床底下爬出的女人

一个人寂寞到极致的时候,甚至会想到鬼来陪陪自己也好。

刚子望着微微浮动的窗帘,深吸了一口香烟,这是他失恋的第一百零八天了,阿美离开他后,他就感觉整个身子都被抽空了,他那么爱她,为什么这女人如此狠心。

刚子开始厌倦生活,厌倦交往,甚至想过出家,但是对她,他还抱着希望。

他不争气的拿起手机,熟练的编辑了条信息“你在干嘛?”嗖的发过去后,微信显示,对方已经不是好友了,他苦笑,连朋友都做不得!

此时已经是深夜十二点,刚子感觉饿了,厨房只剩下一包泡面了,他喜欢泡面就火腿肠再加一包辣条和一听啤酒一起吃,如果再来点花生米也可以,懒得下楼了,刚子吃完泡面,却感觉更饿了。

厌倦了生活,可是他没厌倦自己,他一骨碌翻身起床,麻利的穿上衣服,打算去大排档好好的喝几瓶!铁架起的床被他的动作压的嘎嘎响,它似乎也有感觉一样,这叫声好像女人的尖叫。

在大排档,他一个人吃的烤串,几瓶啤酒下肚,就已经不胜酒力,走在回家的路上,他的身体左右摇摆着,心想,也没喝几瓶,怎么路都弯了?

可是慢慢的,附近的楼宇开始混沌不清,灰色的雾气弥漫着四周,刚子揉了揉眼睛,骂道:“妈的,老子八百年不下楼,下来一次赶上这么大个雾霾!”

刚子又揉了揉眼睛,发现前方隐约可见一个红衣女子,心里又骂道:“靠,逗我呢?这鬼天气让我见鬼了?”

浑浑沌沌的走回了家后,望着空空的四面墙,刚子心里未免有些失落,他想起了刚才的红衣女子,想起了刚才的鬼天气,真的好像走进了阴间路一样。

如果他真的见鬼了岂不是更好?好赶快结束这种孤单的日子。刚子越想越后悔,他恨不得再回去刚才的路重走一遍。

突然,他灵机一动,打开手机,网络搜索了一些见鬼的方法,其中一个就是最传统的镜仙了,刚子对这个比较感兴趣,搜索了很多很详细的资料,抬头看了一眼时钟,正指凌晨2点,网上说要12点,管他呢,先试试吧!

没有白色蜡烛,刚子取来了红色蜡烛,摆在镜子前,点燃,然后关闭电灯。回头看了一眼镜子,他突然浑身打了一个激灵,昏暗的烛光从下向上照着他的脸,他似乎感觉自己就是一只鬼,他对着镜子笑了笑,算是放松一下自己,但是他分明看到镜子里自己的笑脸不是自己,而且好像是一个女人!

钢子飞速跑去打开电灯,他不想玩了,然而灯却打不开了,不可能停电啊,刚子心想。确实没有停电,随着刚子快速而反复的扳动开关,里面都激起了电花了!

他跑回床上蒙上大被,不敢再看镜子一眼,心想可能自己看走眼了,睡醒了,天亮了就好了!

夜,异常的安静,这对于这座喧嚣的城市来说,简直太不寻常了,刚子轻轻晃了一下脑袋,告诉自己不要再胡思乱想,也许,今天大家都回家早了,再说了,谁半夜两点还在外面?

想到这,刚子心里踏实了不少,可是很快,一些稀疏的声音就打破了沉寂。

接着就是缓慢的“啪”……“啪”……好像光脚走在地板上,又好像不是。

让刚子汗毛直立的,是这声音是从床底下发出的!

他的身子已经开始颤抖,人就是奇怪,你越想安静不被发现,身体越是拧着劲的来,刚子不光控制不住颤抖,还控制不住他粗重的呼吸声,越是想安静,他越是感觉缺氧,恨不得把鼻子伸出去!

