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助理又跑了

A A A

身为模特公司大老板的助理,莫小桃作为脸盲症患者怎么还得了?认不出别人也就算了,居然连他也认不出来?而且她做了坏事就想跑,还能不能行了?哼,脸盲小助理休想跑,看BOSS怎么把你抓回来。

1.你往哪里走

莫小桃又跟别人跑了。

寒冬腊月,飞雪连天。陆寒站在公司楼下,脸色冰冷得如同雪人一般。

十分钟前,他和莫小桃下楼时看到外面下起了雪,便吩咐她回办公室拿把雨伞下来。可他在门口等了半天,看到拿着伞下来的莫小桃居然又把别人错当成是他,欢快地跟在公司某男网红身后意欲上对方的保姆车。

陆寒终于忍无可忍。

“莫小桃!”

他的声音如平地一声雷惊得莫小桃一个哆嗦。她朝陆寒的方向看了过来,有点迷茫地推了推鼻梁上的眼镜,又看了看站在她对面那个一脸尴尬的男网红,似乎正在认真地分辨他们之间的不同之处。

“莫小桃,你想死吗?我在这里!”

气得七窍生烟的陆寒没好气地骂人,莫小桃立刻认出他来,手忙脚乱地跑到他的面前。

“对不起啊,BOSS,我的脸盲症又犯了。”

莫小桃的脸皱成一团,看样子的确是在认真地忏悔。

陆寒面色稍霁,却还是沉着嗓音问道:“不是让你去看医生了吗?怎么还没治好?”

莫小桃忧愁地抱怨道:“您也不看看咱们公司,那些网红身高差不多,长相也差不多,连肌肉都差不多,要我分辨谁是谁,真的很难……”

“谁让你看他们的肌肉了?!”陆寒气得声音都变了,后来发现自己在意的点过于微妙,便立即改口道,“那你连我也认不出来?!”

莫小桃哀怨地看了他一眼:“BOSS,当初您开这家网红公司的时候,不是说‘你们招的那些网红都是什么玩意儿,至少得长得像我才有资格进公司’吗?我们公司的网红就是按照您的模样招的,所以在我看来,您和他们真的没什么区别。”

陆寒哑然片刻,没好气地从莫小桃手中抢过雨伞,撑开,闷头向前走去。他走了两步,发现莫小桃没跟上来,又回过头吼道:“还杵在那儿干吗?过来啊!”

莫小桃应了一声,“哒哒哒”地跟上了陆寒的脚步。

伞不大,两人撑着有些挤。莫小桃知道陆寒身娇肉贵,但凡着凉,一定生病;但凡生病,一定世界大乱。于是她大半个身子都露在伞外,想让他多遮一点。可她越是往边上让,虎着脸的陆寒就越是朝她靠过来。宽阔的马路上,两个人的运动轨迹渐渐从直线变成了斜线……

“嘀——”

身后传来刺耳的喇叭声,莫小桃下意识地回过头,余光扫到有辆车由远至近,连忙把陆寒拉到自己的这边,用自己瘦小的身躯挡在陆寒的前面。

汽车司机摇下车窗骂街:“你们在大马路上走S形,是想找死啊?!会不会走路?!”

陆寒瞪着眼睛,作势要骂回去,莫小桃赶紧拉住他,又向司机道了歉,这才把事情平息下来。

陆寒哼哧哼哧地喘着粗气,额头上像长出两只牛角。

“你躲什么躲?”

“我没躲啊!”莫小桃小声地说道。

“没躲,你走到墙角里去干吗?当我傻啊!”陆寒没好气地说。

莫小桃无奈道:“我这不是怕两个人打伞,雪落在您身上,把您冻坏了嘛!”

陆寒一滞,脸上涌现出被关心的暗爽,但很快就被他压了下去。他哼道:“都是你,要不是你上周把我的车弄坏了,我们现在需要走路去吃饭吗?”

弄坏陆寒车这事儿的确是莫小桃的错。那次陆寒应酬时喝多了酒,让她来接。结果莫小桃开到一半看到一个长得特别像陆寒(她觉得)的人,就跟了过去。后来她知道认错了人,才发现自己拐进了小巷子里。她倒车的技术不佳,生生地撞废了陆寒的倒车镜。

车子送去修了,陆寒没了代步工具,更加奴役她。

“可是我们只是去吃个饭,过个马路就到了。”

“还顶嘴!”

莫小桃识相地闭上了嘴。

陆寒似乎很满意她此刻的乖巧,用鼻子哼了两声,大赦天下似的吩咐道:“过来。”

莫小桃犹豫了一下,知道如果自己不如他所愿,他一定会跟她对抗到底,于是乖乖地走到他的身边。

陆寒满意地“唔”了一声,大手一捞,将莫小桃搂进怀里。

“这样就行了,蠢死了你。”

莫小桃察觉到陆寒搂着她的手的温度特别高,好像随时都能将她的身体灼烧殆尽。他的语气里带着点虚张声势的慌乱,更多的还是掩盖在大嗓门下的羞涩与笨拙。

莫小桃在心中叹了口气,心道:“你才蠢呢。”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