奶奶用石碾碾死孙女只为抱上孙子

石碾,一种用石头和木材等制作的使谷物等破碎或去皮用的工具。由碾台(亦叫碾盘)、碾砣(亦叫碾磙子)、碾框、碾管前、碾棍(或碾棍孔)等组成。是我国历史悠久的传统农业生产工具,能以人力,畜力,水力使石质碾盘做圆周运动依靠碾盘的重力对收获的颗粒状粮食进行破碎去壳等初步加工。对早期农村来说,是和水井同等重要的基础设施,逢年过年享受村民祭祀。有的地方说,石碾可通阴阳,白天阳世人正着转,晚上阴间鬼反着使。。。

这个故事和石碾有关。

奶奶刚嫁到过来不久,太爷爷带着爷爷参军打仗去了,家里就剩下她和10岁的姑婆,还有一个小脚的婆婆。那会儿有一项重要的家务,就是磨面面,高粱啊、玉米啊、地瓜干啊之类的粮食,磨成粉末,用来做窝头、煎饼之类的主食,磨面面的主要工具就是石碾。村里当时有100来户人家,共用三台石碾,另外有一台因为在寨墙边上,位置有点偏,很少有人去用。奶奶隔个三五天带姑婆去磨个半袋面面,日子也就这么一天天过来了。

这天,奶奶和姑婆干完农活回到家,天已经蒙蒙黑了,正准备做饭,却见家里玉米面面已经吃完了,这几日忙着农活把这事给忘了,只能咬咬牙扛起半袋玉米,带着姑婆去磨面面。可这赶上农忙的时候,大家都凑到晚上出来磨面面,三台石碾人排的满满的,等到他姑嫂俩的时候估计天都亮了,奶奶又是那种决定干的事情干不成绝不死心的人,直接带着姑婆去了另一台石碾。这时候,天已经完全黑了,姑嫂俩打着煤油灯赶紧转石碾,乌七八黑的,只听见碾子“吱呀吱呀”转着,“咔吧咔吧”把玉米碾碎,半点人气都没有,后脊梁骨都是凉飕飕的,就想着赶紧磨完面回家。心里正发憷呢,听到一个女人隔老远喊:“谁家媳妇啊,这晚上用我家碾子,二妮子,先回家去吧,一会儿再过来。”奶奶听到有人声,以为是和她一样等不及那三台石碾到这来呢。赶紧喊道:我们一会就好。大概一盏茶的功夫,奶奶和姑婆磨完面面,把碾台清理干净,喊了一声:“我们用完了,您出来碾吧。”喊完没见有人应,就又喊了两嗓子,依然没人应。想着可能等不及回家睡了。就拉着姑婆往家走,刚走两步,听到碾子“吱呀吱呀”转起来,心想着人家肯定是生气了,就准备回头跟人家解释解释。一回头,就傻眼了。那碾子,没有人推。。两人想赶紧掉头跑,身体却不停使唤,就这么怔怔的站着看石碾在白惨惨的碾台是一圈一圈转。。。。碾台开始出现一些黑乎乎指头大小的碎渣,被碾的“咔啪咔啪”响,流出黑乎乎的脓水,碎渣磨成粉末后,一点一点变少,就像有人在清理磨盘一样,东西碾完,碾子停了下来。就在两人暗自松一口气的时候,又有一个婴儿,坐在了碾盘上,咿咿呀呀自个儿玩得开心,而碾子又转了起来,奶奶想冲过去把婴儿抱开,脚却怎么也动不了,想要大声喊人帮忙,可怎么喊都喊不出声音,眼睁睁看着碾子离婴儿越来越近,把婴儿撞倒在碾盘上,慢慢的从婴儿身上碾过,脚,腿,身子,血水慢慢蔓延整个碾盘,碾到脑袋的时候,婴儿突然转向两人,微微一笑….碾子越转越快,碾过婴儿的脑袋,一遍一遍碾过婴儿的皮肉,骨头被压碎,发出咔咔咔的声音,皮肉被碾成血泥,脑浆沾满碾台….

等两个人醒过来的时候,已经到了第二天晌午了。太奶奶见两人出去半天没回来,想着可能是人太多,就去邻居家借了两斤面面,做了窝头,出去喊姑嫂俩人回家吃饭,找到三个石碾都不见人。这已经是大半夜的,就叫上族里几个男人去村口石碾找人。结果看着姑嫂两人傻呵呵笑着,把石碾底下的泥土拿到碾台上碾,嘴里模糊不清的念叨着什么。太奶奶赶紧喊了一声姑婆名字,两人一愣神,就昏倒在地上….

