装修工爱上推销妹

内心有一点点莫名的失落

我叫赵清怡,是一名瓷砖销售员,刚从一家私营瓷砖小店跳槽到大名鼎鼎的北鹏瓷砖专卖新分店。由于提成可观,我使出了吃奶的劲去推销,就是为了那五斗米折腰去了。

行内最新消息,龙湖楼盘正是交楼期,我收拾了一下资料,打算去那碰碰运气。

“你好,打扰一下,请问业主在吗?”我敲了敲正在装修的1306A号房子大门,眼睛望向一帮衣着污渍斑斑的装修工人,他们都在忙着,仿佛没听到我的话。这时,离我最近的一位装修工指了指房子里面,“业主在那儿。”然后他又蹲下忙他的活去了。我立刻向他道谢,经过他身边时顺势打量了他一下,发现他居然有一双“纤纤玉指”。

我使出满脑子的销售术语,用极其夸张且恰到好处的销售手法,终于把这家业主的订单拿下了。“今天是个好日子……”我心里愉快地哼起歌来。离开这间房子的时候,还礼貌地向大家道别,但他们都没搭理我。
二次遇见你

接下来的日子,我都一直在这个楼盘“攻陷”,成绩也不错,当然也会有业主把我拒绝得远远的,其间又遇见了很多很多形形色色的装修工人。

“清怡,你现在龙湖楼盘吗?我们今天给你经手的1306A号的房子量尺寸,可小马有事要回一下公司,你可以过来帮忙一下吗?”设计部的同事小朱来电话。“可以啊,我就在附近,现在就过去。”挂完电话,觉得自己的嘴角有点微微向上扬起。

很快,我赶到了1306A号房,同样很快,就把房子的尺寸量完了。从我进来那一刻,我都有意无意地留意着那位“指路装修工”,他也一直在忙。但他好像并不记得我是谁,因为他没有跟我对望过一眼。我和小朱收拾好东西,正准备走。“小姐,请等一下,你好,我叫余清平,请问可以给张你的卡片吗?我表姐家正准备装修,需要瓷砖。”

那位“指路装修工”跑到了我面前说,说完就立马低下了头,他的脸颊有点羞红。有生意在前,我当然乐意给他啊。他接过我的卡片看了看说:“赵小姐,到时我给你打电话,不,不,我叫我表姐给你打电话。”我和他笑了笑,然后道别。
我们交换了“座驾”

这个楼盘,我已经成功攻陷下来了,今天是最后一天了,正准备撤离,突然头顶乌云密布,狂风来袭,我猜今年第9号“威马逊”台风来报到了。没法子,我只能在小区的大堂内躲避。

大约1小时,“威氏”已走,天空放晴,6月的天变脸真的特别快。当我走到露天停车场时,我惊呆了,因为我可爱的小座驾电动车,居然被一根刚折断的树枝狠狠地“亲吻”了。那一刻我真是欲哭无泪。正当我准备把树枝挪走,发现后面有一只大手帮我“提”走了大树枝。我刚转身,是余清平,我呆呆地向他道谢,立马把身体从他面前挪开。“赵小姐,你的车需要修理了,不过修理铺离这儿比较远,你一个女孩子应付不来,要不你先开着我的摩托车走吧,我帮你推去修理好,明天这个时候在这里再换回,好吗?”余清平边对我说边把那小破车推出来。“好呀,麻烦你了。”我回答。就这样,我开着余清平的车走了,把车放回车房时,我发现车兜里有一本关于建筑设计方面的书籍,原来他是装修工人里的文化人。

我们交换了秘密

第二天我按照约定的时间,到小区去换车。当我拐进小区门后,看见余清平正和一位女子拉拉扯扯,我正在犹豫着到底要不要走过去,那个女子把余清平推开了,然后快步向我的方向走来。当女子经过我面前时,还用眼瞟了一下我推着的摩托车。我快步走到余清平面前,没等他开口就说:“你好,不好意思,是不是我们换了车,你女朋友误会啊,要不我去帮你解释一下!”我一口气说完了这段话。“不用了,不关你的事,是她嫌弃我没出息,嫌弃我是个装修工,让她走吧。”说着他的目光还停留在那女子离开的方向。

