吹梦到西洲

许多上海人都知道在闵行区的南岭路,有一处独栋二层小别墅,住着百年前从北京逃来的落魄贵族。动荡时期大多数人都随出国潮去了国外,只剩下一个老阿妈,总穿民国时期的旧青衫大襟褂子,从一些抽丝的金线隐约可以看出它从前有多华贵,银白色的头发用一支白玉簪子在脑后绾一个简单的髻。

无论春夏秋冬,她总独自坐在院子里,层层裙角之下,偶尔露出一双三寸金莲,连投在地上的影子都带着深深的凄凉。

宋知南住在南岭路的另一侧,是无意间追一只流浪猫时发现的这所院子。它隐在高楼叠嶂之后,像一个遗世的存在。她从墙缝往里看,觉得墙里是另一个世界,带着神秘的吸引力。

后来,宋知南偶尔放学后会跑去院墙外转悠一会儿。

那日,宋知南又去了,她从墙缝里望着院子里的老阿妈在打盹。突然,从墙上跳下一只黄猫,吓了她一跳。她还没镇定下来,又有人突然拍了拍她的肩,吓得魂儿都快没了。

“你是谁?”

一把清澈好听的声音钻进她的耳朵里,像静谧森林里汩汩的泉水声。

宋知南转身,对上一张清秀的脸,戴着简单的黑色框架眼镜,镜片也藏不住那一双澄净明亮的眸子。他身后是大片绯色的晚霞和光秃秃的槐树,形成鲜明的对比,有一种对立的美感。

“你是谁?”她有一种被抓包的心虚感,反问道。

她只是条件反射地自我保护,他却认真地道出姓名。

“聂云意。”

他说完,怔怔地看着她,仿佛在等她回答,她矜持地没有说话。

聂云意见她不答,也没再追问,只移步到木栅门处,堂而皇之地推开门进去了。宋知南没敢跟进去,因为南岭路的人都说这家院子闹鬼,所以小孩子们从来不敢来这儿玩。虽然她知道是谣传,却也还是有些胆怯。

宋知南趴在墙外看聂云意轻轻唤醒了老阿妈,接下来,聂云意从书包里掏出一本书来,挺拔如松地立在她的身侧,翻开书页开始读起来。字正腔圆,朗朗动人,老阿妈满是褶皱的脸上微微泛出笑意。不知是声音太好听,还是故事太动人,宋知南不知不觉就听了下去。

完全没注意到身后淡去的晚霞,聂云意合上书的时候,她才恍惚惊醒。

聂云意搀扶老阿妈进屋之后,出来见她还在,吓了一跳,他提醒她早些回家:“这里天黑了可没有路灯。”

宋知南望着他,夕阳最后的光辉照在他的脸上,他的眸光变成了金色,她没来由地紧张起来,手心沁出细密的薄汗。

“我叫宋知南。”她突兀地说。

他蒙了一瞬,她已经笑着跑远了。他望着她远去的背影,定了定才想起,她回答的是他之前的问题。

这是宋知南跟聂云意的初相见,他是郎朗如风的少年,她是如青葱般的少女。在她眼里,他简直完美到找不到任何缺点,而他们之间,仿佛注定要发生什么故事。

收藏
完本小说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 只是为了宣传让更多读者欣赏 © 2015 storys.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