夺命5分钟

陈伞阿铺

A A A

星期日上午,天气炎热,阳光猛烈,很适合游泳。从小就爱游泳的我,带上泳衣去了附近的游泳馆。这家游泳馆是露天的,水池很大很宽敞,收费也合理,又离得近,每次去都能玩个尽兴。

让我更窃喜的是,今天来游泳的人很少,我更能大展拳脚了,把会的招式都玩了个遍。快到中午时,游泳池里几乎没人了,只剩两三个工作人员,远远的站在岸上,四周很安静。

游着游着,隐隐约约感觉后面有人跟着游,当我转过头去看,却什么也没发现。但当我继续向前游时,明明又听到后面有划水声,甚至有咕咕咕呼气声。当我再次回头,依然什么也没看见。

游完一圈,我一个翻身,往反方向继续游。没游几下,猛然发现前面水里浮站着一个人!看体型是男人,头发凌乱,衣衫褴褛,脸色惨白,两眼却煞红地盯着我,好像随时都有可能扑过来!

我周身一阵发麻,慌乱翻身往回游,那人突然地就朝我猛扑来,伸出长长的手就要抓我!

幸好,我游水的技术不错,不一会儿已经碰到了池壁,我奋力爬上岸,没命地疯跑起来。跑出去好几米我才回头看,显然,那恐怖的男人没有再追上来,或许他不敢露身,或许他没法离开水。眼见到嘴的鸭子飞了,他在那里狠狠地瞪了我好久,才无趣地潜回了水里。

从那以后,不管天气再怎么炎热,我也不敢再去那个游泳馆了,甚至看见水都有点害怕。

一周后的星期日,天气依然炎热,阳光依然猛烈。我猫在屋里写程序,直到中午快12点了,才发觉肚子咕咕叫,饿了。正要到厨房弄点吃的,听见有人敲门。笃,笃,笃,不紧不慢,有条有理。大中午的,人们该吃饭吃饭,该午睡午睡,更何况外面那么热,谁会来找我?我留了个心眼,趴地板上从门缝往外瞄,只见门外站着一双脚,光脚,褴褛的裤腿还吧嗒吧嗒往下滴水。

这种穿着打扮,很陌生,很诡异,我没敢开门,“是谁?”我扯了嗓子问。

门外的人没有回话,依然在敲。见门没开,那人敲门越来越急促,越来越杂乱,后来变成了恼怒的狂拍。我心砰砰直跳,大气不敢出一个,更是下定决心,死都不开门!

也不知狂拍了多久,或许是十几分钟,也有可能是一个多小时,那人拍了累了还是怎么的,渐渐停下来了。但我看到那双脚还站在门口,没走。就这样,周围变得死寂死寂的,连呼吸都变得很明显,我既不敢开门,也不敢离开,就这样隔着一扇门,僵持了许久,许久……

时间一分一秒,熬得异常艰难。

直到太阳西下,天色开始发暗,那人才悄悄离开。

更可怕的是,从那以后,每个星期日中午,只要天气炎热,太阳猛烈,那人就会来,不停地敲门,直到太阳西下,才悄悄离开。那一下午的时间里,好像从来没有任何其他人发现,没有任何人经过我的门口,邻居也不出现,房东也不来。

就这样,一次,两次,三次,四次……终于忍无可忍,带着满肚子的不解与恐惧,我找到了王大师。

王大师是这一带有名的道士,大家遇到没法解释或可的事,找他准没错。虽然他收取的报酬昂贵,但只要能解决问题,再贵也是值得的,还有什么比人命更重要?

我连一个细节都不放过,一五一十全讲给王大师听。听罢,他眯起眼沉思了好久,终于开口道:“你可能被屈死鬼缠上了!”

我急了,忙问怎么办。他说:“那些生前被人残害而死的人,因为死不瞑目,通常阴魂不散在外面游荡,也因此很容易缠上一些无关的人。你说的那个,应该是生前被人迫害惨死在游泳池,变成屈死鬼的。”

“你说它只在太阳猛烈的中午,来敲你的门,那说明它是在这种天气里被害死的。死在水里的屈死鬼特别凶猛,只要它缠上你,就绝不会放过你!头四次,它会来敲你的门,第五次,也就是最后一次,它不会再敲门,而是直接从你的窗户或屋顶或其他任意地方,潜入屋子,直接取你性命!”听王大师说完,我惊恐得全身哆嗦,它已经来敲过四次门了!!

“王大师,你一定要救我!”我害怕地哀求道。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