原来,那个女子叫小敏,是他的女朋友,大学时他们是一对的,毕业后小敏家人把她安排进了机关单位工作,余清平却在工地帮包工头打下手,他说他只想从基层做起,去深刻了解这行,只因为他有一个设计师梦想。小敏也一直都在余清平身边支持着他。可是小敏的家人却因为余清平的工作不体面,强烈反对他们在一起。时间久了,小敏也无法再坚持,今天便是来和余清平做最后的道别。余清平说:“我不是甘心做装修工,我只是觉得从底层干起,那只是一个过程,我一直都为自己‘充电’,我的伯乐终会出现的。”哈哈,太搞笑了,什么年代,难道余清平搞不懂现实的残酷吗?我不也是一个大学生,还是管理专业的,最后还不是一个推销妹。两年前,我的前男友不也是嫌弃我的工作没出息而抛弃我吗?突然,我觉得我在余清平身上看到了自己的影子,我把我这个秘密分享给了余清平。那天我这个推销妹和他这个装修工成了普通朋友,还互相鼓励对方要坚强。
惨遭抢劫

两个星期后,余清平给我打电话,他说他表姐要来挑选地砖,叫我帮忙介绍。那天,他表姐真的来了,可余清平没来,他表姐说,余清平接了新工程,在忙。

我以为我跟余清平真的是普通朋友,因为我们没有在私人时间上有过联系。偶尔看看他的微信,却从没想过要跟他聊点什么。

这个城市很不友善,那天我下班走路回家,遇上了飞车党,不但把我的包抢走了,我还摔了个跟头,膝盖的鲜血慢慢地冒了出来。路人很冷漠,没人来扶我,更没人去帮我报警,我忍着眼泪从地上慢慢爬起来。

“哎哟,你忍一下,我马上送你去医院。”声音很熟悉,我抬头看去是余清平。我忽然再也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抱着他大哭起来。他怔了一下,一把把我抱起往医院的方向跑去。我感觉他的臂弯很有力,甚至很温暖,让我觉得膝盖没那么痛了。到了医院,医生很快帮我包扎伤口,警察也来帮我录了口供,而余清平一直陪在我身边。那一刻我觉得很温暖。
忘记加糖的咖啡特甜

周末,我妈担心我一个女孩子的安全,三番五次催我去相亲,说有了男朋友她才放心我,虽然我很不情愿,但我最后选择从了她。我按照老妈给的地址,去了那间咖啡厅,开始我人生中的第一次相亲。路上堵车,我差点就迟到了。我随着服务员快步走去订好的台号,在我坐下的那一刻我惊呆了。跟我相亲的不是别人,正是余清平。他穿着一身正装,真的是帅到没朋友。相亲的前一天,我还发微信给余清平,说:“明天相亲我一定会大捣乱,让那人夹着尾巴走人,哈哈。”其实余清平的表情也不比我平静,很显然他也在惊讶。突然他站起来,伸出右手。

“你好,我叫余清平,是一名装修工,很高兴认识你。”余清平自我介绍说。

“装修工你好,我是一名推销妹,我叫赵清怡,很高兴认识你。”我用同样方式回应他。

“推销妹,那你还打算大捣乱吗?”余清平得意地问我。“这个得看情况吧。”我猛喝了口咖啡后回应他,忘记加糖的咖啡本是很苦的,可那一刻我觉得特甜。
忘记第几次遇见,才爱上你

一年后,在一个周末的早上,阳光洒进房间,我偎依在余清平怀里,墙上挂着我们的结婚照。“是不是你遇见我就喜欢上我了。”余清平问。“才不是,忘记第几次遇见,才爱上你。”我调皮地说。“其实我也是。”余清平把我的手紧紧扣住说。

有时候缘分这东西不由得你不相信,如果那天我没去那户1306A号房推销,就不会有与余清平的第一次遇见,要不是我去帮1306A号房量尺寸,就不会有第二次遇见……最重要的是如果不是老妈去跳广场舞认识了余清平的阿姨,就不会有那次的相亲。我和余清平的爱并没有轰轰烈烈,而是平淡得很的小爱情。现在余清平已经是一家建筑公司的设计主管了,我也是瓷砖公司的销售主管了。

原来当推销妹遇上装修工,平淡的爱就会在我们身上慢慢滋长。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