乱世书:无物结同心

绾绾没有想到自己还能遇到他。

那个让自己心心念念,多年不忘的男子,这恨了多年也怨了多年的男子。

那时候,韩信正随着汉王攻占了彭城。众多百姓跪俯在街道两旁,他骑着高头大马紧跟在汉王身后,银色的盔甲在日光下闪烁出刺目的光芒。他并未发现挽着妇人髻,一身布衣混在人群中的绾绾。

绾绾觉得自己眼睛有些疼涩。

在韩信骑马经过她身边的时候,她立马俯下了身,将额头紧贴在地面上,不让对方察觉到自己的存在。

到底还是坠下了泪水来。

犹记得青春年少。那时候,他曾这样对她许诺。

绾绾,我再不会让你哭了。

可是,韩信,你失言了。

绾绾伏地的手掌一点点握成拳,整个人不由自主的发颤。她不知是因为怨恨,还是因为想念。那么多年的想念,也足够汇流成数不清的恨了。

命运的红线就像错综复杂交错的河流,你不知道自己会被推到何方,又在何方搁浅。

绾绾是没有想过还能在有生之年还能遇到韩信的。

她更没有想到,那日城门跪拜之后,她竟还会与韩信相逢。毕竟,如今二人的身份,已是云泥之别了。

她并不想见到韩信。

特别是自己如此狼狈的时候。

那时候,绾绾正在自己的果摊前被几个士兵拉扯。她为难的想挣脱,奈何只是徒劳。

——虽然她穿着再寻常寒酸不过的衣物,脸颊上也挂着几处乌青,可依旧难掩眉眼间的姣好模样。当初项羽驻城的时候,她还记得用泥灰掩藏自己容貌,今天她寻思着脸上已挂了彩,竟是低估了这些人的色心。

一旁,她的丈夫已经愤怒的拿起拐杖想去敲打那些流里流气的士兵,却只是被轻轻一推,就已经跌到在地上,大口大口喘气气来。

看到她的丈夫这般模样,那几个士兵笑的越发猖狂了。

“小娘子,这真是你夫君?不是你爷爷?你何须如此委屈,从了我们,保证你今后不用吃苦受累!”

绾绾暗自叫惨,正不知如何是好,就听到不怒自威的声音远远响起:“你们在做什么?!”

声音刚落,那几个嚣张的士兵已变了脸色,慌张松开绾绾的手,行礼道:“齐、齐王。”

除了那些士兵外,绾绾的脸色也并未好到哪里去。她惊愕的抬头望去时,韩信的眼神已经与她交错在一起。

韩信显然也是认出了她,震惊之余,他的神情已经望向从地上勉强爬起来的老叟。

韩信张了张嘴,半响,也没喊出那个名字。

不等对方回神,绾绾顾不得道谢顾不得行礼,逃似的搀扶着自己的夫君离去。她甚至顾不上果摊上的那些果子。

韩信盛宴绾绾与她夫君的时候,其实是带着报复心的。

这么多年,多少次死里逃生,他都会想起绾绾。这个让他甚至杀了人的女人。这个让他至今惦记的女人。

华丽奢靡的府邸中,韩信故意唤来了两名歌姬,一左一右的坐着。

席下,那老叟唯唯诺诺,极其谄媚。倒是绾绾,自幼带来的名门世家气质,不亢不卑。

她静静坐在那,眸子似古井般不带波澜。可只有绾绾自己知道,她那在桌下的双手,指甲已深深嵌入肉里。

韩信想到很多年前,淮阴河畔,她言笑晏晏的坐在自己身侧,看着他拿着兵书垂钓。

“你这个呆子呀,你的鱼都跑啦。”她一把夺过他手中的兵书,戏谑道:“再钓不到鱼,你今儿又要挨饿。”

年少的韩信涨红了脸,似心思被看穿一般,慌张的想去夺回兵书。

他并未认真钓鱼,也并未认真看兵书。他透过竹简的缝隙,盯着那少女好看的脸颊。

韩信回过神,再看到绾绾如今这幅神情,不知怒从何来。他甩开身侧的歌姬,几步往绾绾那走去。

“故人相逢,真是意外。只是没曾想,绾绾你竟如此落魄。你怕是不曾想过,我会有今日吧。”韩信嘴上不饶人,眉宇却在自己都没察觉的时候皱了起来。怎的,她脸上的淤青又多了好几处。

绾绾嘴角微微一扬,露出讥讽的笑意。

明明是他负了她,如今倒像是她弃了他似的。

“自是不如齐王这般逍遥自在,美女如云,妻妾环绕。”说罢,绾绾已经起身:“今日已多加打扰,告辞。”

他愣愣的看着绾绾同老叟离去,心中五味杂陈。

不知为何,他有些后悔。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