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月十四之尸变

七月十四鬼节那晚,发生了一件严重的车祸。

一位姓余的孕妇被大货车撞死,结果一尸两命,闹出很多灵异事件,无奈之下这家人请来一位道长来化解,因为孕妇横死,道长给孕妇准备了一口大红棺材,在做了一些法事,这件事才算完结。

然而,十几天后,一位江湖人士手拿罗盘和小徒弟来到此地,冷笑一声道:“哈哈,这处葬地风水上叫做猛虎下山,若不动坟地,主家一定大富大贵,若动了此坟地……嘿嘿……”

小徒弟一听,眉头一皱道:“师傅,我听说十几天前,余家死了一个孕妇,就被葬在这处地方,难道你是想取出孕妇肚内的婴儿,可是……那也……”

江湖人士忽地一回头,双目闪烁着阴光,小徒弟咯噔一声,闭了嘴,而江湖人士哼哼一声道:“你是想说,师傅太缺德了,是吧,呵呵,徒儿我可告诉你,现在这个社会现实的很,若你没点本事,谁都瞧不起你,你又不知道我们是干什么的,好了,不要在说了,给我挖坟~”

原来这位所谓的江湖人士,是一位邪道士,专门炼制蛊毒,给人下降头术,或者给人养小鬼,而这次一位富翁花了大价钱,想要养一只小鬼,并且嘱咐一定要法力高的,厉害的。

当然了,小鬼要法力高超的,这就要横死,冤死的小鬼了,而邪道士早就打听到,双南村村口撞死了一个孕妇,邪道士借着罗盘,一路找到这里。

可是小徒弟胆小,不敢去动棺材,于是邪道士把小道士一顿臭骂,道:“你呀,就是心地太善良,成不了大事,这个社会,心地善良只会吃亏……”

邪道士一番教训后,自己开始挖坟,没有多久,一口血红的棺材暴露在两人眼前,只见棺材鲜艳如血,上面还用墨斗弹了棺材,可是尽管如此,小徒弟看着这口鲜艳夺目的棺材,还是觉得邪的渗人,喃喃开口道:“师傅……还是算了吧,这天还没黑,我就感到一股子煞气不断往外串,好邪门的~”

邪道士鄙视看了小徒弟一眼,捻着胡须道:“没用的东西,你懂什么,这东西越邪越好,到时候我们炼制小鬼才会更有威力。”

接下来,邪道士把棺材上的七尺长的棺材钉给拔了下来,却发现棺材钉刚一拔下来,棺材钉上却还在滴血,两人低头一看,原来血是从棺中渗出来的。

“师傅……师傅……”

小徒弟脸色发白,吓得腿软,而邪道士走了过来,拿出一张护身灵符给小徒弟,道:“瞧你怕成这样,这是护身灵符,你放在身上。”

邪道士说罢就准备开棺。不过小徒弟说什么也不敢上前了,只是在一边干看着。

不一会儿,棺材被打开了,棺中的女尸穿着一身血红的衣裳躺在棺中,双眼爆瞪,满眼的血丝,一张嘴也大大的张开着,露出发黄的牙齿,而女尸的肚子也高高的隆起,邪道士看到这里,一记冷笑,道:“太好了。”

哪知话音刚落,忽来一阵邪风,把周围的野草吹得哗哗作响,棺中女尸嗖的一声弹坐起来,邪道士冷哼一声,一记黑驴蹄子塞入女尸口中,冷笑一声道:“跟本道爷斗,你还嫩了点,我可是茅山陈济南的关门弟子。”

刚才女尸起身那一刻,可把小徒弟吓得一屁股坐在地上,滚热的尿液簌簌直响,而邪道士闻到一阵尿骚味,一副恨铁不成钢的摸样,道:“靠,老子怎么就收了你这样的徒弟,若你有师傅的一成本事或者胆魄,我也心满意足了,唉!”

邪道士说罢摇了摇头,二话不说,直接拿出一把匕首,一刀直接插入女尸的肚中,只听噗的一声,肚中腐烂的尸液溅了出来,伴随着蛆虫好像炸开了花,像烟花一样,高高喷在空中,在慢慢落下来。

“啊啊啊啊……”

当尸体被邪道士这么一插,有了破口,气体迅速膨胀,就好像爆炸一样,邪道士直接被喷了一脸,而空中落下来的蛆虫和尸虫也溅了小徒弟满身,而且一股难闻的气味一下子弥漫出来,那感觉就跟下水道的味道,甚至比那个味道还要浓郁十倍,吓得小徒弟呜咽的哭了起来。

“哭哭哭……你哭个毛啊……”

邪道士被喷了一脸尸液,也觉得晦气的很,当即用衣袖擦干,不过那股味道更浓了,简直不能忍受,不过最让他没有想到的是,这具女尸煞气这么大,本该说不应该腐烂的这么快,可是哪知女尸脸上五官完整,可是肚中的婴儿连同肠子一并腐烂,让邪道士扑了个空,一声骂骂咧咧道:“靠,太他娘的晦气了,婴尸竟然给腐烂了,连个渣渣都没剩下,尽是一滩臭水。”

“师傅,那要怎么办?”

