村中土坟

我小时候生活在农村,那时候村里死了人都是土葬,村子周围随处看见圆圆的尖尖的土坟。有的坟地因为没有后人打理,慢慢的变得越来越小,最后又变成平地。村里人见多了坟地,对坟地根本没什么畏惧之心,在坟地里穿梭简直是如履平地。

那是一个夏季,田里的玉米差不多已经播种完毕。我大伯母没事一个人拿着铁锹和一小袋玉米种子去地里补苗,就是把玉米苗稀少的地方再补些种子。那块田地离家不是特别远,那时候村里的自行车也比较少,大伯母是步行去的,大概要走上二十分钟才能到。正值芒种节气,地里的人还不少,男男女女老老少少都在自家地里忙活着。

大伯母到了田里热火朝天的干了起来,尴尬的是刚到田里不到半个小时,她就便意袭来,想上厕所了。本来嘛,农民不讲究,随便在地里解决也就是了,可是周围一望无际,空空如也,一点能遮挡的东西也没有,干活的人倒是不少,大伯母又是个女人,绝不可能当着人面解决的。可是也不能刚来一会儿就回家吧,大伯母急的东瞧西看,不经意间就看到了不远处的一块坟地。那块坟地上有五六座小坟,上面杂草丛生,人蹲在里面肯定看不见,最重要的是那附近一个人也没有。大伯母笑呵呵的就跑了过去。

蹲在坟地中间的草丛了外面什么也看不见,大伯母痛快的解决完了就回田地里继续补种子了,天黑前活儿都干完了,伯母扛着铁锹就回家去了。

大伯父在外地打工,只有我堂姐和伯母在家,堂姐那个时候也才5岁。村里没有什么娱乐活动,天黑一般就不出门了。吃过晚饭,堂姐就上床自己玩儿了,伯母在厨房洗碗刷锅。农村的夜是很安静的,大伯母正在刷碗突然听见堂姐大哭的声音,她赶紧放下手里的碗冲进卧室。堂姐坐在床上大哭,一手拿着玩具青蛙,一手抹着眼泪。大伯母赶紧问堂姐怎么了,为什么哭。堂姐没有回答,她停下抹眼泪的手突然指着门口,然后又把哭的声音提高了一个声调。大伯母把她抱起来温柔的安慰着,堂姐慢慢安静了下来,伯母赶紧问她刚才为什么哭,可堂姐的话让伯母很生气。

伯母:“燕燕,刚才为什么哭呀?”

堂姐:“刚才屋里进来个人,他要抢我青蛙。”

伯母:“胡说,大门我早就插上了,哪来的人?”

堂姐:“真的,他长得可吓人了,你进来的时候他还站在门口呢。”

伯母:“这孩子,怎么学会说瞎话了,不听话,唉!”

一声叹息后伯母就出去继续刷碗了,刚收拾完厨房准备去个厕所的时候堂姐又大声哭了起来,接着伯母还听见重重的关门声。伯母飞快的向卧室跑,卧室的门竟然是关着的,伯母推开门一看,堂姐还是坐在床上大哭,手里的青蛙也不见了,床上扫了一眼也没看见,伯母抱着堂姐问她是不是把玩具弄到床底下去了,可是堂姐一直摇头。伯母放下堂姐趴在地上仔细的在床底下看了一遍,什么也没有,屋里的地上也没有,那玩具青蛙到底弄到哪里去了,伯母觉得很奇怪。

伯母抱着堂姐在屋里哄了半天她才停止哭泣,可是堂姐好像变得很恐惧,紧紧的抓着伯母不肯松手。

伯母:“燕燕,怎么回事呀你,怎么又哭了,那玩具青蛙呢?”

堂姐:“刚才那个人又来了,是他把我青蛙抢走了,扔到窗户外面去了。”

伯母:“唉,这孩子怎么现在总是说谎。妈妈问你,你刚才怎么那么大力气关门啊,这样是不对的知道吗?”

堂姐:“不是我关的门,是那个人,我在床上没有下去。”

伯母突然醒悟:“对呀,门一响我就进来了,孩子确实在床上,难道家里真进来人了。”

伯母赶紧抱起孩子跑了出去,按说自己家就这么四间土坯房,没什么可偷的,家里不会真的来贼了吧?伯母和堂姐打开大门出了院子,正好碰见邻居齐伯伯。伯母和齐伯伯说家里可能来贼了,请齐伯伯帮忙,找几个人一起进去看看是不是有人藏在家里。

村里人都是很朴实善良的,齐伯伯很快叫了几个其他邻居,他们拿着棍棒和铁锹一起进伯母家里仔细查看了一遍,可是什么也没发现,连多余的脚印都没有。谢过邻居们,伯母和堂姐回到了家,在院子里找到了被摔坏的玩具青蛙,伯母严厉的责备了堂姐,说她不仅犯错还说谎,堂姐还小不懂得辩解,只是傻傻的点着头,不一会儿就困得眼睛睁不开了。

伯母安排堂姐睡下了,自己在蜡烛前给堂姐做起了绣花鞋。许久,一只弄好了,伯母打算抬头抻抻脖子,可是一抬头眼前出现一人男人的身影,只是一瞬间就消失了。伯母吓了一跳,使劲闭了一下眼睛再睁开仔细看,眼前什么也没有了。

“唉,眼花了,蜡烛太暗了,不做了,明天再弄”伯母自言自语间把东西收了起来,然后吹灯睡觉了。

收藏
完本小说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 只是为了宣传让更多读者欣赏 © 2015 storys.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