手,把那渗出的几滴血洒在了王翔身上,说来也怪,这一瞬间的功夫,王翔打了个长长的哈欠,然后一脸懵逼地看着我和赵亮,“小宇、亮子,你们怎么在这儿?”

我们怎么在这儿?你先说你为什么在这儿?

事后,我们才知道,我们三组分开以后,王翔和刘文继续爬山,中途看见了这棵桃树,就说去给刘文摘一朵桃花,随后就发现自己走进了一片杂乱的坟地,然后就怎么也走不出来了,直到我们来了。

收藏
完本小说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 只是为了宣传让更多读者欣赏 © 2015 storys.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