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明节之烧纸钱

司徒名墨

A A A

“清明到,老猫笑,盖了棺材抬花轿,路遥遥,乐淘淘,到了阴间把命交。”这是一首老家的歌谣,讲的就是清明节的事情,具体流传的时间已经无从考证了,总之,没到清明节,这种恐怖歌谣便会有人念叨。清明节,与七月十四和十月一并成为三大鬼节,当然,十月一的歌谣我也说过好几次,清明节,似乎没有十月一那么让人感到恐怖,可是发生的事情,却让很多人难以忘怀.……

烧纸钱,似乎是清明祭祖很正常的事情,但是记住,千万别在烧纸钱的时候碎碎念,自家人还好,但是,不要在别人烧纸的时候念叨一些闲话。

“真是,这一年烧纸要污染多少环境啊,现在的人还真是迷信,都什么年代了。”陈卓点燃了一根香烟,鄙视地望着马路对面烧纸钱的人群。

因为加班晚回家的陈卓本来就有些不爽,就在刚刚,自己还被纸钱燃烧过的灰烬呛了一口,自然对眼前的这些人没了好感。

“好好的过节,大晚上不好好在家休息,飞出来烧什么纸钱,真是,咳咳!”陈卓捂了捂胸口,之后狠狠地朝着马路对面啐了一口口水,吐出了刚刚飘进嘴里的灰烬,然而这一切举动并没有人发现。

“妈的,回家睡觉!”陈卓一时间连抽烟的兴致都没了,直接踩灭了剩下的大半根香烟。

“清明到,老猫笑,盖了棺材抬花轿,路遥遥,乐淘淘,到了阴间把命交。”一条短信把正在掏钥匙的陈卓吓了一跳,楼道本来就黑,突然来了这么一条短信确实很容易让人浮想联翩。

“神经病!你丫有病吧!”打开客厅的灯之后,陈卓毫不犹豫地反击了回去,然而对面很快就又回复了那条信息。陈卓想都没想就播了过去,然而对面已然停机。陈卓自然没有罢休,而是短信回复了一些骂人的话并且声称,在这样无聊地恶作剧就让他好看的话。

“你很有钱么?”有一条短信传了过来,陈卓彻底怒了,一个电话拨回去,然而对面还是在欠费停机状态,弄得陈卓一头雾水。陈卓立刻回敬了一些不堪入耳的话,之后便气得关机了,自己已经很久没有好好休息了,这个时候根本不想有任何人打扰。洗漱过后,陈卓就立刻梦起了周公。

“咳咳!”火在燃烧,陈卓望着身边的火,火势不大,却全都是灰烬。天空中,散发着纸钱烧过的灰烬,有些则是呛入了陈卓的气管。陈卓不停地咳着,似乎要将自己的内脏一并咳出。几张冥币再天上飞舞,缓缓地落在陈卓的眼前。突然,凄厉的叫声传来,之后便是笑,恐怖而又诡异的笑声传出。

陈卓醒了,是被噩梦惊醒的,醒来的时候自己满头大汗。正当陈卓以为没事额手称庆时,身边的焦糊味让自己立刻感到有些不对。陈卓顺着味道的方向走去,只见客厅里面的一个角落正在疯狂地燃烧着。陈卓赶忙跑去厨房弄水,火势被扑灭后,陈卓才明白,原来是饮水机里面的水空了,而且一直没关,这才导致了自燃。让陈卓无法接受的是,因为防盗而藏在饮水机下面的将近一万块钱也随着这场大火一并化成了灰烬。

“清明到,老猫笑,盖了棺材抬花轿,路遥遥,乐淘淘,到了阴间把命交。”短信再次挑衅似的出现在了陈卓的手机屏幕上,陈卓再也受不了了,立刻回拨电话,然而对面还是欠费停机。

“妈的!这孙子!别……等等,我记得,我刚刚明明关掉了手机啊!”一时间陈卓如同遭了雷击一般愣在了原地。

“你很有钱么?”短信的提示铃声吓坏了正在发呆的陈卓,陈卓赶忙卸下了电池,躲在了被窝里。

这一夜,陈卓都没有睡好,不停地用香烟去麻痹自己,告诉自己没事。早晨起来的时候,陈卓不停地咳嗽,看来好好的一个假期似乎并不顺利。终于,早晨八点多的时候陈卓才睡下。

直到下午一点陈卓才醒来,是生生咳醒的。陈卓望着一小滩血迹的床单,再也无法淡定的他立刻打车去了医院。给钱的时候陈卓险些被出租车司机扣住暴打。

“你这大过节的,啥意思!”司机使劲晃了晃手里的冥币,没有好气地说到。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