守螺如玉

A A A

楔子

在很久很久以前,在我还没有修成人形的时候,就听说我的远房姑妈爱上了一个男人,每天偷偷去人家家里做饭洗衣服,在那人回来之前又偷偷溜走。如此三年以后,姑妈终于感动了对方,两人喜结连理。

我恍然大悟——恋爱就是躲猫猫。

于是,我修成人形之后第一件事就是上岸去找人玩躲猫猫。

没想到,这一躲三年,连个人影也没见过。

第一章

“我要一步一步往上爬,在最高点乘着叶片往前飞……”我哼着歌,在水井里往上爬。突然,井盖被人掀开,两个男人站在井口望着我。

长得比较磕碜的对那个长得帅的说:“你看,我说的没错吧?蜗牛白天往上爬三尺,晚上下降两尺,爬到这个井口需要整整七天时间!”

帅哥叹了口气,道:“好吧,你赢了。给你钱。”

丑男立刻笑眯眯地离开了。

智障!我是海螺不是蝸牛啊!再说了,你们把井盖着,我就是想爬出去也没有办法啊,不上上下下做运动还能怎样?

眼看着井口又要被盖上,我急忙吼了句:“喂,别盖啊,这里面好闷。”

“是你在跟我说话?”那帅哥似乎有些诧异,环视四周后目光落在我的身上,“不会吧,蜗牛成精了!”

“我是海螺!海螺姑娘的传说你没听说过吗?”

“没听过!”那帅哥说完,“砰”的一声盖上了井盖。

“不要走,有事好商量,先把我弄出去再说啊。”我朝井口大喊,“我可以给你做饭、洗衣服、打扫屋子。”

上面毫无动静,那个人似乎已经走远了。

“我还可以帮你发家致富,解决终身大事……”

这句话一出口,井盖“嚯”地一下被打开了,露出一张英俊的脸:“你还包办婚姻啊?”

很明显,他对我最后一个条件动心了。这家伙一定是个“穷三代”,家里连锅都揭不开的那种。在金钱至上的社会里,他娶不到老婆是很正常的事情。不过他能遇到我,还算走运,我虽然不能嫁给他,但是可以介绍我们族其他海螺姐妹给他,虽然长得不如我漂亮,但是一个穷鬼还能要求什么呢?

我刚说完,一口唾沫星子喷在我的脸上。

“我堂堂陆家少爷,需要娶你的姐妹当老婆?你去方圆百里打听一下,哪家闺女不想嫁给我?”

我愣怔了一下,问道:“你是陆景?”

那人傲慢地抬了抬下巴,道:“怎么?你也听过我的名字?”

岂止听过,我就是为他而来的!

事实上,关于我姑妈的传说只有一部分是真的。我姑妈那时确实爱上了我姑父,两人曾经也度过了一段美好的日子,但正所谓“贫贱夫妻百事哀”,再加上我姑父是个“妈宝”,两人后来的日子过得实在是一言难尽,每天都跟打仗似的。

后来我爹娘还专门就此事教育了我一番,说我以后找对象一定不能光看脸,财力跟家庭环境也非常重要。

所以我上岸之后不断向人打听,哪里有单身的“高富帅”,家里父母双亡的或者只有父子相依为命的,就这样,我找到了陆家。可惜此地离海边实在太远,我又很久没有浸泡过海水,法力已经不足以维持人形,一个不小心便摔进了他家后巷的枯井里。本来,靠我坚韧不拔的毅力,也是能一步步爬出井底的,偏偏有个多事的人把井盖住了,我就这么在井底待了三年。

这三年,我听着巷口的人说了无数关于陆景的事,他是本地的“三好”青年,乐善好施、待人亲切、爱护小动物,还从不拈花惹草,我内心早已打定了主意,要嫁给他!

苍天垂怜,我等了三年,终于被人发现了,而且发现我的人还是陆景。这难道不是天注定的缘分吗?

“好了,啥也别说了,我知道你的意思。”我抬起头,满眼冒心地对陆景说,“我嫁给你就是了。”

话音刚落,井盖“啪”的一声盖在了我的脑门上,震得我飞流直下七尺,摔在井底。陆景的脚步声渐行渐远,我还听见他骂了一句:“神经病。”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