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衣乱

A A A

我突然想自己酝一壶酒,按照记忆里青衣所说的原料,一杯鹤年贡酒是不是可以让我的心,不这么痛,不这么凉。

离开榕花山庄的时候,我就没有想过再回去。

多年来,榕花山庄的草木城池,那些沉埋湖底的尸首与罪恶,都是我此生无法忘记的梦靥。

我要逃离这一切,所以我必须离开霍红衣。

半年前,霍红衣只是一副美人图中的传奇女子。

图中的霍红衣抚琴邀月,绯紫色裙底衣衫轻浮在池水之中,身畔有三五个男子望影生怜,目光痴迷。

画中女子嘴角有轻小弧度,似笑,又似轻歌。

几月后,画卷流入江湖,掀起狂澜大波,并非是因画中女子绝色超群,而是画中那些三五男子,在画卷出现前日皆遭遇毙命。

他们的身份乃是江湖五大门派之首,在画中个个目光痴迷技着本门神兵,可细看那画卷,五个喉脉处均有红索缠绕。

一时间从未在江湖上有过任何名声的榕花山庄,突然就成世人闻风丧胆之地,一路路英雄自发前去讨敌,可每一次都消失在路途中,尸骨无影无踪。

人们开始寻找这作画之人,按照画印笔风,找到了归隐田林数十年的画仙,可寻到人时,此人早已口不能言,手不能书。

整个江湖感觉到了前所未有的恐慌,各门派掌门纷纷宣布联手,可每一次举兵征讨的门派都不及清晨就被血洗门院。

在一处处火光血染的门匾上,都被清楚的留下了霍红衣的名字。

霍红衣的名字迅速被人们铭记,有人说她就是画上那妖惑的女子,也有人说她只是一个幌子为了引开江湖人的注意。

可是这内里所有的缘由,关于榕花山庄,或者霍红衣,只有我明白。

这惨无人道的江湖屠杀从一开始也只是我酒醉后的一句话。

我以为那样狂妄的醉酒之言,当今天下无人敢听,无人能从,可我到底小瞧了她。

榕花山庄第六任掌门,霍红衣。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