油炸丈夫

首先申明,这是一件真实的事情,经本人加工整理成一个恐怖故事。虽然,故事的言辞与真实事件有所出入,但是,故事的情节和脉络与真实事件几乎吻合。或许,有的读者会认为,我是在哗众取宠,博取眼球,那也没关系,因为脑袋长在你自己的脖子上,信不信,全由你判断。好了,故事正式开始:

社会上,有这样一类人,他们有一个共同的名字,叫“杂种”,或者叫“畜生”!

柳家村有一个人,叫“柳青山”,他的父辈是一个商人,家境还算不错。邻村有一个女孩,叫“青桃”,无亲无故,靠吃百家饭长大。十八岁那年,“青桃”被“柳青山”强娶为妻。

柳青山就属于杂种一类的人渣,他常常用鞭子抽打青桃,把青桃打得皮开肉绽、血肉模糊。青桃是一个孤儿,没有父母,没有兄长,受到暴打后也无处可去,只得窝在家里,因而过得十分凄苦。幸好,公公婆婆还算不错,常常维护着她,尽量不让自己的畜生儿子暴打青桃。

可惜,婚后的第三年,青桃的公公婆婆就相继去世。公公婆婆不在了,柳青山的畜生行为更是嚣张。每天晚上,柳青山都要用鞭子抽打青桃,甚至还会用锥子刺青桃的胸部、屁股。青桃天天被弄得体无完肤,血迹模糊。原本,青桃早就不想活了。但是,老天爷似乎总是爱捉弄人。就在青桃打算一死了之的时候,偏偏怀了孕。

怀孕的女人,想法总是很多,青桃想:也许,等孩子出生以后,丈夫就会痛改前非,就算不为自己,为了孩子,丈夫的残暴行为也应该有所收敛。

畜生永远是畜生,杂种永远是杂种。柳青山知道青桃怀孕后,不但不改变,反而变本加厉的暴打青桃。有一次,柳青山喝完酒回家,半路上,见到一根带刺的荆条,就捡到手里,拿回了家。当时,青桃已经睡了。柳青山一回到家,就把青桃从床上拖下来。柳青山先用带刺的荆条狠狠地抽打青桃,打得她血珠子就像眼泪一样,不断地往外流。青桃哭着哀求道:“求求你不要再打了,再打,孩子就保不住了!”

听青桃这么一说,柳青山反而狰狞一笑,道:“孩子!谁的孩子?孩子是个什么东西?孩子就是一坨屎,一坨令人讨厌的屎!臭娘们,老子就喜欢揍你……揍死你!”说完,柳青山又找来一根绳子,把青桃脱得一丝不挂,倒吊在房梁上,还不停地用荆条抽打青桃的脊背和屁股。

天亮了,一个邻居来串门,看到青桃倒吊在房梁,赶紧把她放下来。当时的青桃已经奄奄一息。那个好心的邻居把青桃背回家,经过一番精心照顾,这才缓过来。从那以后,青桃的肚子总会隐隐作痛。有一个土郎中到村里看病,青桃请郎中看一看,幸好,胎儿没什么问题。

经过那次暴打后,青桃多少次想到死,但是一想到腹中胎儿是无辜的,便打消了死的念头。

终于,孩子还是出生了。孩子的到来,再一次点燃了青桃活下去的希望。孩子出生后的第八天,柳青山那个畜生,那个杂种又发疯了。柳青山把身体虚弱的青桃拖下床,烧红了钳子去烫青桃的伤口,青桃疼得死去活来,躺在地上滚来滚去,但那个畜生却高兴得手舞足蹈。

为了孩子,作为一个母亲,再艰难,再痛苦,都会忍下去。但是,后面发生的事情就使人忍无可忍。一晚,那个畜生又发疯了,他把青桃的头发踩在地上,不停地用火钳抽打青桃。当时,青桃正抱着孩子喂奶,孩子也被摔落在一边,哇哇大哭。

那畜生突然说道:“一坨屎,一坨令人讨厌的屎!”说着,走过去,把孩子提起来,丢进火里,活活烧死。青桃不顾一切忙过去救孩子,但被那畜生一把揪住,捆在柱子上。青桃就那样眼睁睁看着自己的亲骨肉被活活烧死!那一刻,青桃所有的愤怒化作复仇的念头。

