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姐姐是阴兵

1930年我出生在甘肃宕昌哈达铺镇,这里是当年红军长征经过的重要集镇。1935年9月,由毛泽东率领的中国工农红军一方面军路过哈达铺,在此驻扎了7天。所以在我们当地流传着很多关于红军的故事。今天我要说的这个事情就是发生在我身边真实的事情。

很多人不知道我其实还有个姐姐。我的姐姐大我十三岁。记忆中的姐姐长得非常漂亮而且能干。她个子高高,皮肤白皙,用红头绳扎着的两把的大辫子都快到腿那么长了,走路的时候随着步伐一跳一跳的。我最爱追着姐姐,在她后面抓她的辫子。她也爱用她的辫梢扫我的鼻子,逗我玩,那时候我总会被姐姐逗得笑得合不拢嘴。

她的眼睛就像两颗宝石,在长长的睫毛下面忽闪忽闪仿佛能说话。还有一双灵巧的手,会做很多东西。我最喜欢她给我做的布老虎,那是我童年唯一的玩具。因为姐姐年长我很多,所以我几乎是姐姐带大的。

父母是地主家长工,没日没夜要给地主家干活,家里的活只能姐姐干。她不仅要看我,还要割草拾柴干农活。不知道有多少次我是在姐姐肩上的背篓里睡着的。我和姐姐既是姐弟又似母子,她的一生太短暂,又把太多自己的人生奉献给了我们这个家和我。我曾经一度认为我的命是姐姐用她的命换回来的。

我三岁的那年,镇子上来了很多兵,他们的帽子上有颗红色的五角星,叫红军。听姐姐说红军里面有男有女,大多数都是南方人,也有我们那里刚刚入伍的新兵。他们帮姐姐拾过柴割过草,听姐姐说他们是专门帮助穷人的军队。姐姐听了他们的事情,很崇拜也很向往像他们一样。姐姐也要参加红军,父亲和母亲不同意,他们说枪林弹雨的,女孩子还是在家的好。

而且不巧的是我当时得了天花,姐姐为了照顾我,没能参加上红军。没过几天,红军就继续北上了。红军离开镇子的那天,姐姐在镇子口目送队伍离开,直到最后一支一队伍看不见了,她才回家。姐姐一边要悉心照顾生病的我,一边还要干活。姐姐很勤劳,常常别人才开始出门的时候姐姐已经干活回来了。

红军离开我们镇子的第二天,姐姐说她遇到一件怪事。那时候没有表,判断时间完全凭感觉,有时候也听鸡叫声。姐姐说那天晚上的月亮很亮,她一觉睡醒,被照进窗户的月光弄糊涂了,以为天亮了。她看我睡得很熟,就赶紧起床收拾背篓去拾柴火。姐姐来到他经常拾柴的小树林,开始拾柴。她想着捡些已经干燥的柴火就往林子深处走了走。她往前走了一阵就听到前面有部队训练的口号声,她寻声望去,看到树林里面的空地上站着几排人正在训练,看穿的衣服正是红军。姐姐心想:“红军队伍不是已经离开了吗?怎么这里还有一支队伍?”

她想走近探个究竟,就往跟前走去。姐姐说看着很近,她走了很久都没走到跟前,追了一阵之后突然就不见了,一个人的没有了,一下子树林里静悄悄的,只有她自己的走路声。她想是不是人家怕她看到,隐藏了起来。她回头再看看走过的路,留在地上的脚印是在原地转圈,草都被她踩平了。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