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民幽怨

会说话的剪刀

A A A

嫩白的峰乳柔软似水,弹力十足,樱红的晶桃尽显风情,男人疯狂的如饥渴般的野兽啃食,下面的女子舒爽在呻吟,一声接着一声高低起伏。

男人yu火蓬燃,由上至下风腾翻雨,醉生其中。女人的红色裤衩被扒掉,男人暴露出私物来,硬挺挺的插了进去,尽享其受……

丁祥猛的吸了几口狠狠的掐灭了手中的残烟,昨晚的春梦,做到高龘潮竟然醒了,让他十分恼火。

回想起昨晚,他的口水又快流了出来,重新点了根烟熏陶起来。

要说丁祥这人命也到是挺苦的,出生死了娘,五岁没了爹,被人贩子卖了几转流落到上海,活到三十几岁,也算活过最窝囊时期,现靠拉黄包车过日子,经济来源还算可以。

只可惜从小缺乏管教,学了身恶习,好不容易赚的几个子就要拿去赌,赌博这种事有输有赢,丁祥这厮天生的霉运,连连输利,输了也不吸取教训,总觉得有一天会翻本,一来二去,就算靠拉黄包车过日子,生活还是紧巴巴,也没有哪个女人愿意跟着他。

在这八国连军攻陷北京,民国刚刚成立内忧外患的时代,能有个活口饱腹就算不错了,弱者没有谁敢奢求太多,所以丁祥很得意没有文化没有门槛的自己有口饭吃,偶尔还能消遣,已经算可以的了。

吸完烟的丁祥,眼尖的看到了个美女顾客,麻利的迎了上去,压下车,美女坐了上去。黄四笑迎迎的问道:“小姐要去哪里啊?”

“金横街杏儿胡同381号。”美女的声音很软很小非常好听。

抬起车把手的丁祥才想到金横街道他是知道,至于杏儿胡同381号,他收刮了脑中所有的地方也想不起来在哪里,可能是比较隐偏,没常去以至于不知道那个地方,丁祥便半回过头笑脸道:“小姐,我先把你拉到金横街,杏儿胡同381号我一时想不起来在哪里了,到时候您给我指下路吧。”

“好。”美女轻声慢语道。

丁祥听的全身酥酥痒痒的,火气血串遍全身,整个人轻飘有力, 精神头特棒,挥去了对昨晚做一半就醒了的春梦的抱怨,欢乐喜道: “好嘞,您坐好,走咯!”

轻快的拉着黄包车慢跑起来,经过几条街,绕过几条道,便到了金横街,人多人往中在美女指引下到了杏儿胡同381号,钉在墙上的木牌子比较旧了,上面写着这样的字样。

丁祥抹了把脸上的汗,可把他累坏了,没想到会这么远。

只是让他想不通的是,这硕大的上海,咱先不说远的,就说他靠吃饭的这个地方,哪个儿有他不知道的呢,至于杏儿胡同381号,他再次抬头看了墙上的牌子。

檀褐色的大门贴着红对联,丁祥不认识字也不知道写的什么,根据结构能肯定应该是个四合院。

丁祥有种说不上来的感觉, 怪怪的。天色已经暗了下来了,这个胡同也不是很大,没有多少人。

美女付给了他钱下了车,丁祥也不再多想,不管怎么样,索性是到了。

铜子上沾有美女身上的花香味,丁祥笑嘻嘻的将铜子揣进了怀里,正向美女告别却被叫了住。

“拉了这么远,你不累吗?要不进来休息会喝口水。”

听见顾客这么关心自己,还是个女的,丁祥老脸突然红了,在暗黄的灯光下美女一声黑色蕾丝长裙,把身材显得玲珑尽致,肌肤嫩白如陶瓷。斜扣着的头盖网帽,看不清楚全部容貌,但露出来的部分足以见得是个十分美丽胚子。

