妖游杂记·灯草缘

千百年前,观音座下的两盏莲灯里的灯芯不顾天庭戒律,私下相爱了。 观音为了惩诫他们,把他们双双贬到凡间饱受情爱轮回之路。

第一世,他们是两个互不相爱却偏偏受父母之命被迫结为连理的夫妻,这一世他们饱受“莫奈何”之苦;第二世,他们是“你爱我时我不爱你,我爱上你时你已经远去”的缘浅爱人,这一世他们受“求不得”之苦;第三世,他们是一对爱的死去活来,生死相依的苦命鸳鸯,最后不幸在家国战乱中双双丧命,受尽“爱别离”之苦;再下一世,观音本来安排他们相知相爱,终于携手余生,可谁知……

—楔子

三春天气,阳光明媚,“醉云轩”里人声鼎沸,生意兴隆。一个身穿缃色衣裙,披着绯色披帛,小肚子看起来微微显大的女人在丫鬟的陪同下走进“醉云轩”。

彼时,白金叶正在柜台里一丝不苟地打着算盘,鬓角处的一缕银发在暖光的照耀下显得更加荧烁夺目。正当白金叶入神之时,头顶突然传来一声“请问……”,抬首间,白金叶便看见一个长眉杏眸,俊秀中还带着那么一股英气的女子正站定在自己眼前。

仔细一瞧,这个女子白金叶是认识的——这不正是万年县县尉大人傅良生的夫人“雪千秋”吗?当然,白金叶知道雪千秋并不是因为她嫁给了本县的县尉大人,在雪千秋成为县尉夫人之前,她在整个东市就已经是名气响当当了。

这还得从她和她母亲开的那个豆腐店说起。

有一次,一个街头小混混在雪千秋的豆腐坊里吃白食,结果,雪千秋为了要回那两个铜板愣是追了小混混两条街,最后逮着那人却见那人身无分文,雪千秋一气之下当着邻里众人的面扒光了他的衣服,以儆效尤。从此以后,雪千秋一战成名,再也没人敢欺负她们母女两个了。

其实儿时的雪千秋还是很乖巧的。听老一点的街坊说,雪千秋十岁的时候,她的爹爹跟一个青楼女子私奔了,她爹走后,她娘因为心气郁结整日恶病缠身。雪千秋从此以后性情大变,不仅脾气暴躁,而且蛮横泼辣。好在雪千秋命还不算差,去年三月,举国科举,雪千秋救济了一个外地来的穷书生,没想到穷书生在当今皇上开元帝亲自主持的殿试上一举夺得“状头”,还获封万年县县尉正品官职,这个穷书生就是傅良生。不知道是真情使然还是心存感恩,没多久,傅良生就八抬大轿迎娶了雪千秋,雪千秋摇身一变从小小麻雀成为了”枝头凤凰”。

只是……,白金叶眯着眼睛望过去,如今这“凤凰”怎么也没个“凤凰”该有的样?锦衣玉食的官府大院中滋养了一年,雪千秋巴掌大的脸上却是透着脂粉都掩不住的憔悴。

一片客语喧哗中,雪千秋俯下身子,长眉微挑,“你可知,青灯大人可是在此?”

“什么青灯大人,我们酒馆里哪有什么青灯大人?你就是求人帮忙,也怕是找错地方了吧?”白金叶还未开口,抱着酒坛子刚从里间出来的昆芙就抢了话腔。

雪千秋勾着嘴角,鼻子里发出“哼”的一声:“你若不认识青灯大人,又怎知他神通广大,可以帮人解忧解难?”

“你……”昆芙被堵的一时语塞。

在昆芙眼里,凡是能用武力来解决的问题都不能称之为问题,只要在青灯发现之前将眼前的女子赶出去,那么下午的“扬州之行”就能确保按时出发。想到这里,昆芙哼哼一笑,放下酒坛,利落地抄起了放在墙角里的扫帚……

可惜的是,小昆芙处事尚浅,她并不知道站在她面前的是一个比她还要不好惹的真正“女大王”。

所以在酒馆的门槛旁边,当昆芙被雪千秋主仆二人武力镇压到丝毫没有反抗余地,她忍无可忍正准备小施法术要雪千秋好看之时,头顶上方突然传来一道熟悉的声音:“芙儿,你又在惹事了……”

