死后才相爱

一、惊艳

蒸阳县有座九峰山,秀峰奇水,石突泉淙,县政府计划辟为旅游区。山脚下有个寨子,村民历来有种桃树的习俗,因此起名桃花寨。这天上午,朱乡长亲自陪同市电视台的杨记者来桃花寨拍照。杨记者年轻英俊,是专程来桃花寨给省里一家发行量很不错的杂志拍封面。此时,杨记者面对美景,却为难起来。因为按照他的创意,画面需要突出一个天真浪漫的美丽少女,桃花只是陪衬,题名《人面桃花》,可是村里选来的女子无论外貌和气质都不理想。正当他泄气之时,村主任惊喜地叫道:“桃花回来了!”朱乡长也喜出望外地说:“看前面来的妹子怎么样?”杨记者抬眼望去,不由眼前一亮:迎面走来一位二十刚出头的女子,穿着一件藕色连衣裙,紧束的细腰衬出丰满的胸脯和婀娜的体态,一头瀑布般飞泻的长长乌发披散在肩上,覆盖着一张白嫩的瓜子脸。她的嘴唇红润小巧,鼻子玲珑笔挺,弯弯的柳叶眉下闪动着一双秋水盈盈的大眼睛。杨记者惊呆了,两眼一眨不眨。他经常在女人堆里扎,却从没有见过这么美若天仙的姑娘,好久才回过神来。他迅速对桃花对焦、构图,不失时机地按下快门。

记者名叫杨光,朱乡长早已打听到他很有来头,父亲是市委副书记兼组织部长,母亲是市工行行长。杨光是个有名的花花公子,此时他目不转睛地看着桃花进了自家的土砖屋,只得转过身子,依依不舍地离开了桃花寨。一路上杨光无精打采,朱乡长早就明白了杨光的心事,并在心里打起了小九九:自己在乡长的位置上已干了多年,别人早已挪位上升,他却仍在原地踏步。看杨光那恨不得一口把桃花吞进肚里的馋样,我若从中牵线,投其所好,到时候托他在老子面前美言几句,到县里当个局长肯定没问题。朱乡长是何等聪明之人,他先夸赞桃花美丽聪明,温婉可人,继而说:“桃花寨历来出美人,远近闻名,杨记者,你知道桃花寨为什么出美人吗?”见杨光摇头,朱乡长有板有眼地说:“桃花寨的水好!桃花寨的姑娘,喝的是桃花根流出来的泉水,洗脸是桃花瓣浸泡过的水,所以她们的皮肤格外鲜艳细嫩。”

“原来如此!”杨光终于耐不住了,直言道,“桃花姑娘确实太美了,若能娶得桃花为妻,这一生也就算没有虚度了。”朱乡长见火候已到,大包大揽地说:“杨记者,你放心,本乡长没有别的能耐,但这门亲事我保证可以办到!”

“真的?”杨光兴奋得跳了起来,大声说,“朱乡长,那就拜托你了,事成之后,要钱给钱,要物给物,我会好好感谢你这个大媒人的!”

二、说媒

朱乡长说得那么有把握,是因为他知道桃花寨是个贫困落后的山村,桃花家是村里有名的贫困户。而杨记者家有的是钱,给她家介绍一只“白米箩”,他觉得王家父女肯定会一拍即合。

第二天,朱乡长来到桃花家里,先是说了一通乡政府要想尽办法帮助村民脱贫致富的官话,接着笑嘻嘻地对桃花爹王汉山说:“老伯,你家脱贫致富的好机会到了。只要你听我的话,你住的土砖房马上就可换成红砖楼房,乡政府头头也要对你刮目相看哩。”

王汉山听得云里雾里,一时摸不着头脑。朱乡长见王汉山一脸茫然,又一本正经地说:“老伯,实话告诉你吧,前天市电视台的杨记者来到村里,给你女儿拍了照片。也是有缘,他见了桃花一眼就看上了,我就是来说媒的。”

王汉山仍是半信半疑,好一阵子才吐出两个字:“真的?”

朱乡长巧舌如簧:“怎么不是真的!难道我跑到你家来是为了找乐?我的公务忙得很哩。”

王汉山脸上溢出光彩,但他还是有些不放心,问:“朱乡长,我女儿一没上大学,二没工作单位,杨记者能看上她吗?”

“哎呀,上大学有单位的城里妹子人家见得多了,人家是看上桃花的俏脸蛋。你不知道吧,杨记者的父母都是市里的大官,有钱有势,你女儿日后就是你的摇钱树,你要啥有啥。”

王汉山一听,心头高兴得咚咚直跳。这也难怪,他家穷得要啥没啥,瘸腿儿子在外地收废品,赚的钱只够糊口,快奔三十了,还没成个家。要是有了大把大把的钱,瘸腿儿子何愁娶不上媳妇!他几乎是感激涕零地说:“乡长,桃花的婚事就仰仗你了!”朱乡长把握十足地说:“好,这个大媒我做定了!”

三、逼婚

在县城电器超市打工的桃花被父亲叫了回来,王汉山喜形于色,开门见山地说:“桃花,喜事临门了。那天给你拍照的杨记者看中了你,叫朱乡长来说媒,我和你妈都同意了。杨记者在市里工作,家里有钱有势,我们乡下人家算是高攀了。”

桃花一听,顿时脸色煞白。难怪那天拍照时,那个杨记者两只眼睛就像机关枪往自己脸上、身上扫个不停。

王汉山见女儿没吱声,又兴致勃勃地说:“桃花呀,找了这么个有钱有势的人家,不仅你这辈子享福不尽,父母也都跟着沾光哩。”

桃花咬住嘴唇,好久嘴里才嘣出一句话:“爹,我不会同意!”

女儿的心事,王汉山心知肚明。她心里爱的人是李俊。李俊与桃花是同龄人,住在一个自然村,两家相隔不过两华里。他俩自幼青梅竹马,高中毕业那年,他俩在校园的芭蕉树下卿卿我我,私订终身。高考双双落榜后,李俊去深圳打工,决心奋斗五年,赚足了钱回家迎娶桃花。如今已有三年了。桃花因家里缺劳力,农忙时需要照顾,所以只是在县城打工。

不管父亲怎么劝说,桃花就是不答应。她是一个重情重义的女子,认为人世间只有真心相爱才是最宝贵的。她想起李俊给她发短信,每次都离不开一句话:“桃花,生生死死,我爱你一万年。”

谁知没过几天,朱乡长给王汉山送来了20万元聘礼,并说大喜日子还要给这个数;另外还送来铂金三大件:项链、耳环、手镯外加一只钻戒以及高档化妆品。王汉山见钱见物,喜得眉开眼笑,一再向朱乡长承诺:“胳膊扭不过大腿,桃花奈何不了父母,是死是活她都是杨家的人了。”

这天,桃花又被爹爹从县城叫了回来。王汉山没把朱乡长给的钱拿出来,因为他已购买了建筑材料,准备秋后盖红砖楼房。他叫老伴拿出铂金首饰和钻戒、化妆品,笑呵呵地说:“桃花,人家杨记者说话算话,你看这些东西多值钱!”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