“还能怎么办,今天倒霉到家了,直接走呗~”

邪道士一气之下带着小徒弟就直接走人,可是两人走着走着,邪道士心里还是不服气,于是忽然停住了脚步,道:“徒弟,师傅空手而回,一定会让人笑话的,我看这样,那具女尸也是凶煞之体,我们把女尸给搬回去,炼制一下,还能卖个好价钱。”

酉时的天空晚霞映照的整个天空一片血红,竹林深处一股阴冷之气蔓延出来,两人在原路返回,结果回去一看,女尸竟然不见了。

“师傅,怎么会这样~”

这一刻,邪道士的脸色惨白,掐指算了算,大惊道:“这具女尸死于什么时候?”

小徒弟摸了摸脑袋道:“我听人说,好像半个月前。”

“半个月,半个月……卧槽,半个月前刚好就是七月半,民间又称鬼节,女尸竟然死在那一天,看来女尸已经走煞了,徒弟千万要小心啊~”

原来此地的风水名为猛虎下山,动了乃大凶之地,这是邪道士知道的,可是他却忽略了一件事,女尸死在七月半的那天,一身阴气,如今又动了土,女尸势必走煞,而且走煞后,女尸一定会首先杀死挖尸的人。

“师傅……刚才你不是塞了黑驴蹄子在女尸口中吗……怎么……怎么……”

这一刻,邪道眉头一皱,道:“看来是我太粗心了,不行,我马上布阵,不然你我今晚难逃一死。”

邪道士准备布下一个邪门五行阵,以毒攻毒,并且在五行的方位上,分别放上蟾蜍、蜈蚣等五毒,在每一个方位还摆放着一枚旗帜,让小徒弟站在中间,道:“你站在里面,千万不要出来,待会说不准能保你一命。”

“嗷呜……”

一阵恐怖的嚎叫响彻在竹林里,狂风吹动竹叶哗哗而动,几乎快要把这些竹子压弯了腰,小徒弟听到一阵阵恐怖的声音,吓得堵住了耳朵。

女尸发出类似发出野兽一般的嚎叫,一身血染的红衣腾的一身从某个地方飞来,一张脸面目狰狞,嘴里长出一尺长的白毛,凶神恶煞的朝着邪道士直接扑来。

在女尸扑过来那一刻,山风呼啸,不少竹子直接被压趴下来,竹叶更是满天飞,邪道士随手一抓,抓住竹叶,嘴中一个念咒,嗖嗖一声朝着女尸飞来,只见竹叶瞬间化为一道道令箭朝着女尸袭来。

哪知女尸凶悍,那些竹叶化成的令箭,打在女尸身上,竟然刷刷一下全落下来,惊得邪道士一脸惊讶,在看着这天已经黑了下来,四处观望了一下,嘴里骂道:“妈个巴子,今天我真是自寻死路,看来坏事做多了,果然会有报应!”

原来邪道士终于看清这处地形,风水上讲,这里不仅仅是猛虎下山这么简单,而且整片竹林就是一个绝杀风水阵,这个风水阵特别厉害,好比一把双刃剑,好的一面是,这片地可以旺主家,也专门惩治那些恶人,也就是说,如若有人挖坟掘墓,绝杀风水阵就会启动,一旦启动,女尸连同挖坟的人都逃不出这个绝杀风水阵,因为此阵封闭了所有生门,就算是道法高超的道士,也会困死在其中。

为什么余家请来的道士要布下这么厉害的一个风水阵呢,一是因为孕妇在七月半死亡,阴气、煞气、怨气、流年凶气、邪气,五气,称为五黄煞气,五黄煞气这是一个非常厉害的煞,是要死人的,而且道士也害怕孕妇尸变,所以只好布下这么厉害一个阵法,如若有人挖坟,女尸是肯定要尸变的,而尸变后难以镇压,因为这是五黄集结的煞气,刚才说过,叫做五黄煞气,所以无奈之下,道士这才布下这般绝杀之阵,也是无奈之举。

邪道士之所以认清这个阵法,那是因为绝杀风水阵乃师傅陈济南的绝学,一般不传外人,就连邪道士都没传授过,当年只是听说过,而后来邪道士利用所学道法作恶,早已脱离师门,听说师傅又收了一个徒弟,只是没有想到,当年师傅把阵法传给他新徒弟,而自己竟然死在师傅的绝杀阵上。

山风呼啸,女尸越来越凶,邪道士根本压不住女尸的煞气,只见他狂笑一声,一人毅力在风中,回头对小徒弟道:“徒弟,师傅一生作恶多端,今天也算是有此报应,不过徒弟你放心,这坟是我挖的,死的也是我一人,与你没有任何关系,你只需要站在为师布的阵中,便可相安无事……徒儿啊……以后你要好好做人,不要像师傅这样……”

小徒弟一听,觉得不太对劲,师傅好像交代遗言一样,猛地一惊,道:“师傅……你什么意思……”

接下来,绝杀阵开始启动,整个竹林一片火海,火光把整个竹林照亮,火光直冲天际,女尸则发出一声凄厉的惨叫,紧接着身子焚化在无尽的火海中,而邪道士仰头大笑,又好像在哭一样,大声嚎叫道:“师傅……若有来生你莫只教我道术……不教我做人啊……”

这场大火整整烧了三天三夜,女尸和邪道士早已化为灰烬,唯独小徒弟留在阵中相安无事,也从这件事中悟出了一些道理,他眉头紧蹙走了出来,朝着地下磕了三个响头,道:“师傅,你放心,徒弟你一定好好做人。”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