脱皮的秘密

蛤蟆精

A A A

在我们H市有一条古怪的街道,那里到了夜晚,熙熙攘攘的摆满了各式各样的物品,这些物品的种类繁多,形状各异,大多数是现实中用不到的物品,例如:锤头、香炉、鬼面具、活生生的大蜈蚣等等…

某一天,我抱着好奇心想在这里买部手机,在朋友的介绍下,左拐右绕的走进了这一条古怪的街道,路面在小雨的交织下,变的尤为湿滑。我小心翼翼的朝前走着,怕一不小心跌倒,弄脏了身上干净的衣服,当走到一家名为“鬼魅手机”店的门口,心里“咯噔”一下停住了脚步。

光这名字让我在灰暗的灯光下,有些站立不稳,歪歪扭扭的四个大字,如同刻进心里。这家店面也是这条街道为数不多的店铺,大多数人都是在路边摆着摊,而这家店里规规矩矩的摆着各式各样的手机,在这条街道里,倒显得有些新奇。我仔细的看了一眼店内的老板,一件黑色的袍子,宽松的包裹着全身,在这炎炎夏日里,让我觉得闷得慌。

我拿出随身携带的折扇,打开左右扇了几下,稍感凉意,心里也带着一股好奇,不紧不慢的走进了店铺,:“老板,这里的手机可以介绍一下吗?”

黑色的袍子像没听见我说话一般,低着头始终在柜台前“噼里啪啦”的打着算盘,不时的朝着柜台前的空气低声的嘀咕几句,然后又底下头打着算盘,在我等待的时间里,这店铺的老板一直重复着几个动作,打算盘、从抽屉拿出花花绿绿的钱、跟空气说上几句话。

我看着这些奇怪的举动,心里不免出现一丝怒火,这么大的活人,你不招呼,在那里对着空气叽里咕噜的说上半天,“是不是觉得我好欺负”,心里闪过这丝念头之后,挥了挥手里的折扇,昂起头,:“老板,老子问你话呢,别在那里嘀嘀咕咕的,这手机给老子介绍一下。”

“…”黑袍男仍然低着头,没有说过一句话,从柜台里拿出一部红色的手机,递给了我,上面还有一封说明书。

这条街可真够奇怪的,卖手机的这么死板,能有生意嘛,不过我还是接过了手机,问道:“多少钱?”黑袍摆了摆手,转过身不在理会我,免费赠送的手机,我也是无福消受,自个带着怒气离开这条古怪的街道。

当晚,我回到家,刚打开客厅的灯光,在街道内看中的手机,正赫然的摆在茶几上,我有些茫然的拿起手机,试着按向了女友的号码,:“喂,哪位?”对面传来的正是女友的声音,连电话卡都是现成的。

在一丝惊鄂中,慌忙的回答道:“是我,想约你晚上一起吃个饭。”嘴里随口编着一句理由,搪塞着内心的不安,握着手机的手掌不经意间,密密的布了一层细汗。

“吃你MB的饭,昨天都吵着闹着要跟我分手,你现在还好意思找我吃饭?”“啪”的一声,那边传来一阵挂断手机的盲音。

“草,早点去死!”对着手机无奈的怒吼一句,随手扔了电话。

在昨晚,女友死缠烂打的,要我买一个名牌的包包,这个月都已经买第三个了,不得已昨晚才发着怒火要求分手,没想到,这倒成了她的借口,跟我彻底的分了手,真是个绝情的女人。

第二天,门口传来“咚、咚”的敲门声,我睡眼惺忪的穿上大裤衩,打开了房门,:“谁啊?”

“你好,我们是市区的警察局,这照片里的女人是不是你的女朋友?”

“是的,不过是前女友了。”

“你的女朋友,昨晚在一场车祸中不幸身亡,但在生前一个小时前,接过一个电话,这个号码你认识吗?”

我看着陌生的数字,这不是我的电话号码,:“不认识。”

警察按部就班的,对我走完流程之后,我便恍恍惚惚的躺在了沙发上,心潮起伏的看着仍在沙发边的手机,“女友就这么死了?”毕竟多年的感情,心里还是一阵肉痛,在心里肉痛的同时,我的背部突然出现一股火辣辣的痛感,急忙伸手去抓,以为是什么虫子咬的,抓完之后手里一片血红,一块血淋淋的肉皮握在手掌心里。

我心惊肉跳的盯着手里的肉皮,头皮一阵发麻,忍着疼痛走到卫生间的镜子前,扭过头朝着身后看去,整个背部像自然脱落一般,腰部以上的皮肉全部挂在脖子上,殷红的鲜血顺着腰部往下流淌,密密麻麻的青筋肉丝泛着黄红,在镜子里跳动着,像一条条的虫子在背部里繁衍。

胃里一股酸水涌向了喉咙,干呕几声,低头在洗漱池里使劲的吐了半天,急急忙忙的披上一件宽松的大衣,来到了医院,一位带着眼镜的医生,皱着眉头远远的注视着我的后背,:“你需要一个繁琐的手术,背部寄生了大量的寄生虫,导致你的后背皮肉脱落,再不及时救治,很快就会蔓延到全身。”

“医生,能治好吗?”