当时,雪千秋的两只手还掐在身下昆芙的脖子上,听到这声低沉而清朗的声音自头顶响起,雪千秋的心里”咯噔”一声,直觉告诉她,这很有可能就是表哥徐昭阳口中所说的“青灯大人”。

从二楼盘旋而下的红木梯上,一个玉冠束发,白衣飘飘的公子一边摇着折扇,一边缓缓步下大堂,来到雪千秋面前。

“傅夫人光临,青灯有失远迎,夫人若是找在下有事相谈,那还请夫人到楼上雅间一叙吧。”青灯合起扇面,站在雪千秋面前谦恭行礼,”毕竟……现在酒馆里这么多客人,您和店里的伙计搞成这样,让别人看了传出去怕是有损夫人的名声。”

趴在昆芙身上的雪千秋这才注意到酒馆里四面八方投射过来的异样目光。

“是,是,是。”雪千秋赶紧起身拍了拍染上灰尘的两个袖口。不知为何,眼前的公子虽然气质敦儒,说话间却给人一种不怒而威的感觉。雪千秋修整一下边幅,赶紧带着丫鬟尾随青灯上了楼。拔脚前还不忘斜睨一眼从地上狼狈爬起的昆芙,一脸”不服再战三百回合”的表情。

昆芙气得面部抽搐,连连跺脚,刚才要不是青灯及时出面,她非得一扫帚把雪千秋拍到千里之外,这样想着,昆芙手里的扫把杆已经被攥的喳喳作响。

白金叶一向有眼力价,他走过来及时拿走了昆芙手里的扫帚,毕竟,昆芙以往由着性子破坏公物的事迹也不是一次两次了,平时伤到桌桌椅椅也罢,但如果当下波及到正在吃酒的客人就比较麻烦了。

白金叶面朝满堂宾客握拳作揖:”大家该吃吃,该喝喝,适才出了个不太愉快的小插曲,白金叶在此特向大家致以歉意——今天的酒水统统八折!”

“好!好!!”众人一片欢呼,继续饮酒作乐,满堂都是”五魁首啊,六六六啊……”

昆芙扯着白金叶的袖子撒娇,”白爹爹,你看看大人他……”

白金叶的表情一下变严肃:”小昆芙,跟你说过多少遍了,你不要再叫我爹爹,你会把我叫老的,我的相貌看起来很老吗?很老吗??顶多瞅着像你兄长辈的好不好?”

昆芙两个嘴角向下撇着,”偏不!”她的声音压低下来,”你都活了快一千岁了,老到都能当我爷爷了!!”

白金叶翻了个白眼,气到无话可说。

以前昆芙刚被青灯抓到酒馆里的时候,又懒又不服管,总是大事小事闯祸不断,若不是白金叶看在她年轻气盛,前前后后处处帮她擦屁股,她恐怕要少不了挨青灯收拾。又因为昆芙从小就没了爹,所以见白金叶对自己那么好,死活要缠着白金叶认下个”爹爹”当。

但是天知道,白金叶之所以愿意帮她,其实更多是因为自从她来接管了“醉云轩”的酿酒工作,酒馆里的生意简直要比之前翻了一番,这就意味着年底时白金叶会收到一笔更加可观的奖金分红。

当然,也正是因为昆芙的这一长技,青灯才答应带着昆芙到扬州同在自己名下的“平乐坊”互相切磋一下酿酒技术。

扬州是什么地方?那可是烟柳浩繁,春花泛滥的绝佳宝地,是昆芙做梦都想去的”不夜之城”。这眼看着下午马上就要启程,谁知半路突然杀出个“雪千秋”。

约莫过了一盏茶的功夫,便见青灯和雪千秋从楼上雅间走了出来,雪千秋的神情已经不似来时的那么凝重,看来这次找青灯,无论所为何事,青灯都已经给她吃了一颗定心丸。

青灯脸色依旧,对昆芙淡淡然道:”芙儿,随我去傅府走一趟吧。”

昆芙抄手不动身,”大人,你答应了我今天要动身去扬州的……”

“是准备今天去,但你如果再磨蹭,恐怕就要拖到明日启程了!”青灯摇着扇子,已经拔脚走了出去。

昆芙哼唧一声,正准备跟上青灯的步伐,青灯却突然掉过头,昆芙的头撞在青灯结实的胸膛上,”哎吆”一声,”大人你撞死我了!”

收藏
完本小说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 只是为了宣传让更多读者欣赏 © 2015 storys.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