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山换卿

“那一年,她穿着红衣在桃花下跳舞,三千桃花如雪,却比不过那时她在我心上留下的颜色……”

年迈的皇帝声音喑哑,混浊的眼中隐约有了泪光。史官执笔挥墨,如实的记录下来。

(一)

云笙初见桃夭的时候他只有七岁。

那时他疼得连手都已经抬不起来,斑驳日光透过树叶的间隙投入他的眼底,直让他感觉有些刺眼。

有温热的液体不断的从胸口涌出,云笙只觉自己的生命在不断的流逝,死亡不断的逼近,那种刻骨的绝望也慢慢的清晰起来。

不想死,不想死,他不想死,大仇未报,母妃尸骨未寒,仇人正春风得意,他还未将害他的人踩在脚下,他怎么甘心就这样离开这个世上?

就在半个时辰之前,也就是母妃被灌下毒药的第三天,失去倚仗,被打入冷宫的孩子还是未能被放过一条生路,当那些黑衣人涌进来的时候,当一把尖刀刺穿他的胸口,他才知道他此时此刻已经无处可逃。

可是不想死又能如何?他马上就快要死了。

“不甘心吗?凡人?”轻柔的声音夹杂着一丝叹息,那一袭耀眼的红衣便那样出现在他的视野。

荒芜的冷宫有一棵开得正好的桃树,风吹来,如雪的桃花簌簌而落,美的如梦似幻。

桃花再美,却美不过那坐在桃树上红衣少女,她大约十五六岁的模样,容颜极美,一袭红衣鲜艳夺目,硬生生的使得满树的桃花都仿佛失去了颜色。

“救……救我……”

他用尽全力抬起血淋淋的右手,试图抓住点什么,而那少女一个落身,便从树上轻飘飘的飞了下来。

“我救了你,你会给我什么好处?”

她支起下巴饶有兴味的看着他,而不过年仅七岁的他此刻早已耗尽了力气,说不出任何话来。

“那好,我救你,你便是我的徒弟。”

他的手被那少女握住,似乎是达成一个永恒的契约,他永远都会记得那一刻,桃花如雪,日光婆娑,少女如火的红色裙裾在风中翻飞,美得像一场梦境。

那是他此生最美的梦境。

他仿佛又回到那绝望的时刻,鲜红的血染红他的世界,母妃的苦苦哀求,父皇的暴怒远去,再之后便是那些死死按住他的宫人,母妃在他面前被灌进一大碗毒药。

血不断的从母妃的嘴角流出,他怎么擦都擦不干净,那血红不断的扩大,最后,他整个视野都是茫茫的一片红。

好可怕……好可怕……

他蹲在地上,捂住头尖叫起来。

“没事了,都过去了。”恍惚中,手心中源源不断的传来一丝温度,有人的声音穿透血红的噩梦,径直在他耳边响起。

他忍不住抓紧那温暖的源头,噩梦退去,他才发现他整个身子倚在她怀里,手紧紧的撰着她的手,而那红衣张扬的少女,正含笑着看着他。

“你想要报仇,对吗?”

她的声音夹杂着一丝叹息在风中飘过,他愕然的看着她布满怜惜的容颜,他还不过是一个七岁孩子,孩子的心很小,以前只愿母妃年年岁岁的陪在他身边,当唯一拥有的东西支离破碎,唯有仇恨才能支撑着他走下去。

“盛帝二十七年,明妃进宫,从此长宠不衰,后宫佳丽三千形同虚设,盛帝四十一年,明妃被帝君赐一杯毒酒了此残生,只留下幼子苟延残喘于寂寂深宫,”她明眸含笑,唇角的笑容如灼灼其华的桃花,“云笙,你说是也不是?”

她竟然知道他的名字,云笙愣愣的看着她,好半天才吐出一句话,“你是……妖怪吗?”

“不,我不是妖。”她摇头,看着他一字一句道,“我是桃灵,天地孕育而生,仙骨自成,在世间已经活了上千年之久。”

那女子容颜清冶绝色,唇边的笑染了一丝魅惑,红衣乌发,却是世间最浓墨重彩的颜色。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