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泣

木夕之夜

A A A

6月24号,今天和同学约定好去城里网吧一起玩游戏,相对S市的整体经济发展我们县城算是落后的,对于这里的青少年来讲去城里上网就是最好的娱乐方式,而环城的山山水水却淡出了人们的视线。

“喂,老板,这个挂坠多少钱?”陈克蹲在一个杂货地摊前,手中琢磨着一个造型奇特蟠狸挂坠。

老板是个胖子,扇着大蒲扇,嘴角一咧:“一口价,5块钱。”

“得,买个脸熟,5块钱给你。”陈克一手把挂坠装进口袋,又从口袋里摸出折成叠的5块钱递给老板。老板借过钱揉了揉,装进了腰包里面,眼角眯成缝的笑了起来说道:“小兄弟,我说你得到这个挂坠也算是缘分,不过我看你印堂发黑,我就提醒你一下最近小心点。”

“哈哈,老板可以,我该走了,下次来买可得给我便宜啊。”陈克跨上自行车便继续往网吧骑去。

看着陈克的背影,老板摇头苦笑几声:“看来今天该收摊咯!”

………………

“自行车该停哪呢…”陈克一脸无奈的看着网吧楼下已经停满了车子,只得把车子停到对面的理发店前,这破自行车没人会偷吧?陈克没想太多,从小到大根本没有锁车子的习惯。

停完车子,三步并作两步的跑进了二楼的网吧,国际惯例先找同学再开机。

“诶!克,这呢!”一个又高又壮的青年向陈克招手。

“我去,九日啊,没看着呢,其他人来了嘛?”陈克知道赵旭是住在城里的,所以并没有为他早到感到奇怪。“还没来呢,你先来坐下吧”赵旭伸手把临近的机子给按开了。

“好,等下我去前台付钱!”陈克到了前台,收银员是一个穿着很暴漏的中年妇女,陈克交完钱又拿了两瓶汽水回到赵旭开的机子上。

不一会陆陆续续的同学都来了,硬是把一整排都占满。刚开始玩,陈克就觉得脑袋一沉,有点晕。时间在恍惚之中就到了下午,同学们开始道别相继离开,陈克只觉得自己迷迷糊糊的,身边的一切也跟着模糊了起来,同学们只以为陈克还不走是打算在网吧通宵没想太多就走了。傍晚时分十多号人就剩下陈克一个了。

陈克瘫坐在网吧沙发上感觉全身没有力气,意识虽然模糊,但是还是可以清晰的知道到自己现在该去医院!

陈克撑着扶手站起身子,感觉身上背了千斤的沙袋一样沉重“下楼,我该下楼…”陈克提醒自己,慢慢的向楼梯口摸索过去,可是其他人仿佛没看到陈克一般,收银员还在用媚声媚气的语气和来交钱的人交谈着,坐在电脑前的人还在大喊着五杀还有谁之类的。陈克只觉得脑袋里有一个声音在不停地回响,夹杂在周围的喧闹之中。

沙发,陈克看到沙发便一下摊倒在上面,莫名觉得安全舒服….眼前一个黑色长裙的少女,背对着自己。十分模糊,陈克便昏昏沉沉的睡着了。

………………

清晨,阳光明媚,空气中都夹杂着清凉的俏皮,整个城市显的无限生机。

“啊,头晕啊”陈克扶着自己的脑地坐起来,环顾一下四周便懵了:“我这是在哪啊,等等….我昨天头很晕,我要下楼去医院….然后,这里是医院?”紧接着陈克看到整个房间的装饰,明显就是宾馆嘛!自己正躺在中间的沙发上,所以否定了刚才的设想。

“我又为什么会在宾馆呢?”陈克觉得头没刚才那么晕了,站起身子,发现自己躺着的位置,压着一个手机。陈克并非爱财之人,不过为了弄清楚是谁帮了自己以及为什么会在这个地方,同时也是好奇心驱使之下把手机打开,屏幕一闪,一副月夜流萤的背景映入眼帘,屏幕上只有三个字,石婉蓉!除此之外没有任何的可操作图标,真够奇怪的。

陈克拿着手机走出了房门,这才明白过来,自己到了网吧楼上的宾馆。正在下楼,楼下也上来三个彪形大汉穿着西装与陈克擦肩而过,陈克转身忽然觉得这三个人可能是去自己刚离开的那个房间。不过现在最该做的是回家,管那么多干嘛!家里人应该担心了。

陈克骑回自行车,阵阵清风袭来,陈克只觉得一阵凉爽,连头也不晕了。不过想了一下自己昨天晚上的事情,那个老板和自己说过小心点,又按照来的路线回去看能不能再碰到那个人再问些事情。

果然,那个那个人没在路口摆摊,和陈克预想的一样,陈克也不知道为什么会这么想,只是一种感觉。

一切都没变,这个世界还是有序的运行着,每个人都和昨天差不多一样。而陈克唯一改变的,就是多了一个手机,和一个挂坠。

………………

两个月之后,陈克早已把这件事情忘得一干二净。准好行李,要上大学了!

坐在公交车上,陈克无聊的闭着眼睛幻想大学的事情,会是怎样的呢?会不会遇到那个她?想到这里嘿嘿傻笑了几声。

“到站的下车!”乘务员大声的叫喊着,陈克提着行李背着背包走下了车,又转了一个出租车到了火车站。陈克是第一次做火车,同时也是第一次自己去这么远的地方,兴奋中夹杂着紧张,仿佛是一个挑战在等着自己!

交完票以后,陈克拎着行李进了火车找到自己的位置,是卧票。心想,做火车也没自己想的那么麻烦嘛,交完票就可以上。

陈克把行李放在旁边,躺在上下床的下床,闭上眼睛,一阵轻松的感觉传遍全身。

“喂,你能不能帮我把行李提上去?”小玲看着躺在床上的这个人,不知叫什么称呼好于是干脆就用喂了。

随着这个好听的声音,陈克睁开眼,看见一个连衣裙女生站在自己旁边,赶忙爬了起来。“啊,你刚才说什么?”陈克没听清声音的具体内容,具体来说只听清了一个喂,陈克还以为自己的行李碍到别人了。

小铃眉头一皱:“我说,你可不可以帮我把行李箱放到上面”

陈克笑了一下便伸手把行李箱提了起来:“同学你也是去大学报名的吧?”陈克觉得现在坐火车的年轻人应该都是去上学的。

小玲不解的问道:“ 你怎么知道的?”

“嘿嘿,现在这个时间出远门的,不都是去上学的嘛”放完行李,陈克又问道:“你是住在我上铺的嘛?”

小玲又看了一下火车票确认一下:“我是住在你上铺,路上互相关照一下呀。”

“同是天下赶学人,互相关照是应该的,哈哈”陈克爽朗的笑了起来。

“你是哪个学校的?”小玲觉得这个人很好相处,就靠床边坐了下来。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