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世父女

我有一个习惯就是每天晚上都听着电视剧入睡,不然我就睡不着,而且每次我都是听着老友记这种美国喜剧睡觉,因为听不懂也不会特别专心听,而且还有说笑的声音,正好有助于睡眠。

今天也是,洗完澡打开电脑搜了个老友记第九季,音量调到10,关上屏幕我就躺好准备睡了。

忽然感觉来到了农村老房子里,而且看看自己,好像也就12.3岁的样子。院子里妈妈在给小妹妹梳头发,爸爸在一旁做木工活,奶奶在厨房里不知道在忙些什么,总之一家人其乐融融的。

“咚咚咚!”

“谁呀?”妈妈放下手里的梳子,捋起妹妹的一绺头发边说边手脚麻利的把头发编成麻花的样式。

“咚咚咚!”

“这是谁呀,怎么不说话。”妈妈小声嘟囔了一句扭过头对我说:“小兰,快去开门。”

“哦!”我应了一声,小跑过去。

这是一张朱红色的大铁门,分为左右两边,我走到靠左边的门前,双手拉着扶手往后拉。

然后抬头看去,映入眼帘的是一颗人头!一个闭着眼睛的男人的头!头的下方血肉模糊,还能看见那连着的丝丝的血肉。吓得我不敢再细看,撇过头却发现门前的两层小台阶还是干干净净的,而下面的土地却全变成了深色,空气里似乎还弥漫着甜甜的血腥味。

很奇怪,我没哭也没叫,只是觉得心跳的特别快,好像快要跳出来了一样。突然有种意识,这颗人头出现在这里不是偶然,是有人要来寻仇!是要杀全家的那种血海深仇!想到这我拔腿就往院子跑。

“爸爸!外面…头…外面!”我用手捋着突突挑个不停的心,紧张的话都说不利索。

爸爸放下手里的活,摸摸我的头,笑眯眯的对我说:“怎么了?好好说,外面怎么了?”

我看着爸爸的眼睛,感受这他那强壮有力的大手抚摸过我的头发,整颗心都定了下来,我顺了口气说道:“爸爸,外面有颗人头挂在门前!”

听完爸爸原本笑眯眯的样子瞬间变得冷峻,皱着眉头对妈妈说:“带她们先回屋。”然后转身地朝屋里走去。

“啊…我不要进屋!我要出去玩!啊…”

“乖,听话别闹,跟妈妈进屋,一会儿妈妈带你出去玩!”

“啊…不行!我就要现在出去玩!”

“听话!再不听话妈妈打你了啊!”

“啊!呜呜呜…啊…呜呜…”

我呆在院子里,听着一边妹妹的哭闹声,突然觉得屋外好像有人在看着我们,在观察着我们!

“小兰!快进来!”

“啊?哦!来了!”

我不再乱想,跑进了屋,就看见妈妈在哄哭闹着的妹妹,奶奶在一边摸着眼泪。爸爸呢?爸爸在哪?我四处张望着。

这时,传来爸爸的声音:“你们就在屋里呆着,那也别去啊!我出去一趟就回来。”

爸爸要去哪?咦!他拿的那是什么?我跑过去正好只看到爸爸离开的背影,但这也足以让我看清他手里的东西。那是一杆长枪!像是以前打猎的人们用的那种枪。爸爸怎么会有枪?他拿着枪出去这是要干嘛?!越想心里越觉得不安,心又开始突突的跳起来。

“爸爸!你要去哪?我跟你一块去!”我跑出去追爸爸,可是怎么跑也跑不过去,感觉总是在原地踏步,明明爸爸离的很近可就是过不去,累的我是气喘吁吁。

终于在我快要抓到爸爸衣角的时候我醒了!

“呼….”长长的舒了口气,原来是做梦啊,好真实的感觉啊,尤其是那颗血淋淋的人头!一想到这个我就打了个激灵。“小兰?怎么在梦里我叫小兰呢?”小声嘀咕着我拿起身边的手机看了一眼,“才两点多啊,哎呦,再睡会吧,刚才跑的我还挺累的。”翻身换了个姿势我就又睡着了。

感觉才闭上眼睛我就到了一个荒郊野外。额,这是哪?

“小兰,小兰!快过来。”

这是爸爸的声音!怎么那么虚弱?来不及多想,我顺着声音寻去。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