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笛村

司徒名墨

A A A

人言前世积德,来世得福,祖上无德,后辈遭殃。

话说铁笛村中有一家本姓李,李家世代贫苦,真可谓是倒了八辈子霉,李老汉这一辈更是惨,李老汉今年六十二岁,孤身一人,只有一条老黄狗相依为命。

这李老汉是村里有名的老实人,为人忠厚善良。人善被人欺,村中常有泼皮无赖来李老汉家里蹭吃蹭喝,不给,就弄得鸡飞狗跳。

一日,李老汉劈完柴便坐在了台阶上发呆,老黄狗正懒洋洋地趴在地上。人活一世,草长一秋,谁都想有点作为。然而李老汉已经半只脚踏进棺材的人了,自然无所期冀,孤零零一人,想想多少有些心灰意冷。

“李老头!哥几个又来瞧你了!”喊话的正是何二,是铁笛村里面有名的泼皮无赖,小时候父亲和大哥落草为寇,被官府捉去砍了头。这何二打小不学无术,以自己的父亲和大哥为榜样,十五岁气死了自己的母亲,之后便拉帮结伙,成了混混。

不同于父亲和大哥那样的绿林好汉,劫富济贫,何二反而专门欺负老实人,并以此为乐。总之是多行不义,每次提到他,村民敢怒不敢言。

说到铁笛村,不得不说一下村名的由来。此村村口插有一根铁笛,传说乃是当年梁山好汉铁笛仙马林所用。笛子重三百六十九斤,合道家三六九之意,正插在村口一个石盘之中。这笛子村里无人不知,但是没人知道是什么时候出现的。据说这铁笛自马林死后便竖立于此,百年来依旧坚硬无比,无半点锈迹。有无数年轻人试着将此笛拔出,可无论力气多大之人,都不能为之,当然,泼皮何二也曾做过此事……

闲言少叙,这泼皮何二进到了李老汉家中便大喊大叫,看样子又是想弄些吃喝。这李老汉家中已然揭不开锅,自然没有东西与他,默不作声地看着几个人。

“哎呦,李老头这是闲得发傻了,来,咱们帮李老头收拾收拾!”说完,几人便砸,一时间院子乱作一团。

“二哥!这有狗肉!”说话的人是本村的又一个闲汉,名叫王五。

“狗肉!”何二立刻明白了王五的意思,确实,一通搜刮无果,几个无赖早已经眼红,一眼就看中了那条老黄狗。

几人不顾李老汉的拼命反抗,拽走了老黄狗。这老黄狗与李老汉相依为命,李老汉怎能就这样眼睁睁看着它被人夺去生命,随即抄起扁担,砸在了王五的头上。王五恼羞成怒,一把按住李老汉,举拳便打,周围的人也立刻来了兴致,加入其中。

几人打得差不多了,方才开心离开,可刚刚打得兴起,全然忘记了那条老黄狗,此时老黄狗已经不见了踪影……

李老汉盘坐在地上,眼泪夺眶而出,如今自己真的成了孤家寡人。唯一与自己相依为命的老黄狗也在生死攸关之时离自己而去,李老汉顿时觉得世间再无可信任的事物。原先李老汉只知人心不古,现在自己真是对一切事物都失去了信心。想想也难怪,老实人一辈子窝囊,什么都不能保护,到最后,谁还能跟着你?

“家里可有人?”门外忽然来一道士,这道士仙风道骨,声如洪钟,一把拂尘似仙道,两鬓垂然赛李耳。美中不足的是,这老道略显疲态,无精打采。

李老汉坐在地上不愿发声。

“唉,看你这家中,一团脏乱,定是被小鬼敲门,你看你如此窝囊坐在地上,见你的面相便知,你这一辈子穷困潦倒,连个老婆都没得讨!”道士侃侃而谈,丝毫不给李老汉面子。

“你家有水没有,我游方到此,口渴难耐,路过你家,讨碗水喝!”道士不是很客气,略带挑衅地望着坐在地上起不来的李老汉。

李老汉长叹一口气,人善被人欺啊,落魄时,谁都能踩你一脚。不过这道士还算好的。李老汉叹完气,便指了指前院的那口水缸。“道长请自便!”李老汉无奈地说。

“哈哈,多谢!”道士爽快一笑,之后便踱步走到水缸前面。这道士看着满满的一缸水也不含糊,直接扎开马步,双手用力,满满一缸水就这样被举了起来。之后道士把水缸举过头顶,张口便喝,只听咕嘟咕嘟,一大缸水就这样一饮而尽。一旁的李老汉看呆了,看这道士的身板也不大,这缸足足是他的三倍大小!

“哈哈,无量佛!到底是忠厚老实之人!我送你四句话,你是看不懂,将来给你儿子便是!”此时的道士判若两人,精神矍铄。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