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猫猴的预言

陈大官人

A A A

红眼绿鼻子,

四个毛蹄子,

走路啪啪响,

专吃毛孩子。

猫猴子的流传方式是很有趣的:一是,大人用来吓唬哭闹的幼儿;一是小伙伴们晚上出来玩耍,相互用猫猴子吓唬对方。只要说“猫猴子来了!”,小孩子们都心惊胆颤! 猫猴子是什么?长得什么样?谁也说不清。

我一位本家的叔伯,年幼时勤勉好学,常常天不亮就早早到学堂读书,成绩自然是出类拔萃,族中老少都觉的他是个可塑之才,将来定能成大器。邻家教育小孩,都是以他为榜样,也就是传说中别人家的孩子了。

一日,叔伯照例一早到学堂读书,应该是比平时还要早一些。那时学堂一般建在坟地之上,一来坟地大都地域空旷,方便改造;二来童男童女阳气盛,可以压制坟地阴气;三来借列祖列宗保佑,能多出人才。因为是冬天,院中白雪尚未完全融化,前日里小伙伴们堆的雪人还白惨惨的立在远处,叔伯小心绕过园子里的坟茔,反正埋的都是自家先祖,平时也走惯了,内心保持恭敬,倒也不觉得害怕。但今天这段路却走得有些毛骨悚然,总觉得背后有一双眼睛,不怀好意的盯着自己。进屋后,赶紧关门、上锁、开灯、生火、读书。说来毕竟年幼,起得又早,火炉一烧起来,暖烘烘的,叔伯眼皮就开始打架,这似睡非睡之时,猛然觉得背后有人抚摸脊背,所触之处,寒入骨髓。叔伯赶紧回头,背后却空无一物,只觉得是自己睡迷糊了。然而,一打瞌睡,就又觉得有人触背,如此反复三次,叔伯深感恐惧,就想知道究竟是怎么回事。于是假装瞌睡,又来触摸后背时,猛一回头,就看到一张猫脸倒挂在房梁之上,身如猕猴,臂长过身,有三尾,尾尖有钩,钩如蝎子毒刺,眼珠血红,鼻子绿如霉瘢,胡子如钢针,全身褐毛。一只手指着叔伯,一只手握着髑髅。看到叔伯发现他,咧嘴发出“喋喋”笑声,声音刺耳穿脑,嘴巴里长满尖利的牙齿,流出脓黄色口水,呼气如黑雾,臭不可闻。惊恐之下,叔伯用手中书卷掷向怪物,击中了侧脸,被击中的地方,像被火炭灼烧,冒出黑烟,留下黑色脓水。怪物巨吼一声,声音像刀片磨镜面(不知道什么声音的宝宝们可以去试一下),尖锐无比,随即纵身跃起,穿墙而出。叔伯惊悸之下,晕倒在地。

后来的小伙伴把他送回家里,猛灌了一碗姜汤才醒,醒了就大喊怪物,然后又开始神志不清,高烧不退。家里人晓得是出门早,碰到了脏东西,急忙便请了村里的先生(巫婆)来瞧。先生看后,说是受到惊吓失了魂。让家人喊魂。所谓喊魂,先将孩子抱到床跟前,点燃一支香,插在床头跟前,祈求祖宗、家仙和过路神仙的保佑。喊魂的人到小孩惊悸失魂之处。一人持呼孩童之名,一人叫“回来吧!”一呼一喊,行至彼处。持衣履者张开衣履,’象征性地一张一闭,然后挟于腋下,高呼孩童之名,另一人则答以“回来了!”表示魂魄已被系住。一路上复呼应一遍,则认为灵魂已经复体。喊魂的人必须是已成婚的女子,既不会阳气盛吓到魂体,也不会被其他邪物所崇。其母爱子心切,约弟媳两人前往喊魂。时间选在黄昏,因为黄昏是阴阳交合之际,不会伤到孩子的魂魄。妯娌俩一前一后走进学堂园子,只觉得阴风阵阵,坟头枯草随寒风塑塑摇摆,内心很是惶恐,其母想到孩子每天都这么来学堂读书,更是心如刀割,泪水簌簌而下。两人走到教师,其母高喊:孩儿,孩儿。其婶娘随喊:快回来,快回来。边喊边退,快到家门时,突然床头燃香断为两截。其婶娘扑地不起,口吐白沫,先生脸色骤变,急忙灌生姜水把人弄醒,人醒后眼珠红若滴血,怒视众人,说到:

