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真的还钱了吗?

“妈妈,我不想吃这些东西,爸爸呢?爸爸什么时候回来?”看着桌子上的残菜烂梗,6岁的小星对梅嫂说道。

“乖,宝贝,爸爸很快就能回来了,到时候我们全家去吃好吃的!”梅嫂安抚小星。

“嗯!”小星很听话地点头应道。

“慢慢吃哦!”梅嫂说完,转身回房掩面而泣,年幼的小星其实不知道,他的爸爸,永远也不会回来了……

(事情要从前一个星期说起……)

小星的爸爸东哥是一位投资商,在过去几年,东哥靠炒股投资赚了不少钱,所以也就少不了有势力小人算计,跟他借钱,可怜东哥天生一副热心肠,并没有计较那么多,只觉得能帮人就是一件好事,甚至梅嫂说他,他还觉得是梅嫂小心眼!

世事无常,常在河边走,那有不湿鞋。这不,东哥贷款投资的股票遭遇大落,一下小富之家顿时变为了落难之家。房子被银行收走了,自己合作的伙伴也是树倒猢狲散,一家三口只能挤进十几平方米的出租屋内。

东哥不甘心,他坚信自己能够东山再起,再三考虑,他决定去把以前借出去的旧账收回来,作为流转资金。

可是,现实真的会如他所愿吗?如今社会小人当道,真君子纷纷落马,欠钱的才是老大。东哥拿着借条到一位借过钱的张总公司,楼下保安说他没有工作证,不许进内,东哥跟他们解释来由,然并卵。没办法,东哥只能坐在公司门口等那位欠钱张总出来,可这一等,就是三四个小时,好不容易等到了张总。东哥正想上前说事,却被保镖给挡住了,东哥在那使劲地呼唤着张总,可张总说不认识他,叫保镖把他轰走。

直到东哥被轰走的那一刻,他才真正的见识到了什么叫翻脸不认人。曾经觉得是多么真挚的伙伴,如今却变得那么陌生。望着渐行渐远的汽车,东哥只能紧紧的抓住手中的借条,无助地站着。

“这家要不到,还有下家。”东哥心里安慰着自己。可是,东哥拿着借条四处奔波,都吃了闭门羹,老总不是哭穷,就是说不认识他。

东哥无比失望地回到家,可梅嫂还在耳边喋喋不休。其实梅嫂没有说错,如果不是他们那些人借了钱,东哥何必要跟银行借呢?但此时东哥内心烦躁,根本什么都听不进去。

小星从外面回来,看见东哥坐在房里了,赶紧跑过去抱着东哥的大腿说“爸爸,我们什么时候可以回大大的家丫,这里臭臭的,小星受不了了!”

看着自己孩子期待的眼神,东哥内心流过一阵酸痛,对小星说道“爸爸最近忙,等过两天就带星星回大大的房子,还买好多好多好吃的给星星吃好不好?”

“好!”小星天真的笑着。

“那你先在外面玩会,等妈妈做好饭再叫你。”

“嗯。”小星连蹦带跳的跑出去了。

东哥把小星支开,拍着桌子对梅嫂说“再怎么样也不能让小星受苦,既然我要不到钱,那我就通过采取法律的手段吧!”说完,就带上借条出去了。

“路上注意安全!”梅嫂在身后叮嘱他说道。但是梅嫂怎么会知道,东哥这一去,就再也不能回来……

东哥在去律师所的路上,不幸发生车祸,整个人被车撞飞三四米,然后重重的摔在地上,双眼还瞪着肇事车辆,借条伴血洒落满地,场面何其惊悚。

等医生赶到现场,东哥早已没有了生命迹象。警方通过手机查到了梅嫂的电话,警察通知梅嫂后。梅嫂已是泣不成声,一切来得太突然,她不知该如何跟年幼的小星说这件事,所以她选择了隐瞒。在小星的面前,梅嫂强装作什么事情也没有发生过。

梅嫂去太平间看东哥的遗体,看到东哥混身伤痕累累,梅嫂再也强忍不住眼泪,痛哭了起来,蹲在遗体旁,哭问东哥,她和小星以后该何去何从?这场景,让旁边看尸老大爷都不禁潸然泪下……

随着东哥的逝世,洒落路边的借条也被环卫工人清走了,再也没有证据,能够证明那些老总欠东哥的钱,既使梅嫂想通过法律途径也不行了,梅嫂的苦处无人理解,所以她经常独自哭泣。就这样,才出现了前面小星吃残菜烂梗的场景。

吃完了饭,梅嫂带小星休息去了。这天晚上,小星在梦中见到了他爸爸,小星兴奋的跑到爸爸的身边抱着爸爸的腿,问道“爸爸,爸爸,这个星期你去哪啦?小星好想你啊!”

东哥蹲下身子,抚摸着小星的脸蛋说“爸爸也想小星啊!可爸爸还有事,不能回来陪小星玩了,你回去告诉妈妈,爸爸一定会把小星照顾好的,爸爸,最爱小星了……”说完,伴着微笑缓缓地消失了。

“爸爸,爸爸……”小星在睡梦中惊醒了,看到眼前黑漆漆的一片,就哭了起来。

“怎么了?小星。”梅嫂听到小星的哭声,也醒了。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