那台石碾没有人用,并不是因为位置偏僻。那晚奶奶和姑婆看到的都是真实发生过的。

村子里原本有一小户人家,就住在石碾旁边,因为是外姓,和其他人家来往并不多。他家媳妇嫁进门将近七八年,没有生养,好不容易生个儿子,结果晚上带着儿子碾粮食的时候,把儿子放碾台上碾死了。有人说是因为媳妇在家受了婆婆的气,气不过,就把儿子给碾了。也有人说是那家人家是白莲教的,把婴儿碾了祭祀邪神。。后来那女人发疯吊死在了碾台旁的老树上,家里人也因病因灾的陆续死光,绝户了。而村民一般也不愿提起这事,那石碾也就没人去用了。

只有一个儿子?可奶奶记得那女的喊过二妮儿,应该还有两个女儿的。但那晚的事情实在太过恐怖,奶奶不愿再去回想。

本以为事情就这么过去了,可谁想到,当天晚上,奶奶病倒了,高烧不退,吃了药也不见好,迷迷糊糊看到四个小孩在床头跑来跑去,一个女人不停的呢喃“我有四个孩子,我有四个孩子”。

恍恍惚惚中,就觉得自己飘了起来,眼睛一眨的功夫,到了一个小院子。一个男人在院子里焦急的来回踱步。屋里一个女人撕心裂肺的哭喊。听屋里人语气,应该是在生产。终于,一声婴儿啼哭,似乎所有人都松了口气。屋里走出来个老妇,男人喊了一声娘。可那妇人看起来却不怎么高兴。

“你媳妇生了个女儿。”

“挺好的,女儿挺好,我当爹了。”

“你高兴什么,又生个女儿,赔钱货一个。你要生的是儿子。”

“可是娘,前两个女儿,已经被你给。。。”

“干什么,想报官抓娘吗?娘还不是为了你们两口子,咱们家本来就小门小户,天天受那些大户欺负,再养几个赔钱货,你两口子还活不活了。”

“可是娘,那毕竟是我的骨肉,你的孙女啊。”

“老娘我只有孙子,没有孙女。赶紧去,烧掉,烧不掉的晚上让你媳妇拿石碾上碾碎了,埋碾台下面。上次那个野道士说是,生了女儿把她戳骨扬灰,镇到碾台下面,女儿就不敢投胎,能生男孩。老娘再信他最后一次。”

天呐,这娘俩疯了吗?为了生儿子,居然把刚出生的女婴烈火焚身,再用石碾磨成粉末,最后还镇在碾台下面。这时,那个男子已经抱着孩子走向柴房。奶奶想上前阻止,却被旁边一个女子拉住。虽然什么都没说,奶奶却一下子明白这就是那个女婴的母亲。不知是因为同情,还是惊恐过度,奶奶忘记了害怕。女鬼拉着奶奶走了两步,又进入另一个场景。女人虚弱的躺在床上,止不住的留着泪水,她婆婆抱着刚出生的婴孩在门口炫耀,男人一脸笑呵呵的陪在旁边。“我儿媳妇给我生了个大胖小子,多精神。”是啊,生了个大胖小子,大胖小子不会被挫骨扬灰。

女鬼又拉奶奶进入另一个场景,女人独自背着儿子在用石碾碾粮食,两个女娃娃踩在碾台上帮她推碾,背上一个男嘤嘤呀呀笑的很开心,一个女娃娃骑在女人背上逗孩玩,想要捏捏男孩脸蛋却怎么也捏不到,气鼓鼓的钻到碾台下面嘤嘤哭个不停。女人磨完了粮食,把背上的男孩放在碾台上,低头去捡掉在地上的粮食粒,碾盘下的女孩突然跑到碾台上,推着碾子碾到了男孩身上…..

下一幕,奶奶看到女人被婆婆和男人毒打,精神恍惚的来到石碾旁边的老树下,挂起一根身子,上吊了。奶奶眼泪像泉水流的不停。尽管知道无能为力,仍然想上前救那女人。这时,女人对着奶奶说:救我们。接着,四周响起婴孩尖锐的哭声,直透脑髓。。

奶奶哭着醒过来,看到爷爷两眼通红的坐在床边。。。想着刚刚看到在一幕幕场景,扑倒爷爷怀里大哭不停,把爷爷这条糙汉子吓得手无足措,一脸惊慌…

奶奶让爷爷带人把那石碾拆掉了,拆下了石材修了一座小桥,也算是功德一件。修完石桥的晚上,奶奶又梦到女人带着她的四个孩子来道谢,当初推碾压死男孩的那个女娃娃紧紧的抱着弟弟,生怕有人会伤害他。。奶奶没有告诉别人那个梦的内容,那个女人和她的孩子,应该再也没人能伤害他们了吧。

故事的另一个主角,我的姑婆,哈哈哈,她吓傻了,只记得那晚被她嫂子硬拉着去碾面面,别的,什么都不记得了。

收藏
完本小说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 只是为了宣传让更多读者欣赏 © 2015 storys.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