痴呆的母亲

不稳定物质

A A A

母亲,是一个伟大的名词,怀胎十月,养儿千日,只为那一声妈妈。

然而,在喧嚣的社会下,有谁又会记得年少时的一句句呼唤,有谁,又会真正关心过自己的母亲?

其实,只要我们细心观察,就会发现。

她们想要的,其实一直都不多……

…… …… ……

清晨,一处幽静的公园里,阳光明媚。

不少人正在运动,晨曦铺洒间,偶尔传出嬉笑打闹的声音,悠闲惬意。

而在深处的一张长石椅旁,却是气氛迥异,一位满脸汗水的青年,正愠怒地呵责着石椅之上,两鬓斑白的老妇。

“妈啊,你怎么老是过来这里!?”

在炽热的骄阳下,杰满头大汗,叉着腰,极为懊恼地对着老人抱怨。

而坐在长木椅之上,被问得怔怔的,正是他的母亲。

由于前些年父亲的仙逝,母亲精神一直不大好,早已被医院诊断为老年痴呆,没想到,之后的病情日益加重,如今,就连说话能力也几近丧失,终日痴痴呆呆的,连生活都成了问题。

无奈之下,杰只好将她送进了养老院。

因为自己还要工作,根本腾不出时间来照顾,而且,他总觉得,母亲一人在家怪孤单的,也许搬到年纪相符的养老院中,能找到生活乐趣。

可是,却是事与愿违。母亲才进去没多久,麻烦事便接踵而至。

几乎每天,她都会偷偷溜出去,来到市里的公园,就这样呆呆地坐在木椅上,不知道在干嘛。

看着木椅之上,似乎有点垂头丧气的母亲,杰叹了口气,无奈地把十指埋进黑发之中,一阵乱抓。

尽管母亲没有失踪,但这种逃离事件,却是给他带来了极大的麻烦,几乎每次在工作时,便是被一阵追魂电话搞得心神不宁,最后,只能无奈地请假出来。

多次之后,已经让得他心烦气躁,不仅来自上司的压力,更重要的是,他已经厌倦了每天的麻烦。

“妈啊,你就别给我添乱了,行不行!?”

杰摊开了手,脸色铁青地嚷道。

面对他的满腔怒火,母亲虽然脑子不好使,但似乎也嗅到了危险的味道,低下头,一副忐忑不安的样子,只是低眉顺眼间,一双浑浊的老眼,不时扫向前方。

瞥见母亲眼神闪缩,杰也望了过去。

只见前方阳光灿烂,花木繁盛,一条碎石小径延伸过去,两旁还镶嵌着一些石墩子,其中,不少大人小孩正玩得不亦乐乎。

听着他们嘻哈的笑声,他越发恼怒,咬着牙,铁青的脸像一面挂满了寒霜的青铜大盾。

这只是一间普通的公园。他确实是百思莫解,母亲为什么总要过来?

就算是摊开说,这里,也不过是历史悠久了点,记得自己小时候就住在附近,经常会过来玩,但怎么说,这也成为不了母亲逗留的原因吧。

“妈,你以后就别再过来了!”

“万一出个什么事,你叫人家养老院怎么交代,你叫我怎么办?”

“不要再过来了啊,听懂了没有!?”

看着目光呆滞的母亲,杰凑到她耳边,大声喝道。

而前者,在听完之后,也只是蠕了蠕嘴巴,头又低下了几分,也不知道听懂了没有。

无奈地叹口气,杰想起这个月的奖金,或许又因为今天而泡汤,不禁长叹一声,把母亲送回了养老院……

晚上,温暖如初的家里,灯火明亮。

妻子正忙碌着做饭,嘭嘭的炒菜声不绝于耳,很快,一阵香味便是充斥着整个大厅。

而此时的杰,却是烦躁至极,焦灼不安地在大厅徘徊,如坐针毡。

“怎么了?”被他来回闪动的身影搞得莫名奇妙,妻子放下了炒勺,皱眉问道。

“哎,还不是为了妈的事……今天啊,她又跑出来了,你说怎么办?”杰停下了脚步,嗟叹一声。

“又出来了!?”

“不是吧,这个月已经第三次啦!”妻子眉毛扬了扬,脸色有些难看“那就是说,今天又白干了?”

“哎…..你以为我想的吗?”双手一摊,杰无奈地摇着头,“难道不管她么?”

“可是,这样下去也是不行的啊…..”妻子眉头紧蹙,面容极为沉郁“总不能天天请假吧,那跟失业有什么区别?”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