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白之年,慕卿如雪

在故事开始以前,那个喜欢穿白衬衫的少年,还没走出校园。

每天迎着朝阳,踏着夕阳,日复一日地往复在家与学校之间的林荫道上。梧桐树花开花落了两个春秋,隔壁家的女孩琴声悦耳悠扬,却从不曾令他脚步减缓。

月测试完,学校总会安排一次升旗仪式,他的名字总少不了被作为优秀学生的代表,被教导主任当着全校师生的面念起。有些人以此为骄傲,名字出现在升旗仪式上一次,都要吹嘘上一阵子,他却从不以为然,仰着头,专注于他的蔚蓝,一片云朵飘过,留下阴影一片,没有人知道他在想些什么。

升旗仪式结束后,照惯例,又要重新调整座位,成绩好的学生从来都握有主动权。班里总共47个人,他从来都是47选1。从入班算起,记不清调整过多少次座位,他的座位上从来没有坐过别人,第三排最左侧靠窗的位置。

他总喜欢凝神望向窗外,不管是上课还是下课,是阳春三月杨柳依依,还是秋风萧瑟枯叶满地。

久而久之,有人发现了他的这一习惯,猜测纷纷。

有人说,他可能有恋物癖,喜欢上了院墙边旗台左侧的那棵老柳树。也有人说,他可能在等待,等待一个人的出现。

……

一时间,众说纷纭,但终究是不解。

纯净的时光不会缓缓流淌,满天的星辰依旧浅吟低唱,性感洁净的白衬衫清新的一尘不染。

黑板右侧的高考倒计时还有43天,四月的风,在春的光艳中交舞着变换,紧张严肃的氛围在空气中蔓延,似黑暗中的魔鬼,将要吞噬这一切。

午后的日光,惹人慵懒,阳光扫过窗台,爬上他清秀的脸庞。他侧脸轻睡的模样,像极了当时热播韩剧中的男主,连学校便利店雍胖的老板娘养的小花猫都喜欢趴在窗台上张望。

一阵轻轻敲打玻璃窗声,似雨滴落在窗台,打破了这份静谧。他坐起来,低下头,从抽屉里拿出一本习题集递了出去,窗外绑着马尾的女孩接过后,转身离开。

然后,他依旧把侧脸赏给那只小花猫,这一切是那么的轻巧,好像没发生过一样。

班里好多同学,也曾想借他的习题集,都被他拒绝。这一次是那么的自然,她无言,他亦无语,一个眼神的交汇,便已知彼此意。

他和她真正的相识也不过才十多天。

那天夜自习下课后,突然下起了雨,他没有看天气预报,忘记了带伞。

雨,说大不大,说小也不小,冒着雨回去,铁定要浑身湿透,在这节骨眼上经不起丝毫意外。

正在他踌蹴之时,一把印有Holle Kitty的雨伞向他走来。

走近他身边时,他一把接过雨伞,两个身影,在holle kitty的庇护下,消失在了雨帘里。

他之所选择靠窗的位置,是因为每一次她出现在他视线中时,都会让他平静的内心荡起层层的碧波。

夏天的时光,无声地流逝,高考后,离散就像相遇一样自然。

生活的变化日新月异,一边要告别陈旧,一边要接受新鲜,后来的后来,他们在各自的世界里烟消云散。

愿在清白之年,依然清白之身。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