撞鬼之躺棺人

梦魂香

A A A

在西南边陲的苗疆里,上了年纪的人一般都很忌讳过生日。据说:“到了六十花甲之年的人,每过一次生日勾魂鬼差就会核查到此人寿命年限。”你还别不信,总之我们认识世界的真相只是社会发展的一小部分,多数事实真相都是被我们误解了。总之苗族人生活息习太神奇,还是让我来讲讲老辈子们有关生日的神秘习俗吧,那我就从清朝乾隆时期苗疆的“躺棺”讲起。

“生日”原本只是代表人来到世间的开始,是人生命的开始。而对出生日庆贺也没什么无关紧要的,特是现在代年人过生日了几个死党聚在一起搞个派对什么的。而在苗疆以前人是不主张过生日的,因为庆贺的鞭炮会惊动地府的鬼神,这等于你直接告诉鬼差自己阳间寿辰。

话说乾隆年间,苗族先祖们为了躲避战乱和汉族官僚的迫害,其中一只“龙”姓的苗族从江西九江迁徙到了湘黔这一带。在迁徙的人群里为首的是一名老者,年纪在六十左右,头发有些花白,国字脸鹰钩鼻,浓眉大毛,身材魁梧虽然年龄大了,可显得特别精神。他叫龙国华,也就是我的先祖。年少时游历四方不光精通些拳脚功夫,而更精通些法术异事。

从江西九江一路上风餐露宿,不光要躲避汉族恶霸的追杀,还要面对在慌山野岭豺狼虎豹,而更诡异的就要面对孤魂野鬼的纠缠。

这一天,龙国华率领着部族来到武陵山脚。只见这里古树参天,河水清澈见底,而这方圆几公里都是平坦肥沃,延绵的武陵山脉交汇于湘西大苗山,秀美的清江河从这里穿过。那龙国华看了看这里风景秀赞叹不已!醉里说道:“这里风水格局属于二龙护珠,合适长久居住。”

最后大伙商定在这里安家落寨,起名为董云村。可是光阴似箭日月如梭,若干年过后董云村就变成四五十户人家的大寨。而龙国华现在也是耄至之年,双鬓斑白,而村里他辈份最大自然是也太祖自居。常常在中的大榕树下在重孙们嬉戏着,是啊!当时在江西九江他们这只龙氏一族,面对着汉族官僚的残杀几经转转来到湘黔大苗山这一带。

现在这支龙氏部族发展兴旺了,他的子孙决定给他们的老太公庆贺九十九岁大寿。生日那天董云村龙国华的祖屋里,灯笼高挂张灯结彩。董云村男女老少像过年一样,个个脸上溢满喜悦,那孙辈的光屁小孩在屋里穿梭好不热闹。这一天,老寿星龙国华换上新衣服,坐在祖屋里正准备接受满堂子孙的道贺。

“人过六十三,寿到鬼门关。”突然人群中传来这样的话语,大伙而寻声望去只见人群中钻出一童颜鹤发的老道人。只见那人上身穿着太极八卦的道袍,后背着一把斩妖除魔剑,虽然两鬓斑白但目光炯炯有神。这时候他从人群冲出来一抱拳,就对着龙国华说道:“今天是老爷子寿辰,本来素不相识过来讨杯酒喝,理应祝贺老爷子寿比南山不老松,福如东海水常流。”可是,老爷子命换太岁本应谨慎虚盖实岁,可你们却大张旗鼓操办生日,惊动地府的冤魂将引祸上身。”

生日惊动冤鬼引来勾魂“索命,”这消息爆炸性在他儿子重孙们传开,大家都在为老爷子而担心。老太爷的几个儿子急忙问道:“按照师傅这么说,我父亲难逃此劫了。”

整个董云村顿时阴云密布。是啊!虽然老太爷九十多岁了,死亡对他来说那是迟早的事,可要被冤魂拿去死了是孤魂野鬼。这说董云村的龙氏部族,当年要是没有太爷领导恐怕就没有今天人丁兴旺。大儿子龙五正要吩咐帮人撤去寿宴,那老道人摇着头道:“张灯结彩的,寿联已张贴出来,地府游魂早知道了。依我现在看来不但不能撤了寿宴,而且还要热闹闹操办,接下来我会有法子帮助老太爷渡过这关的。”

喜庆的鞭炮这村中炸响了,光屁的小孩在院落争抢着未点燃放的鞭炮。可村中只事的人个个都是愁眉深锁,担心冤鬼们索去了他们敬仰老祖宗。

到了晚上八点,贺寿的宗族乡亲们都回去了。大榕树下对面龙国华家,现在是灯火通明。而堂屋里,老太爷把孙儿聚在一起商议道:“自古生死有命,我一时大意既然忘了今年我命犯“太岁”(命相说的年运冲撞鬼煞)。虽然人之老死,天道循环在正常不过。必定鬼煞冲日我要是今年死了,难保不被冤魂纠缠化为厉鬼祸及子孙。”

龙五等几个兄弟听着老父亲话,顿时感觉后心发凉。他们都清楚自己父亲懂得些命相术,当年父亲年少时游历四方,曾在大苍遇上一高士因机缘得到他的指导。就父亲惊堂些奇门遁甲,当年率领部族冲出汉族恶棍追杀,才来到董云村……

