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霸猛如虎,不如嗅蔷薇

那一刻我就知道本学霸这次彻底栽了。周荷说,如果再给我一次机会,我可能会做一个好女生。

【IT男再奇葩也敌不过IT女】

我读研二那年认识了周荷,她是本科二年级的学生,响当当的校花。

不过我认识她倒不是因为她的美貌。

当时我的研究生导师孙志维是她的班主任,那个对我极其偏爱的儒雅小老头被周荷黑得一塌糊涂。学校的贴吧或者微博都有她的投诉,她还恶搞了导师的一寸照,在师大广为流传。

孙老师为人比较随和,是个时尚的小老头,平日里还总去某宝搜一些明星同款来穿,我们私底下都叫他老孙。

周末我还在机房就接到老孙的电话,他叫我吃过午饭去一趟办公室,我到的时候只有周荷一个人在那里。她嘴里嚼着口香糖,用一种同是天涯沦落人的眼神看了我一眼:“嘿,你怎么惹到孙志维那个老头了?”

我笑着耸了耸肩没有回答,反问了一句:“那你呢?”

她有点得意地指了指老孙的电脑:“没什么呀,就是黑了老头的个人网站而已。”

其实那时候我觉得周荷对我的印象还挺好,但这好感仅仅持续到老孙笑呵呵地推开办公室的门,他拍我的肩语气任重而道远:“樊星啊,那个小丫头又把我的网站黑了,今天下午你可一定要弄好,我晚上还得上成绩。”

好一个“又”字,这次周荷总算知道那个一直暗中帮助老孙的家伙是谁了,我朝她的方向偷偷看了一眼,毫无疑问得到了一记鄙视。

老孙对周荷算是够宽容的,不说远的,就说周荷近期几大罪状,随便哪一个上报学校都能定她一个记过处分。这次周荷下手比较狠,颇有道高一尺魔高一丈的感觉,所以当我擦了把汗宣告搞定的时候周荷有一瞬的愕然。老孙对我的手艺还算满意,他捣鼓了一下自己的电脑笑着对周荷说:“好了,你回去吧,下次不许胡闹了。”

胡闹?老孙还真是肚里能撑船啊,别的不算,光是他的个人网站这个星期就已经被周荷黑了四次,换作其他老师恐怕早就怒了。

周荷走的时候还狠狠地摔了一下门,我看了眼老孙,他没有丝毫怒气,只是像自言自语似的说:“周荷是个好苗子,只要好好引导将来肯定了不得。”

我蛮能理解老孙,我们学编程的在本科期间大多是插科打诨,选择继续读研考博的很少,这也是老孙喜欢我的原因之一。相识之初他对我说的第一句话就是:“你都敢给我当研究生,将来必定天下无敌。”

所以老孙格外惜才,尤其是对在读本科就如此出众的周荷。

人人都说IT男奇葩,我承认,比如我正和女朋友聊天,突然想到一个更简洁可行的方法,便立刻关了QQ去敲代码都是常有的事。

但是遇到周荷之后我就不这么想了。

自从周荷知道是我在帮老孙修复网站之后,老孙的网站就再没被黑过,并不是周荷被我华丽的手法和深厚的内功吓怕了,而是她决定直接黑我。比如在我醉心编程的时候黑了我的QQ,和我女朋友聊得风生水起。这件事的结果就是在我和女友三周年纪念日那天,女友把我送的小雏菊甩到我脸上,怒吼了一句:“樊星你这个贱人,就你那一米七的个头还想劈腿,腿够长吗你?”

所以,我失恋了。

不过你们别听我前任胡说,其实我有一米七三的。

【我愿意为朋友两肋插刀,但请赐我一剂麻药】

大概是我的不作为让周荷觉得无趣,她强行加我为QQ好友,每隔一分钟给我发一个抖动,就在我想关了QQ的时候她发来一条消息:你要是再不回话,我就直接去你寝室找你了。

师大女猛如虎,进男寝如进厕所。这是师大广为流传的一句话,为此我裹紧被子很快回复了周荷:有事吗?

