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交车上的暗恋风波

fiction阮阮

A A A

方刚今年二十岁,正是谈情说爱的好年纪。然而性格方面的缺陷却总是让他大胆不起来,每每遇到心仪的女生也只能在心里想想,仅此而已。

却不曾想到自己会被人暗恋。

事情是这样的。

作为C大的学生,5路公交车几乎是他出行必坐的车,由于C大是始发站,所以方刚总能凭借着身强力壮挤到一个座位。而作为一个没有女朋友的单身狗,作为的享用权除了他自己以外,好像真没别人的份儿。

方刚喜欢坐在公交车的最后一排,一来不用来回让座位,二来可以安安静静地睡个懒觉。久而久之,公交车最后一排的靠窗位置居然成了他的专属领地。

方刚第一次从座位上发现告白信,是在一个星期天的早上。那天阳光明媚,正是出去玩的好时候,而方刚正是打算独自去公园透透气来着。

看到告白信的一瞬间,方刚是恼怒的,他知道有些女生为了占公交车的座位连姨妈巾都用得上,而信封正是素白的颜色,所以方刚开始看到的时候还以为是哪个女生的霸道占位行为。

然而气冲冲地将信拿起来以后,却看到上面写着的‘方刚亲启’四个大字。他纠结地皱着眉头,思索了好一会儿,这才恍然大悟,原来座位上放着的是封告白信,一封写给自己的告白信。

方刚想,这就是艳遇吧?

他仔细地将信件收进包里,又默不作声地打量起周边的女同学。知道自己总坐在这里的一定是同校生,至于为什么知道自己的名字嘛……是本来就认识他,还是通过向别人知道的,这点方刚却是猜不到。

一想到有自己的暗恋者在自己看不到的地方默默注视着他,方刚就忍不住挺直了脊梁,还在心里暗暗祈祷对方没有看到自己抠鼻孔的丑态,生怕给对方留下不好的印象。

对方会是一个什么样的女孩子呢?

会不会是左边那个穿着白裙子的女孩,娇小可爱还有酒窝?会不会是正前方那个御姐,身材丰满态度高傲?还是前面坐着的那个相貌平凡的小家碧玉?方刚默默地在心里思量着,忍不住将手伸进包里摸了摸那封似乎沾染着香气的告白信。

方刚坐过了站,但下车的时候很从容,并没有生气的模样。毕竟他的心已经完全被那个神秘的暗恋者和包里的告白信占据,怕是此刻有人给他一巴掌他都是乐乐呵呵的。

方刚坐在公园的长椅上拆开了那封告白信,认真地读着那煽情的语句,忍不住满脸通红。

他想,这真是个热情大胆的女孩子啊,不过这样也好,刚好和自己偏内向的性格互补。只是女孩子并没有交待自己的姓名,只是单纯地诉说了自己的喜欢,又羞羞答答地问方刚说,如果自己追求他,他会同意吗?

此后一个星期时间,方刚都在自己制造出的甜蜜中畅想,直到这周末收到了第二封告白信。

说是告白信,倒不如说是邀请涵。

女孩子鼓足勇气挑明了自己的喜欢,并决定今天晚上在学校后门的百年洋槐树下约方刚见面。

无论你喜欢或是喜欢我,都请过来一趟好吗?请原谅一个女孩子脆弱的自尊心,答应她的请求。

方刚满心欢喜,更是破天荒地到商场用自己这个月的生活费买了套衣服,就是为了晚上约会的时候能够体面点儿。

时间就在他的期盼中缓缓流逝,约定的时刻很快就到来了。

方刚特意提前了十分钟赶到洋槐树下,却发现下面已经站着个穿着绿色连衣裙的卷发女孩子。

“你好,我是方刚。”

方刚清了清嗓子,努力压制住内心的紧张,故作镇静地开口介绍道。

“你好,我叫菲菲。”

女孩也羞涩的开了口,动听的声音一下子就抓住了方刚的耳膜,闹得他当时就红了脸。

然而女孩或许还在害羞,或许觉得自己的脸庞不如声音动听,竟是连自我介绍也没有转过脸来。

两个人谈天说地,果然发现了许多共同的兴趣爱好。就在方刚想要开口说自己不在乎对方的容貌时,女孩却突然问了他一个很奇怪的问题。

“最近公交色狼好多哎,要是你看到女孩向你呼救,会管吗?”

女孩问得漫不经心,却微微侧着脸庞,显然对这个问题很是认真。

“会吧。呃,那要看是谁了,毕竟现在见义勇为都要先估计自己的实力,总不能做无谓的牺牲。”

方刚回答得很中肯,毕竟现在有些女孩虽然喜欢安全感,却并不希望自己的男朋友太过无私。

“原来你觉得是无谓的牺牲啊……”

女孩喃喃自语,终于转过了姣好的脸庞,怔怔地望着几步之遥的方刚,突然变得狰狞起来。

“你不记得我了吗?”

女孩一步一步地来到方刚的身旁,缓慢而又坚定地将双手放在他脆弱的脖颈上,开始收力……

方刚怎么可能不记得她!

那是一年前的一个夏天,也是5路公交车,面容姣好的女孩被色狼袭击,哀哀地望着自己求救。方刚当时确实有救人的念头,却在准备开口的时候被身后的男人踹了一脚。

“小子,别多管闲事!”

男人恶狠狠地说道,越过他走到女孩面前,两人挟持着女孩在一处人烟较少的地方下了车。

再然后,再然后学校里四处传闻,一个叫做菲菲的女孩子失踪了。好不容易被警察找到,却只剩下一具满是伤痕的尸体。方刚听说这件事情的时候,脑海里蓦地出现了女孩向他求救的模样,却终于还是狠心将她忘了。

“方刚,你知道被自己喜欢的人在那样危险的时候抛弃掉是种什么样的感觉吗?”

女孩的眼睛湿淋淋的,伴随着她绝望声音的,是两行血泪。

洋槐树的叶子沙沙作响,像是在哀悼无望的爱情,又像是在祭奠失去的过去。

晚了,都晚了。

就在方刚选择见死不救的时候,一切都完了。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