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椅

樱二少

A A A

我浑浑噩噩地醒来,坐在我们经常碰面的长椅上,眼角的泪痕仍未干,想起昨夜多年的朋友的死讯,不禁再次湿润了眼眶。昨天,一个相处了多年的朋友,却毫无气息地躺在地上,身旁散落些钢管,头部因钢管击穿头部而流血过多,抢救失败,永远地离开了这个世界,独留我一个人在这寒风中伤怀。

我刚想站起来,想要离去,突然一把熟悉的声音绷紧了我的神经。

“喂,想什么呢?这么入神。”一个再熟悉不过的身影在我旁边坐了下来。凝望着他的脸,出于人类的本能,我马上感到了恐惧。

“你……你不是死了吗?”我颤抖着手指,指着他的脸。大概是因为被人指着脸,心里不爽。他拍下我的手:“我去,你疯了吧?你死我都没死。真该叫你多点出来逛逛,整天宅在家里这样是不行的,会疯掉的……”明明前一天还躺在地上,今天却活灵活现地出现在我面前,如果不是因为掐着他的脸,我还以为出现幻觉了。

聊起来,我发现他什么都不记得了,他“死去”的那一天所有的事。

我决定不再去想了,只要他还活着,死不死这些事是无所谓了。我没有听清他接下来说的话,看着他的脸,我喜极而泣。我向他的胸前锤了一拳,搭着他的肩膀,像个孩子一样傻笑着。看着我的举动,他的脸上顿时写满了疑惑。

没死就好……

傍晚,我们各自散去。

夜幕降临,我公寓的电话响了起来……

“喂,你好!”我说着电话的开场白。

“请问是轩生吗?”话筒的那边传来一阵阵的哭声,我认出来了,这是他母亲的声音。

“是,请问有什么事吗?”我的脑海突然划过也许阿浩出了事的念头,但很快就否定了它,我急切地问她。

“阿浩他……他死了。你明天有空的话,过来参加……不,过来看看他吧。”他的母亲说完这句话,终于止不住泪水,崩溃了,大哭了起来。

我整个人僵住了,无法相信,为什么他又死了。

“请问一下他是什么时候,怎么死的?”我非常焦躁地问她。

“他昨天6点多路过建筑工地,被掉下来的钢管砸到流血过多死的。你说这个孩子怎么这么命苦啊……”他的母亲哽咽地说道。

话筒从我的手中脱落,在地上发出了很大的响声。怎么回事?一样的时间,一样的死法。

我参加了他的丧礼,他确实死了,身旁伴着白菊。我心里顿时充满了疑惑,一个人怎么会死了两次?

我的头脑突然跑出了一个荒谬的想法,也许,再回到那个地方还能碰见他。但是这个想法马上被我否定了,冷哼了一声,真可笑!怎么可能。

回家途中,我经过了那个地方,往那个长椅上瞄了一眼,但这一眼再也挪不开了。长椅上,又出现了那个熟悉的身影!我顿时汗毛直立,呼吸急促。直到那个身影转过头来,双眸对上了我的眼睛之后,我的身体僵直了起来,霎那间停止了呼吸。我恐惧地后退了两步,拔腿就跑。回到家中,我紧闭大门,抱着棉被瑟瑟发抖。他回来了,为什么他又回来了?他回来干什么?

就这样这么一直胡思乱想到了傍晚,公寓的电话铃声再次打断了我的思绪,怀着恐惧与好奇,我拿起了话筒。

“喂?”我的声音听起来就像一只受惊的小白兔。

“是阿轩吗?”那头,传来了一阵熟悉的哭泣声。

“阿浩他……他死了。你明天有空的话,过来参加……不,过来看看他吧。”他的母亲说着一样熟悉的台词。

我挂了电话后,陷入了沉默……

明天他的丧礼一结束,我又来到这个长椅上,带着疑惑与好奇,我知道似乎有什么东西正在等待着我。所以我坐在长椅上,等待着。果然他又出现了,我尽量保持着冷静的脸容和克制着恐惧的不适。

“喂,想什么呢?这么入神。”他说着熟悉的台词。

“没什么。”我轻轻地摇着头。

“真该叫你多点出来逛逛,整天宅在家里这样是不行的,会疯掉的……”我没有认真听他接下来说的话。日落的傍晚时分,待到他的话题结束后,他想要离去了。我突然拽住了他的衣角,但是话到了嘴边却止住了,只得说了一句“路上小心”敷衍了过去。他一脸疑惑地看着我,然后说:“嗯!”待他走得不远,我马上跟了上去,我知道,肯定会发生什么事。我尾随其后,果然发现他回家的路线刚好经过建筑工地,而建筑工地上方悬挂着一大捆钢管,绳子快要负荷不了钢管的重量,一丝丝地断掉了。我大喊:“阿浩小心!”阿浩听到了我的呼喊,在钢管下止住了脚步,回过头来一脸疑惑地看着我。我马上向他冲过去,千钧一发之际,我用力地推倒他,我们摔向了一边。钢管,在我们身后悉数地掉了下来,在地上发出了很大的响声,引起了周遭行人的注目。

阿浩一脸惊讶地看着我,好像在问,你怎么会……

看着阿浩从警察局出来,离去的背影,似乎心中的疑问终于全部解开了,松了一口气。也许,阿浩逃过这一劫了吧。

但是,到了晚上,电话铃声又响了起来……

我望着座机发呆,呼吸突然急促了起来,然后像个疯子一样抓起话筒。当听到对面传来的哭泣声,我扔掉话筒,一步一步后退,像看到什么恐怖的东西一样盯着它,最后瘫坐在地上,蜷缩成一团。悬挂着的话筒像钟摆一样摇摆着,一股苍老如死神的讯息般的声音传了出来,“喂,是阿轩吗……阿浩他……他死了……他不小心从家中的阳台上摔了下去……”怎么回事?为什么?为什么会这样?

在我理清思绪之后,我终于明白了,是我回来了,肯定是我回来了,我是回来救他的。

他的丧礼完了之后,我向那个地方,长椅那里疯跑。我看到了他,我像个疯子一样抓着他的手臂,“今晚请你让我到你家过夜,请你务必让我到你家过夜!”

他疑惑地问我:“轩生,是发生了什么事吗?请不要这样,我有点害怕。”我停止了拉扯的动作,迅速地冷静了下来。“不是,我今天有朋友在我家留宿一晚,我没地方睡,所以只好来麻烦你了。”我不打算解释,因为这个事是解释不通的。我知道阿浩是个好人,很少拒绝他人的请求,而这个又是我第一次请求。果然他点了点头,这事就这么定了下来。

我换了一条没有建筑工地的路去他家,虽然他有困惑,但是看到我如此恳求的眼神,便同意了。就这样,我们安然无恙地到了他家。我看着他家二楼的阳台,出神了,直到他叫我,把我从思绪中拉了回来。刚进到他家门口,他对我说:“你随便坐,冰箱里有吃的,我去看一下我的多肉。”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