之后周荷的头像就黑了。类似这样的事情还很多,总之一个月的时间我被她弄得神经衰弱,写代码总是心不在焉。

研究生的寝室是两人间,室友阿亮经常偷拿我的高配笔记本打游戏,而这恰恰是悲剧的开始。比如某一天我临时有事没关电脑就离开了寝室,周荷在QQ里发视频轰炸,刚好把正在打BOSS的阿亮弹出游戏。

阿亮怒不可遏,直接把周荷拉黑,然后又心满意足地重新登录游戏。

最近学校有两个留校任教名额,老孙之前曾经跟我提过一次,他问我有没有留下的意愿,我一路想着这件事,压根没注意到迎面而来的周荷。

当时周荷是跟她的两个室友一起去吃饭,见到我立刻伸开双手拦住。我发誓我这辈子都没有这一刻万众瞩目,面对周荷这款杀毒软件,就算我是最新型病毒,也甘愿被拦截。

她有点倨傲地仰着头,伸手推了我一把,我后退一步站稳,她才开口:“你怎么把我拉黑了?”

我一愣,随后反应过来可能是阿亮搞的,但是又不知怎么跟周荷解释,思前想后说了一句最不该说的话:“你连我的Q都能黑,自己再重新加上不就好了吗?”

周荷的桃花眼瞪得圆圆的,她甩下一句“我一定会让你主动加我为好友的”就扬长而去。

回寝室我跟阿亮说了这件事,我说:“周荷她有毛病吧,再黑一次我的Q,多简单的事怎么让她说得那么复杂?”

阿亮的嘴巴张得巨大,良久才合上,不可置信地问:“你是说我今天拉黑的那个女生是周荷?”

在得到我的肯定答复后,阿亮感叹一句:“有毛病的是你吧?你不觉得周荷对你太关注了一点吗?”

虽然阿亮这么说,可我还是觉得周荷那样的女生是不屑我这样的学霸的,或许她对我的关注不过是因为我一而再再而三拯救了被她黑掉的网站。在我的理解里,这是一种不服和挑衅,我们的关系只是亦敌亦友,绝对升华不到喜欢那个高度。

阿亮听了我的内心剖析后显得很兴奋,他一向直截了当:“既然落花有意流水无情,那你能不能帮我约周荷出来?”

奇怪的是,我答应阿亮的时候心情就像是多年前把卷子借给后座抄,结果他的分数比我高一样,不太爽。

【她那样的女孩子注定一生被追逐】

周荷恋爱了。

阿亮把这个大新闻告诉我的时候我有一瞬间的失神,不过很快就恢复从容。周荷她跟我不一样,我习惯一个人的食堂,一个人的图书馆,一个人只有主机轰鸣的机房,可周荷却是站在万众瞩目的最高点,她那样的女孩子注定一生被追逐,永远没办法停下来。

这之后阿亮也不提要我帮他约周荷的事情了,倒不是他有原则,主要是周荷的男朋友不是一般的战士,不止阿亮,就连平日里帮周荷占座打饭自诩为校花蓝颜的男生都开始对周荷敬而远之。

在师大没人不认识周荷的男朋友唐吉,他是我们学校后门一个工厂里的工人,二十出头的年纪,一张脸帅到爆表,据说他一笑就能电死师大百分之八十的女生和所有的男生,不过脾气也是出名的差,师大的男生没少挨他揍。

阿亮说唐吉脾气再臭,也波及不到我,因为我有以柔克刚的功力,唐吉见到我一定会像孙悟空见到唐僧那样乖乖认栽。可是他估计错了,因为没多久我就被唐吉揍成了二师兄。

周末那天我和阿亮打算去网球场挨过一个孤单的下午,路过台球馆的时候我一眼就看到唐吉和周荷在里面打台球,唐吉正手把手地教周荷。我很快收回视线,谁想到阿亮却大惊小怪地拍了我一下:“你看,那不是唐吉和周荷吗?”

就是这一声震耳欲聋,原本专注的唐吉和周荷同时抬头朝门外看了过来,我有点尴尬地笑了一下就朝网球场走。

阿亮自诩为师大的网球王子,不过他的技术真的不怎么样,充其量算是个网球男仆,我和他打二十分钟的球,大约有十五分钟是在捡球。

如果阿亮的那个发球没有砸到唐吉,或许那个下午只会是无聊而不是悲剧。

当时唐吉拎了一个装着冰奶昔的口袋,阿亮那个用力过猛的发球咣的一声正中唐吉的脑门,他的剑眉在那一刻如同燃烧了起来,我看着他一步步朝阿亮走过去,无视阿亮嘴里不停的抱歉,把那杯冰奶昔狠狠扣在阿亮的头上。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