梅花五溪

夏小西

A A A

初见她的时候,是一个漫天飞雪的寒冬,披了一袭红褐色的披风,就站在一片白茫茫中,如一支秀梅傲立寒霜中,凄美而独立。

他看呆了,忘记了寒冷,也随着她静静地站着,几乎忘记了呼吸。

她回头,绝美的容颜透着一丝朦胧,似乎是看了他一眼,嫣然一笑,那一刻,他觉得,他的心已经完全托付她的手中了。

“喂,发什么愣,别以为大冷天就不用护理老爷花园里的花儿了。”一把不适宜的声音贸贸然地插了进来,狠狠地推了他一把,“看什么看,大冷天的盯着这些雪有饭吃吗?”

六叔恶声恶气地咒骂了一句,见这刚来的小伙子还是傻乎乎的站着,更气了,一脚将他踹回了院子里。

回头的时候,已不见她的倩影,他心中失落,又无奈。

他是近些天才来的花匠,专职就是打理老爷后花园里的一花一草。

说起老爷的花园里的奇花异草,那可真是多得数也数不清,春回大地的时候,百花争艳,千姿百态,美不胜收。

不过这些柔弱的花儿在寒冷的冬天,就显得是那么的不堪一击了。

他来了不过三天,就已经有五个品种的花冻死了,气得六叔直吹胡子瞪眼,他在心中默念:我没来之前它们死得更多,好吗?

“如果今儿再有花儿冻死,你也不用干了,赶紧哪来哪去,省得我看着碍眼!”六叔见他还是一副还不在乎的模样,更来气,终于甩下这么一句话,死哼哼的离开了。

结果,他还是没能保住经受不了寒风大雪的花儿,在六叔暴跳如雷的呵斥声中,他撇着嘴回房收拾东西了。

入夜。

这是他在这里的最后一个夜晚了。

他搂紧了棉衣,开门走了出去。

满园弥漫着一股浓浓的死气,寂寥冷落,草木凋零,唯有墙角一支不起眼的红梅,任由东南西北风疯狂地摧残,依旧安之若素地静静绽放,零落成泥碾作尘,只有香如故 。

哼,这样的花,开来做甚?

毁了罢。

他的眼中闪过一丝怨毒,抬起手,冷风呼啸,冻得他的手缩了缩。

“你也喜欢这梅花吗?”一把清幽的声音淡淡地从他背后传来。

北国有佳人,绝世而独立。

他的大脑只剩下这么一句话。

是之前遇见的那女子。

“我……我……是……是啊……”他见到她,瞬间失去了语言的组织能力,只能呐呐的结结巴巴。

“噗嗤——”

那美得不似凡间的仙子掩嘴一笑,“你真有趣。”

他忘了她是何时离开的,整个晚上,他都处于神魂颠倒的状态,恍然若失。

第二天,来了一个应聘花匠的小伙子,叫五溪,眉清目秀,一张红扑扑的脸蛋充满着喜感,分外讨人喜欢。

他一来,就救活了奄奄一息的百合,惹得六叔惊叹连连,他刚好背着行李要离开,五溪拦住了他,跟六叔说要他帮他打个手下。

满心欢喜的六叔自然也不在乎府上多养个闲杂人,便答应了。

六叔一离开,五溪便露出了真面目。

他嚣张跋扈地道:“从今天开始,你就要无条件地听从我的话。”

刚对五溪产生一丁点的好感立即灰飞烟灭。

他冷下了脸,不好发作,只能赔笑着不停点头应是,只为了夜半,再遇到那位佳人。

之后,五溪对他真的是毫不客气地使用了。

挑水、施肥、松土、护理……什么都是他做,而五溪,只是翘起二郎腿懒洋洋的躺在暖和的阳光下睡午觉,只有六叔来的时候才会变得格外勤奋,嘴巴还特别甜,里面逗得六叔咯咯大笑,府中上上下下的人都很喜欢他。

只有他知道,这一切,花园之所以变得有声有色,所有的汗水都来源与他。

但是,五溪的真材实料,是有目共睹的,他来了之后,花园内再也没有花毁过。

而只有他的时候,只能用一团糟来形容。

而五溪,在他疲惫不堪的时候,还不忘捉弄于他,让他跑上跑下,真是可恶之极。

只有夜深人静每逢那个女子到来的时候,他狂躁的心才能平静下来,对五溪的怨气却日积月累。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