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个妈妈

听你笑

A A A

安晓乐是一个平凡的女孩。

8岁之前她和所有同龄的小朋友一样,稚嫩的小脸上带着可爱的笑容。眨巴着一双清澈的眼睛,童言无忌的问着爸爸妈妈身边一些鸡毛蒜皮的小事情。爸爸妈妈也从来不觉得厌烦,认真且耐心的回答小晓乐的每一个傻乎乎的问题。

如果时间可以一直停在那个时候该多好。17岁的安晓乐时常这样想。

如果没有那场飞来横祸如果那该死的司机没有酒驾如果妈妈没有为了给自己买生日蛋糕走到那个路口……

可以没如果。

妈妈还是永远离开了自己。还仍清楚的记得爸爸那天接到电话的表情自己正在为第一次成功的用积木搭成一个小房子而高兴。美美的想着这间是爸爸妈妈的,这间是未来的弟弟妹妹的,刚想照顾爸爸过来欣赏。却看见了她一辈子都忘不了的表情。

爸爸的手足足僵在那里五分钟。没有语言,没有动作,甚至感觉都没有眨眼。后来他慢慢流出了第一滴泪,接着泪水像断了线的珠子,接连不断的流了下来。

自己慌忙问爸爸怎么了,爸爸不哭了,他只是平静的擦干泪水,然后抱起自己说,走耿爸爸去个地方。妈妈出了点事。

只知道爸爸把车开的飞快,在连续闯了3个红灯之后停下车,对自己说,在这待着,哪都别去。然后就径直走了,留下自己在这小小的空间里惶恐的看着外面陌生的世界,爸爸一直没有留意到自己已经悄悄的下了车,跟在了他的身后。

然后——

看见了已经被蒙上白布的母亲。

生活就是这样,犹如一个刚出生的婴儿,上一秒还在咯咯笑,下一秒就毫无缘由的哇哇大哭。

没有妈妈以后的生活其实也还是一样的过,只是家里不在有欢笑声,地球也不会因为哪个人消失而不再旋转,

爸爸一直一个人带着自己生活,直到安晓乐已是婷婷玉立的16岁姑娘。

原以为生活会一直这样下去,直到那个女人的出现。

那个妖媚的女人,总是在爸爸面前扮演者贤妻良母的标杆,在爸爸面前对自己谄媚的笑着,脸上露出和蔼可亲的笑容,可是只要爸爸一离开,她就会收去她的笑容,数落自己这不好那不好,一点都不懂事。也总是让自己做很多的家务活,理由是她迟早要嫁人的,现在就当做是锻炼吧。

可以理解爸爸,这么多年了,他一个人十分不容易,他还年轻,是时候应该找个适合的人陪着他带着自己过完以后的生活了。

可是,这个女人,绝对来者不善,他是不是真爱爸爸不知道,但是对自己绝对是人前一套,人后一套。

但是——

不想让爸爸再一次痛苦,在大千世界中能找到一个自己喜欢的也实属不易,毕竟她对爸爸还是很好的,就算对自己差一点又有什么呢。只要爸爸幸福就好了。

所以,安晓乐还是祝福的看着那个女人和爸爸走进了婚姻的殿堂。

自己总是小心翼翼地和后母相处,尽管后母对自己的态度还是一如既往的不友善。

可能真的,继母只爱爸爸,不爱自己。

继母真的很牛,能如鱼得水的拿捏爸爸那边的说辞,搞得爸爸觉得继母还真的很会教育小孩,粗心的爸爸一直没有发现背后的真像。自己也不想和爸爸抱怨些什么,毕竟当初接受她进自家的门就做好了如今这般准备。

这天继母又让她手洗棉袄了,不知为什么,洗衣机好好的摆在那,继母就是执意要让自己手洗,说什么机洗伤衣服,而且看了这么长时间的书,干些家务活就当放松吧。

安晓乐刚刚才做完一大堆奥数题,脑子涨昏昏的,现在让她洗衣服不是在让她放松,而是让她更加劳累,但是自己也没有拒绝,没说设么就走到了卫生间。

正在发愁这些个厚衣服该如何是好的时候,这些衣服们突然脱离了她的手,一个接着一个的飞到了盆里,洗衣粉也自动挖了两勺放进衣服里。然后盆去接了水,仿佛又一双无形的手,这些衣服一件一件的自己搓了起来。

很快这些衣服就洗好了,安晓乐从头到尾只保持着一个动作,大张着嘴巴,呆呆的站在那,双手僵在半空中半个小时。

直到一切物品自己退回原本的位置,直到口水流到了衣服上,安晓乐才反应过来

——是见鬼了吗?

——肯定是见鬼了。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