“我就是老猫猴,和你们祖先比邻而居,略有交情。你家这个孩子无富贵之命,却要走富贵之路,恐怕将来会生祸端,祸及家人,我与这孩子有缘,想要提醒他不必太过痴迷读书,富贵自有命数。这熊孩子竟然用圣人书卷伤我真身,毁我半边面容。赔我医药费什么的是必然的。这孩子也必须用来祭祀我,不然全村休想安宁。”声音阴森尖锐,听到的人无不两股战战,起一身鸡皮疙瘩。

有好事之人取来学堂中书卷,用以击打其婶娘,想要赶走老猫猴,其婶娘怒目而向,说道:“我已依附人身,不再惧怕这些东西了,你们快快焚烧金银纸钱,以这小孩为贡品祭祀我,我立刻就离开。”

先生看到这怪物阴狠,急忙让众人把被附身的婶娘移到先祖祠堂去。她并不反抗,反而说道:“正好,正好,我正要去找这些老东西说道说道。”

不一会,到了祠堂,先生焚香祷告,唤历代祖先求助。老猫猴附身之人态度倨傲,不以为然。忽然,其人以老者的声音喝道:“老猫猴,我们多年为邻,秋毫无犯,为何困我子孙。”还是那人,又换成老猫猴子声音说道:“你子孙没有富贵命,却想走富贵路,我帮你阻止他,防止将来形成祸端,祸及家人。这小子竟然以圣贤书伤我,所以略施小惩。”又换成老妇声音说:“我家子孙,勤以立身,俭以立业。富贵但靠子孙自己争取,哪来的命格之说。你赶紧离开,不要让我们这些老人再动拳脚。”附身之人时而嘶嘶而鸣,时而大声呵斥。如此再三,昏扑在地。不一会,附身之人醒,家中小儿亦醒。醒后具言附身之后所发生之事。

说是被带到祠堂后,恍惚间看见历代祖先环做上席,各时代的人都有,有一个白发老者首座,身边站一个虬髯大汉,应该是个武将。面向他们站着的,是一只猫面猴身怪物,躬身人立,身后有两尾,一尾卷着丢魂的叔伯,一尾卷一髑髅把玩。两边口舌争论的内容,正如众人所听到的。随后,老猫猴争吵不过,扑向中间老者,虬髯汉子挺身与之搏斗,断其一尾,夺回了叔伯的魂破。老猫猴夺门而出,恶毒诅咒众人。

随后又说,老者嘱托她带话给众人,说是:这怪物就是老猫猴,是婴孩冤魂所化,修行已过百年,多年来无秋毫之犯,只是忌惮历代祖先英魂。现在修炼出两条尾巴就开始为患人间,过不了多久,等长出三尾,就再难制服他了,必须尽快铲除。要铲除他,先找到十名精壮男子,在日中之时,找到祖坟西角的槐树,槐树旁边有一石碑,石碑下有一洞穴,老猫猴化身就藏在里面。找到后,要在烈日下用桃木焚烧,烧成飞灰,方可将其一举铲除。焚烧后的灰烬不要掩埋,在日光下暴晒三月,不然会引发瘟疫。

次日,族中男子依其所言,果然找到老猫猴藏身之处,挖掘后,竟然是一个不足月的婴儿,吮着手指,看着众人,发出嘤嘤的声音。人群中有不忍心焚烧的,族中长者说,妖魔最擅长幻化骗人,这不过是他幻化出来博取同情的。说完,婴儿嚎啕大哭,众人置之不理,用桃木焚烧,黑烟滚滚,臭气弥漫全村,火中时而有婴儿啼哭,时而又有夜猫嚎叫。焚烧后灰烬都腥臭难闻,在烈日下暴晒数月才消散。

至于那叔伯,此后虽然仍是勤勉好学,然而读书终无所成,泯然众人矣。老猫猴所说的天命虽不可信,但迷信命运是人之本性,叔伯大概是受了老猫猴所言的影响,潜意识了放弃了求学之路吧。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