“不一定,你现在最好联系家属,通知他们这段时间过来照顾你。”

“…”听到医生的回答后,我心里一阵惊悚,内心里急迫的求生意识,在电光石火间,脑海里回想起沙发上的手机,“对,肯定是手机的问题!”心里在思索之后,焦急的再次回到住处,四处寻找着手机。

越是着急越是找不到手机,懊恼的坐在沙发边上,内心失落落的不知道该怎么办,刚坐下,在屁股的底下有一块坚硬的东西,我奇怪的伸手掏向大衣的口袋,是一直找不到的手机,居然莫名其妙的在大衣的口袋里。

拿起手机,急忙的拨打给一位要好的朋友,记得他对这些稀奇古怪的东西有着兴趣,:“喂,王平吗?”

“呵呵,是你啊,什么风让你找到我了啊。”电话那边传来一阵冷嘲热讽的声音,我按捺住内心的怒火,思索着最近跟他发生了什么矛盾,愣了半响,也没有找到一件事。

“那个,你最近还好吗?”听着王平的语气,心里也不敢直接的问出问题,憋着内心的焦急,只能先套着近乎聊上两句。

“好你MB,你TMD的连女朋友死了,都不去看一眼,老子在大学的时候,千方百计地的追求她,结果被你这狗日的捷足先登,以后我们也不用联系了,你滚吧。”说完,那边直接挂断了电话。

无辜的被骂了一顿,心里无名的火“蹭”的一下,燃烧了起来,对着挂断的手机,大声的吼着:“草你MD,早点去死。”

王平跟我是同一所大学的同学,没想到他居然也在追求我的女友,真是隐藏的够深的,脑海里一片混乱之后,背后火辣辣的痛感把我拉回了现实,走进卫生间,看着背部盘根错节的青筋,比上午肿的更加厉害。

我心烦意乱的看着,随意拿着毛巾在背后擦拭了一番,把泛着黄红的血手清洗一遍,一条条乳白的蛆虫,从背部的青筋里冒出了头,似乎在等一会,就能从体内破茧而出。

“咚、咚”屋外的房门急迫的响起一阵敲门声,我无奈的披上大衣打开了门,居然是昨天才见过的警察,疑惑的门外的警察,“有什么事吗?”

“你的朋友王平,在一个小时前,出车祸死亡,生前接了一个电话,是昨天同样的号码,但是我们拨通过去,始终没法接通,你能提供一下最近他的情况吗?”

“…”我支支吾吾的跟警察交谈了一会,隐藏了手机的事情,心里根本不知道该怎么去跟警察解释。

看着警察离去时丢下的号码,我思索着这会不会是红色手机的号码,突然,胸口一阵钻心的疼痛,让我哀嚎的叫出了声,“啊!”倒吸着一口凉气,走进了卫生间,掀开衣服,在胸口一整片肉皮残破的挂着血肉上,如同背后一般,我忍着痛楚,兹着牙,“呼”的一口气,拽去了胸口悬挂的肉皮,里面露出密密麻麻的青筋,盘根交错的扭曲在一起。

拿出毛巾,忍住疼痛再次的擦拭着,一盆盆犯着油脂的血水,顺着洗漱池洒满了卫生间,

再转身看向背后,乳白色的肥蛆已经钻出了半截的身子,似乎是吃着我的血肉,才生长的这么快,看着一条条的肥蛆,心里已经感到麻木,咬着牙,捏着手指夹住一条滑腻的肥蛆,从青筋间拔了出来,它正昂着头,从嘴里喷出一条条白色的汁液,胡乱的摇摆。

我目光呆滞的盯着手里的肥蛆,嘴角咧过一条弧线,诡异的朝着镜子里的影像嘲笑着,“啪叽”一声,将手里的肥蛆恶狠狠的扔在地上,扭转着脚跟踩的稀碎。

“呵呵,我要踩死你们,踩死你们这些肮脏的东西,呵呵…”脸色疯狂的起了一丝波澜,嘴角流着口水,癫狂的一条条的拔出肥蛆,放在地上使劲的扭转着脚跟。

每一条肥蛆的拔出,身上的青筋反而肿的更加厉害,乳白色的肥蛆已经露出了整条身子,在背部跟胸口繁殖着,终于,在它们全部长出来时,我的理智彻底的崩溃了…

我痴痴的看着茶几上红色的手机,拨通了自己的号码,“您好,这里是鬼魅手机店,在一个小时内,我们将为您收尸!”

……

漂浮在半空中的灵魂,无法在自己去扭转门口的房门,只能等待着门外的警察,破门而入,发现我的尸体,一具布满破体而出蛆虫的残躯…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