丁祥还在揉搓要怎么回答美女顾客,美女却没有等他,直接开了门走了进去。

美女进去后,门却没有关,丁祥想都没想就跟了进去。

院儿不大,人却住的不少,有老人、孩子、他们各自做着手中的事情,见到他和美女进了来,他们都抬头看 了下,前面的美女对他们点了头,算是打过招呼,丁详也朝他们笑了笑,随后跟了美女进了屋。

屋里布置简洁干净,能看住主人是个爱收拾的人,丁详知道这里是美女顾客住的地方,只是屋里的装扮与美女的身份完全不符合啊。美女打扮漂亮华丽,而房间朴素简洁。

在刚开始,丁详还以为是美女顾客来这里看望什么人呢,现在这情况看来真是她的家。正在丁惠详四处张望时,美女端了一碗水来,丁详赶忙接过,点头哈腰道:“谢谢,谢谢。”

丁详这辈子接触的女人少,像这种长的堪比仙女的更是少得可怜,对于美女递上来的水,显得有些不知所措,端起咕咚咕咚就喝 了起来。

当他放下碗时,美女却不见了,他把碗放在桌子上,张望寻找美女的踪影,只是待他抬了下眼皮,脑子一懵,鼻血都快喷涌出来了。薄薄的纱帐若隐若现,女子褪去最后一件衣服,整个酮体呈现,修长的白美大腿伸进了浴桶里,另一只腿也慢慢抬了进去,上翘的臀部在空中做了诱人的弧线,丁详当场就被勾了魂,咕咚的咽了口水。

昨晚做的春梦历历在目,下面的人儿任他摆弄,丁惠详下体不自觉的变硬膨起,欲火膨胀,猥琐的关了房间的门,舌头舔了又舔悄悄的潜到美女背后,。

美女如受惊的绵羊惊慌回头,然而丁详没有给她任何机会,轻而易举的把她从浴桶里领了出来直接按到在了地上,心中的迫不及待使他身上的衣服成 了累赘,快速将它扯脱掉,任是没有给美女叫的机会。

丁详熟练的操作摆弄下面的美女,做的忘呼所以,淋漓尽致,然而这种畅快没有持续多久,先不说美女这么容易被他拿下,而是他感到下面的触觉不一样,哪里不对,他一时也没想到那么多。

只是先闻到了刺鼻的酸臭味!十分强烈,以至于让他作呕起来,再让他瞟到了下面的美女,他的下面,下面哪里是什么美女,乱遭枯燥的头发里有张爬满蛀虫的骷髅脸,有只眼珠子连着肉筋掉了出来,另外一只空空洞洞什么都没有,然而却又让人感到有什么,仿佛在向他人幽怨索命,‘你来了。’

丁祥身心一惊,先以为他是花了眼,骷髅脸上的蛀虫爬到了他的手上,又粘又臭,他才确信一切是真的,慌乱的往后一缩,缩的老远,双衩的尿水都流了出来。

腿脚发软的他惊叫的从地上爬起来转身,一颗黑洞洞的脑袋从上面咕咚的掉了下来,发出重重的响声。

丁祥顿时面皮失色,那脑袋动了起来滚到了他的脚下,丁祥的腿早已经不是他自己的了。

他也不知道哪来的胆量,竟然胡乱的踩了那脑袋几脚,跨过连滚带爬就跑,不停的喊着:“有鬼啊!有鬼啊!有鬼啊!”

“吱呀――”

打开了门,他记得刚才进来的时候这门根本没有这么大的响声,现在的响声像是一道道催命铃。

他正要跨出去,后脚突然被拽住,回头一看,妈呀!他直接下破了胆,后面不是她刚才骑在胯下的女尸又是什么!只是她的头好像和身体是断的,而脑袋凹下去了一大半,脸更是看不清楚,全是往外流着浓气体和乳白色蛀虫。

丁祥的身体正在一点一点往下划,直到那恶心的蛀虫掉在他的脸上,才知道女尸趴了他的身上,丁祥啊的大叫――响破夜空。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