买肉的女乞丐

青木镇有一个屠户,叫张少灯,生得满脸横肉,但是心地却很善良。每次卖肉,遇到衣衫褴褛的可怜人,他总会多给他们一些肉。为此,乡亲们都很敬重他,时常挑起大拇指,赞美他的品行!

一个阳光明媚的早晨,蓝蓝天,洁白的云,一切都那么令人振奋。张少灯早早就起了床,穿上屠户的衣服,把猪肉扛到案板上,便吆喝着生意。镇上的人渐渐多起来,买猪肉的人络绎不绝。张少灯精神抖擞,越忙越有劲。

到中午的时候,只剩下一些品质较差的零星猪肉了。张少灯知道,这些零星猪肉不好卖。再说,中午天气闷热,几乎不会有人光顾生意。或许是因为太忙碌的原因,张少灯坐在椅子上,迷迷糊糊睡去。

张少灯做了一个梦,梦里:他正在屋里剁猪肉,忽然听到有人呼喊自己的名字,便起身开门。打开门,发现一望无际的血海波浪中,只有一条用猪肉铺成的路通向远方。他十分惊恐,急忙往回退去,但屋子和村庄都被腥臭的血水淹没了。回头再看那条猪肉铺成的路,依旧漂浮在血海里。于是,张少灯跳上那条猪肉路,没有方向,没有目的,只顾往前冲。他希望能跑出那片血海,找到海岸。也不知奔跑了多长时间,一把亮晃晃的关刀挡住了去路。他急忙刹住脚步,不料那把关刀猛向自己的脑袋劈来……

张少灯一惊,从梦中醒来,他抹了抹汗珠,自言自语:“好凶险的梦!”

忽然,一张脏兮兮的钱递到张少灯的面前。张少灯抬头一看,只见一个衣衫褴褛,脏兮兮的女子,一手提着一个破篮子,一手举着那张脏兮兮的钱。

张少灯看了看女子,接过钱,放进腰包里,问道:“要买多少肉?”

女子不回答,只是呆呆的看着张少灯。张少灯又问:“你的钱,要全部买肉吗?”

女子依旧不回答,只是目光呆滞的看着张少灯。张少灯以为是个哑巴,也就没多问。割了一坨肉,放在秤盘里一称,道:“多了半斤,就当送给你吧!”说着,扯下一个袋子,把猪肉装进去,递给那个脏兮兮的女人。

女人接过猪肉,放进一个破篮子里,步履僵硬,慢慢走了。张少灯看着渐渐走去的背景,道:“好奇怪的女子,像僵尸一样!”

晚上,张少灯卖完猪肉,兴高采烈回到家里。他的老婆问他:“卖了多少钱?”

张少灯说道:“还没数呢!”说着把腰包里的钱全都掏出来,放在簸箕里。

两口子面带微笑,认真的数起钱来。五块、十块、五十块……

“哎呀!”张少灯的妻子忽然尖叫了起来。

张少灯问:“怎么啦?”

妻子面带恐惧之色,道:“你看,这是一张冥币!”

“怎么可能?”张少灯不相信自己的耳朵,接过妻子手里的钱,“真的是冥币!怎会有这等怪事?!”

妻子说道:“也太缺心眼了,竟然拿冥币来买猪肉!明天卖猪肉,你可得留心点!”

张少灯说道:“实在想吃猪肉,送你两斤都行!何必用冥币来买猪肉呢!”

“真是晦气!”妻子说着,把那张冥币丢进火炉里,烧了。

第二天,张少灯卖猪肉的时候,那是相当的小心。中午,昨天那个提着破篮子,穿着破衣服的脏女人再次光顾猪肉摊,她同样递出一张脏兮兮的钱。张少灯看了看钱,没什么问题,便装进腰包里。

女子把猪肉装进破篮子里,步履僵硬,慢慢走了。晚上,回到家里,两口子一数钱,又发现一张冥币。张少灯和妻子都感到很震惊,因为这样的事情也太邪门了。

妻子有些担忧,对张少灯说:“咱们一定撞上了不干净的东西,今后,你可得小心些!”

张少灯倒不在乎,道:“我宰了几十年的猪,什么鬼也不怕!”

妻子说道:“万事都要小心!”

张少灯说道:“管他妈的是什么鬼,既然让我遇到了,我就要把它揪出来!”

张少灯一夜没合眼,翻来覆去回想着每一个买猪肉的人,最后,他把一切的重心落到了那个脏兮兮的女人的身上。他觉得那个女人有问题。于是,他心里有了打算。

第二天,妻子劝张少灯暂歇几天再去卖猪肉,但是他却说:“咱们越是害怕,那些不干净的东西就越难缠!”

张少灯依旧像往常一样去卖猪肉。同样,那个脏兮兮的女人又再次出现。这一次,他不但把女人的钱看了又看,还把那张脏兮兮的钱单独放在一边。晚上回到家,当两口子把那张脏兮兮的钱拿出来时,发现那是一张冥币。妻子很害怕,道:“咱们不去卖猪肉了!”

张少灯很生气的说道:“猪肉要卖,还要好好的卖!等明天,看我如何收拾那个女鬼!”

张少灯把祖传的杀猪短刀找来,放在枕边,准备第二天带着去卖猪肉。次日,张少灯继续卖猪肉。那个脏兮兮的女人来了,依旧递出一张脏兮兮的钱。等女人提着猪肉走了,张少灯便怀揣杀猪短刀,跟踪而去。

那个衣衫褴褛的女人提着猪肉,走出小镇,朝一片山林走去。张少灯手提杀猪刀,远远的跟在后面。脏兮兮的女人来到一面崖壁下,像上树的猫一样,爬向崖壁洞(洞不深)里的一口棺材。终于爬了上去,女子打开棺材,钻进去,又把棺材盖合上。

张少灯手提杀猪刀,看得目瞪口呆,也不敢轻易上去,他返回家。他知道,那是一家僰人的棺材。僰人死后,棺材不下葬,都是放在崖壁的洞穴里。张少灯还知道,那个棺材里的女人刚死没多久,是因为难产而死的。

张少灯聚集了一伙年轻朋友,扛着楼梯,拿着各种镇邪的灵物,前去探究竟。一伙人上了崖壁洞,撬开棺材,只见一个小孩子,全身光光,正伏在女子的身上,吸着早已死去的妈妈的奶汁。而所谓的“妈妈”口里正含着一口鲜嫩的猪肉。

孩子看到他们,竟然“格格”笑了。一伙人把孩子抱出来,又在棺材上浇了些油,放火烧了那女尸。

一伙人抱着孩子,找到了孩子的爹,向他说明了事情的经过。原本,孩子的爹不信,但是经过一番亲子鉴定,孩子的确是自己的!

收藏
完本小说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 只是为了宣传让更多读者欣赏 © 2015 storys.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