还珍记

你走,我就杀了锦仪宫里那人。我凉凉地说。纵然她不是云锦,但那样相似的容颜,沐阳绝对无法放着她不管。果然他回过头来看着我,眼神恨恨的,却又无可奈何。他是个心软的人,一直都是。

(一)故人归兮

锦佑二年正月初七的早上,彩珠禀告,沐阳回来了。

道是人在密宫中候着,这小丫头就问我是不是要先去看看,我扫了堆积如山的奏折一眼,笑着说急什么,折子批好了再去。

谅来沐阳也不会生气……若不是他因为七年前绮妃在宫变中不知所终之事一蹶不振,装死不肯回宫复位,我何至于扶一个孩子坐龙庭?自己还要跟着垂帘听政。

此刻他等一等又算得了什么,我等他自己回来可是已经等了七年。

等我批完奏折,去到密殿的时候已经日上三杆。密殿外一个侍卫也看不见,推开门,里面也是空荡荡的。

沐阳独自站在莲花顶的正下方,光线不太好,我看不清他的样子。

怎么,我冷笑道,知道我要杀你的心上人,终于舍得回来了?

撷珍!他好像生气了。

挥退彩珠,我慢步上前,向着他盈盈拜下。是臣妾失言,望帝君恕罪……

他退了一步。

我知道现在还对他用这个称呼其实是不合适的,至少现在不合适。

众所周知,天祚帝沐阳在七年前的宫变中被叛军逼坠断崖,叛乱肃清之后由德妃的遗子苍岚继位,原来的胧珍皇后――也就是我花撷珍,则加封为太后垂帘听政。

但事实上在苍岚继位前我已知道沐阳未死并且找到了他的下落,只是当时他一副心灰意冷的样子,死也不愿继续为帝。

其实不就是因为绮妃,也就是我的堂妹云锦宫变后毫无音信,他就这么撂了挑子。

痴情又混账的男人。

现在他还不是要乖乖回到这皇宫内?当然我也用了一点小手段。

她在哪里?!我要见她!沐阳一把抓住我的手。

想见她不难,只要你答应为我做一件事。

我用力抽回了手,笑着看他一脸的阴沉。

沐阳答应了我的所有条件,那是当然的,为了云锦他什么做不到。

随后我领他去了锦仪宫――云锦本来的居所,而现在,那里住着半月前我在民间找到的一个女子。

远远望见正在赏雪的她,沐阳当下就失了神。

她和云锦生得一模一样,举止也是优雅得体非寻常人家做派,但是她关于往昔的记忆只到七年前为止。

据她说这七年来她以教书为业……我向沐阳徐徐道来所掌握的情报,看他只顾盯着那人也不知听进去没有。

说完了,我掉头就走。

撷珍,多谢。身后传来他的声音。

而我只是停了停脚步,随后头也不回地快步而去。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