倾心相爱,不问是缘是劫

爱是一种甜蜜的痛苦,真诚的爱情永不是走一条平坦的道路的。——莎士比亚

1.

在星城的H酒店,举行一场不算盛大的会议,时间只有十二小时。几十号人,年龄参差不齐,聚在一起,谁也不认识谁,你我夹杂其中。

你是带着忧郁的眼神走进我的视野的。熟悉的城市风景,孤独的心情,看到一切景象都感觉索然无味,眼前的世界,渐渐陌生。

第一眼看到你,是中午,在酒店餐厅。那一瞬间,我好像忘记了所有赞美女人的词语。但我又不能忍住不看你,顺理成章,我多看了你一眼,就在你丝毫也没有注意到我的时候。

就在我以为不能再看你一眼的时候,你出现了,依旧是在酒店餐厅,北京时间下午六点。我把所有的勇气集中起来,要了你的电话和微信。其实,我是害怕拒绝的人,虽然我高个,有点大男人的模样。幸好,你让我如愿以偿。还有,我预感到你久居槠洲,和我所在的福城毗邻,也得到了肯定。

“酒店后面有湖,还有游园,我们出去散步吧。”我用微信打探着你的世界。人到中年,其实不怎么习惯使用手机微信软件。但世界很大,而微信可以让我们知道世界的另一端发生了什么,于是乎,微信控制了全人类,我无法成为例外。

等待是百无聊赖的,还有一些紧张和不安。默默在心里倒数五个数,不断重复。当我倒数第三十遍的时候,微信里涌出一个“好”字。

我们走走聊聊,有一搭没一搭。我把你定位是一位被文字煎熬过的宣传者。这样的定位,无疑是矛盾的,但矛盾的根源在哪?我不知道。我说,我是作家。你抬头看了我一眼,无比认真。

遇见你的第一个夜晚,注定是睡不着的,和所有的爱情故事的开头一样。微信响个不停,要说的话很多很多,但手机打字的速度永远像只蜗牛一样磨磨蹭蹭。我不知道是谁先说晚安的。但我们相约明天再见,就在清晨时分。

其实,我是要感谢从星城开往槠洲的车次那么少,导致你那天赶不上最后一班车,让我与你相约。

2.

你起得比我早,还把自己打扮成坚强成熟的样子。我看着你,笑了笑,不作声,只有内心涌动一阵莫名的酸楚:你是多么弱小,只要有那么一点点伤痛,就能泣不成声。或许,所有爱好文字的人都习惯去琢磨一个人的心思,然后用字字句句去堆砌成心所想的样子;所有的男人都有主动保护弱女子的意识,只是很多男人觉得自己不够强大,在弱小事物面前绕道而行。

我们相约去餐厅。我打量着你的样子。脸有些瘦,挂着一副眼睛,温柔的唇,甜甜的声音。我是如此深情地看着你,但不觉得脸红。我是不是有些厚颜无耻?其实,社会上那些坏坏的男生大多厚颜,而我却是人到中年的大叔,早过了轰轰烈烈谈恋爱的年纪,甚至连认认真真看一个女人的权利也没有了。

星城的高铁不算四通八达,却也能把人带往任何想要去的地方。于是乎,我们选择同行,直到不得不分道扬镳的站台。

我向南边的福城走,你向东边的槠洲走。虽然不是南辕北辙一样的背道而驰,但东南不同向,注定会越走越远。

地铁的速度很快,成为了城里人出行的首选。每一站,地铁都是满满当当的,但每一站都要“吐”出来一些人,又“吞”进去一些人,站在我们面前的人,终究不是同一拨人。站在熙熙攘攘的人流里,我有一种本能的忧伤:走出分别的站点,是不是我们永不再见?是不是爱情还来不及开始,就不得不宣告结束?

终究到了说再见的时候。我们背对着对方,眼睛盯着地铁来的方向。我偷偷转身,看着你的背影,直到你被地铁“吞”掉,消失不见。同时,我的心被掏空。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