夜晚十点左右,堂屋的灯火晃动空气好像被凝聚了。白天的那个老道还留在董云村国华家,他正掐指算着龙国华的撞煞日子。突然那脸上漏出惊恐的神色说道:“老爷子,只要躲过农历七月十四那极阴之夜,就会没事了。”

那国华的儿子们听到了老道人的这番话,积压在心里的石头总算可以放下了。其中二儿子龙少赶忙起身问道:“我等天资愚笨,还望道师明示。”

“既然冤鬼们会在鬼门关打开时候来索命,我们只有让老爷子“躺棺”了,”那道士对着着众人说道。

“躺棺,”龙五疑惑的问道。龙国华站起跟着儿子们解释:“原来就是茅山术的躺棺假死,用移魂术把人的魂魄驱除人体深藏瓮坛中,骗过鬼差后还魂回来。”不过此术不能用于寿终正寝的人,要不会扰乱天道施法者而后会遭受天谴。”

其实在苗族人心中一直忌讳神鬼,而棺材是用来收殓亡者尸骨的。一个鲜活的人要躺在里面内心多少会有些恐惧和不安。在以前苗族的部落里即使再有天大的仇恨,只要你敢躺进棺材仇家都暂时的放你一马,现在这董云村,大家尊敬的老爷子却要装死躺进棺材来。别说心里还不是滋味。

长话短说,果然到了七月十四鬼节。董云村的大容树下哭声不绝于耳,龙国华家庭院前挂起白幡,堂屋里停放黒漆漆棺木,他的子孙们满堂挂孝。只见大门上贴着一副白纸黑字的对联左边是:“肝肠寸断慈父逝,”

左边是:“泪流东水永不还。”

虽然这一切都是他们精心安排过,但这里依然显得阴深深的。棺木内的国华穿着艳红寿衣,脚上套着黑布公鸡头鞋,那安魂符贴在脸上静静的躺在棺木里。而棺底下“倒头饭”散出热腾腾热气,棺木底下长明灯摇晃显得更加冷冷凄凄的,一切都安排好了就等冤魂的到来。

午夜时而点皎洁的明月挂在天边,几个繁星杂乱点缀着,偶尔几声寒鸦绕着树梢鸣叫。董云村龙国华的家里,那白眉道士正在忙碌着开坛做法,龙五他们正在棺木旁撒些石灰,等待着冤魂过来索命就会在石灰前显现原形,而老道士要在冤魂索命前做法移魂骗过他们,否则龙国华就凶多吉少了。龙五等几个弟兄刚撒好石灰,突然庭院外面公鸡脚“咯咯”像受到了骚扰叫着。此时阴风吹进堂屋,顿时那棺木下的守魂灯摇摆着。老道对着大伙儿说道:冤魂马上就要出现了,你们要看好撒在棺木下的石灰痕迹,要是鬼魂出现就会留下脚印的。

不知道过了多久,柳树上的乌鸦开始惨叫着。在龙五家庭院前,那只大黄狗也好像看见了不干净的东西,绕着龙国华的棺木狂叫着,顿时,堂屋那棺木下的长明灯摇晃。众人感觉到了阴风阵阵汗毛倒竖,那道士脸上漏出惊恐的表情颤巍巍的说道:“亡灵来到了,大家准备好柳树枝。”

果然,那雪白的石灰开始留下一串串小孩大小的脚印,慢慢的靠近了老太爷的棺木。龙少看着这些脚印声音颤抖说道:“你们看这些鬼脚。”

此时,那道士摇动摄魂铃。接着从身上取出些黄灵符点燃抛上空中,嘴里念着咒语:“各路洞府听我法令,”之间那燃烧灵符在棺木上燃烧着,而龙少他们用柳树枝对着那些诡异的脚印猛力抽打着。当那柳树枝狠狠的抽下去,堂屋里的人都听到那鬼魂惨叫声。就这样大伙儿跟着冤魂们缠斗着到了鸡叫停止下来,后来那道士说道:“就再昨晚的子时,他看见那两个女鬼从墙外飘进来。那惨白的脸上露出诡异笑容,他们知道这董云村的姥爷子大寿之日撞上他们两鬼煞。要能趁找地府大门洞开,勾来替身自己就可以投胎了。可是当他逼近董云村就听见大榕树下龙五家的哭泣声,知道龙国华死了。这董云村老太爷生气大好人死了会金童引路,她们冤魂靠不了声。可心里又不甘心再才飞到老太爷的棺木,正准备潜入管内突然被飞来的“灵光”逼得无法近身。接着又被柳藤条抽的无处遁行,再才在鸡鸣时分愤愤离去了。

龙国华终于熬过了冤魂的索命,到了第二天早上那老道士又做法把魂移回来。现在老太爷苏醒过来,从以后苗族人最忌讳大张起鼓的过生日了,特别是过了花甲的老人。都害怕这样的一句俗语:“人过六十三,张灯结彩去鬼关。”意思是说上了六十的人,如果大张起鼓会惊动地府的鬼差,那么勾魂使者就准时来勾魂索命。现在西南苗族乡村老人生日吃上一玩长面条象征长寿,大胆的人也会去“躺棺”据说可以躲过鬼差寿命的调查。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