随着刚子身体的颤抖,床又发出了嘎吱的声音,他不知道过度紧张还是怎么了 ,总感觉这声音像一个女人在痛苦的尖叫。

因为极度的缺氧,刚子不得不把被子掀开一角,只要进来点空气就好,不然不被吓死也被憋死了,然而,可能缺氧时间太久,一点空气根本不够用,刚子控制不住的把鼻子伸到了出气孔那里,用力的呼吸着,小孔外面突然吹进来一点凉风,刚子吓得赶紧又钻了回去,这时肚子又是一阵绞痛,“妈的,刚才啤酒烤串可能吃坏了!”刚子心想。

说时迟,那时快,一个恶臭的屁就随着出来了!被子里本来就高温缺氧,这下子测底没办法了!

刚子一下子掀开被子,“啊…啊…”的大喊!跳下床去推翻了桌子,砸碎了镜子!一把拉起铁架床……

此时屋子里安静极了,一缕阳光透过窗帘射进了屋子,刚子的心也平静了不少,也许,与鬼相比,还是和人相处更好……

但是以后的日子,却不是那么太平了,他每天晚上睡得迷迷糊糊的时候,都会感觉床底下有东西爬出来“啪……啪……啪……”但是一睁开眼睛,却也空空如也。最让他受不了的是,他每天都会做同样的一个梦,那就是――洞房!

梦里,没有教堂,没有婚宴,而是一个古床,床被大红色帘子装饰着,正中间坐着一个新娘,他仿佛喝醉了酒一般的跌跌撞撞的走过去,想要掀开新娘头上的盖头。

说来也怪,第一次做梦,他掀到了脖子,醒了。第二次掀开到下巴,第三次掀开到嘴巴。无论他怎么努力,每次都只能掀开多一点!

刚子想起昨晚上看到的新娘的嘴巴,不禁汗毛直立,那嘴巴好像涂了墨一样,怎么能黑的看不见一点红色?

他开始害怕,不敢睡觉,他不想再做那个梦,也不想回到家里,干脆又来到那个大排档,点了餐把单子你给服务员时,感觉那服务员小伙看自己的眼神好怪异,没想太多,坐在桌子旁继续等,但是发现凡是看到他的人,眼神都有些怪异。

他不由得用手用力抹了抹脸,难不成脸上有东西?出门洗脸了的,只是因为前两天招鬼的事,镜子碎了,他也没买新的,一直也没看看自己啥样。

他想了想,找了一处光线比较亮的地方,拿出手机打开了自拍功能,看到自己的一霎那,心脏差点没吓出来!眉心处好像化了妆一样的一团黑!他拿手抹了抹,怎么也抹不掉。“难不成,我真撞了邪了?”

“没错!非常邪!”

刚子被这突然的声音又吓了一跳,回头一看,是刚才的那个服务生,他也就二十出头的样子,他甩了甩头,说道:“你这印堂发黑,指定撞了邪,而且还不是一般的邪呢!我老家的八姑奶就是个半仙,专门做这个的,我也是耳濡目染!”

刚子好像抓救命稻草一样抓着小服务员的胳膊。哀求道:“那我该怎么办?我每天都做噩梦,你说你说,怎么办?啊?”

小伙子白了白眼,说道:“我又不是半仙,不过我可以给你请我八姑奶过来,只是……我家太远了……还得请假回去耽误功夫……”

刚子心里骂道:“妈的,不会打电话啊?!”但是嘴上却说着的“懂懂懂!”然后从口袋里掏出了三百元递了过去,今天就带了这么多,你现在出发吧!

小伙子还真回去脱了工作服,然后跟他说:“回家等着吧!”

刚子哪还敢回家,在他眼里,那正栋楼都是凶宅!坐在大排档的凳子上,看着小伙子远去的背影,他的心砰砰的跳着“他不会是骗子吧?”刚子这样想着,但是这也是最后一丝希望了,因为几个月没出去工作,他的口袋里真的只剩下300元了,请来了半仙,也是空手套白狼,要说骗子,他才是骗子!

收藏
完本小说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 只是为了宣传让更多读者欣赏 © 2015 storys.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