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中所感知的恐怖世界系列之趋光性

飞蛾,昆虫纲动物,多在夜间活动,喜欢在光亮处聚集,因此民谚有飞蛾扑火烧自身的说法。

实际上大部分的昆虫都有趋光性,但是作为代表的,表现的极为突出的,大多数人提到什么虫子喜欢光,喜欢在晚上不停的撞灯泡,闪动着翅膀,发出令人讨厌的噗啦噗啦的声音,首当其冲自然就是这飞蛾了。

说真的,我同样不喜欢飞蛾。

夏天正是炎热的季节,所以要开着纱窗,有些厉害的蛾子就直接从你那纱窗的缝隙中钻进来,然后在屋子里横冲直撞,惹人心烦。

而我却偏偏是个作家,靠笔杆子吃饭,很多时候突如其来的灵感就被这小小的飞蛾给打断了。

我对它恨之入骨。

我没有那么多文人节气,按照我自己的说法,写出来的是财,写不出来是灾,你这小蛾子不就是来断我财路的东西?

万物皆有灵这句话我是信的,什么东西没有不知道,但是唯独这东西不可能有,有的话,那它就是故意来打扰我的,那我就要见一个拍死一个…

——

“噗啦噗啦…….”

“噗啦噗啦…….”

舞动着的飞蛾打断了我的思绪。

说曹操,他就来了,我这嘴,嘿,灵得很。

双手放下笔,转身望去,果然,一束黑色的影子在我这空荡的房间里不断的扑腾着, 明明今天下午刚把纱窗的洞补上,这时候儿居然又飞进来一只。

先不管蛾子,解决根源问题最重要,我走到窗边,果然,刚补好的洞的位置,一层胶带被撞开了。

不清楚究竟是误打误撞还是有意为之——我觉得应该是前者,如果飞蛾聪明到后者的程度,那现在屋子里估计就不止一只了。

找到了胶带,又补了一层,这次将洞死死的补牢,如果再坏的话,只能换个纱窗了。

随后,我拿起了放在桌旁的电蚊拍,这种事情我早有预备,现在一想,电蚊拍也是个不错的发明,既能锻炼身体,又能为民除害,实在是太棒了。

家里也没有其他人,我学着林丹,一记帅气的扣杀,夺走了这飞蛾的生命。

拍子扣下的一瞬间,我确实的感受到了“有什么东西被我拍到了”的感觉,而这种感觉被我定义为快感。

随便找了张纸,将落在地上不断抽搐着的蛾子捏了起来,然后丢在了电蚊拍上。

一瞬间,飞蛾和电蚊拍接触的位置爆出了火星,随着飞蛾的抖动停止,一股焦糊味从这拍子上,顺着空气蔓延,最终钻进了我的鼻子里。

“真是…太棒了!”

我陶醉的说道,这种充实的击拍感,这种让人心动的快乐,正是电蚊拍的魅力所在啊。

不过这个蛾子烧糊的味道闻久了还是会恶心,所以还是丢了吧……

我走到窗边,打开纱窗,顺着窗户将拍子上蛾子的尸体颠了出去,然而,在打开的窗户的那一瞬,仿佛又有什么东西飞进来了。

我手一抖,吓了一跳,那东西几乎是贴着我的脸擦过去的,大小差不多有手心那么大,噗啦噗啦的飞着。

“又是蛾子?”

伸手一拉关上了纱窗,回头一看,果然,又是一只硕大无比的蛾子,这次的真的大的有点吓人,简直就像是打了成长激素一样,没飞,一进来就安静的趴在我的稿纸上方,仿佛是在看着我刚刚写了一半的稿子一般,花纹也不能说漂亮,但是怎么看都觉得灰黄相间的纹路颜色还是让人不舒服。

甚至让人觉得恶心。

“什、什么鬼….”

我怒气冲冲的再次拿起了电蚊拍,三下五除二的制服了那只蛾子,并将其颠到了拍子上。

这蛾子的腹部受伤了,流出了不明的粘稠液体,看上去就像是脓一样,依然让人恶心。

应该是我刚才拍伤的没错了,新鲜着呢。

我决定稳妥一点,不开窗户了,还是去门口把它丢掉。

由于住在比较偏僻的乡下,我目前居住的这栋房子也是平房,从卧室通向正门的道也只需要个十几秒。

于是,十几秒后,我成功的来到了门口,将门打开后,一颠拍子,又将这只蛾子甩了出去——的瞬间——从门口开合的缝隙中又飞进来了什么东西。

我想也没想直接“砰”的一声再次将门关上了。

我出色的动态视力帮了很大忙,这次是三只。

第一只飞到了卫生间,我上完厕所忘记关灯了,于是它就在那里旋转跳跃,直到被我拍死并且丢进垃圾桶。

第二只依然是在我的卧室,令人诧异的是,它再次飞到了我的稿子附近,仿佛是在和上一只做着相同的事情。

在读我的稿子?

就连我走过去也没能察觉到的它,被我一拍抽上了墙。

令人恶心反胃的灰色液体在墙面上刻下了深深的痕迹。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