连续三天,青桃卧床不起,她一想到自己的亲生儿子被活活烧死时的惨状,就忍不住呜咽流泪。

第五天,半夜三更,那个畜生又喝醉了,睡在床上就像一条死狗。青桃等待这个机会已经很久了,她慢慢爬起床,穿好衣服,穿好鞋子,扎好头发。青桃知道,这个畜生一时半会儿醒不了,于是,不慌不忙,来到厨房,把家里的火燃起来,再把家里的大锅放在火上,倒满油,烧着。青桃又把刀架上的刀子取下,拿到磨刀石上“噌噌”磨起来。磨了一阵,青桃把刀拿到眼前,看了看,只见亮锃锃的菜刀,发着阴冷逼人的寒光,青桃笑了!

刀磨好了,青桃走回厨房,看了看大锅里的油,油快烧开了,看来,可以动手了。

青桃拿着一根绳子,走进卧室。那个畜生依旧呼呼大睡,就像一只贪睡的蠢猪。青桃小心翼翼的把绳子打开,不一会,在青桃精心下的操作下,结实的绳子已经把床上的那头畜生扎扎实实捆了个严丝合缝。呵呵,床上的畜生竟然还没有醒,简直就是一头死猪。

一切准备就绪,青桃拿起一把火红的钳子,朝着畜生的耳朵夹去,顿时,烟雾缭绕,臭味涌起。那畜生在疼痛中惊醒,杀猪一般的喊道:“啊,啊,疼死老子了!”

那畜生还像以前那样,恶狠狠的看着青桃,道:“青桃,你要干什么?赶快把老子放了,要不然。饶老子打断你的腿!”

青桃呵呵一笑,道:“你觉得……你还有机会吗?”

“你什么意思?”

“难道,我说的还不够明白?那,我就再说明白些:你已经活不过今晚了!”

“你要干什么?你难道要把我杀掉?!”

青桃点了点头,道:“一点不错!你已经看不到明天的太阳了!”

柳青山那个杂种见青桃并不像开玩笑的样子,哀求道:“青桃,求求你放了我!今后,我一定好好对你,再也不打你了!一日夫妻百日恩,青桃,看在孩子的份上,你就饶了我吧!”

“孩子?你还知道我们曾经有个孩子,真是个笑话!”青桃愤怒了,“我不想再听到你这个畜生的声音了!”说着,把红通通的钳子,直接塞进那个杂种的嘴里。

柳青山的嘴皮、舌头被烧得黑烟直冒,臭味翻滚。青桃看着疼痛无比,却又发不出半点声音的柳青山,得意得“咯咯”直笑,道:“原来,你这个畜生也知道疼痛!我还以为,像你这样的畜生不知道什么疼痛!”

青桃抡起刀子,慢慢的,小心翼翼的,一刀一刀,把柳青山的耳朵、鼻子、嘴巴、手指、脚趾等等,全部砍下来,放在盘子里,抬到厨房里,放进翻滚的油锅里,慢慢煎炸。煎炸好了,青桃又捞起来,放在盘子里,抬回去喂那个连畜生都不如的柳青山。

柳青山奄奄一息,像一头将要死去的猪,但是他却清清楚楚看到了自己被炸黄的耳朵、鼻子、嘴巴、手指和脚趾。青桃用一双长长的筷子夹起一只耳朵,塞进柳青山的嘴里,道:“青山,你尝尝自己的耳朵吧,味道一定很不错!”

柳青山当然不会张开嘴品尝自己的耳朵,但是青桃又怎么会同意呢?青桃用尽全身的力气,连同筷子一起,全都刺进了柳青山的喉咙里,道:“青山,你看,我对你多好呀!还亲自喂你耳朵吃!不过,青山,你也很听话!”

柳青山昏死过去,青桃又且能让他昏过去。青桃打来一瓢凉水,从柳青山的脑袋,慢慢倒下去。柳青山又醒了,青桃看着他,“咯咯”直笑。

青桃知道,再玩下去就没意思了!于是,青桃把奄奄一息的畜生放在肩上,扛到厨房里。锅里的油正翻滚着,咆哮着。青桃小心翼翼的把柳青山这个畜生放进油锅里。哧哧……咕嘟咕嘟……不大功夫,柳青山这个畜生就被煎炸成黑乎乎、黄澄澄的样子了。

收藏
完本小说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 只是为了宣传让更多读者欣赏 © 2015 storys.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