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宫不能容二虎

A A A

我拿我的真元救了你,你不感激我就算了,居然还想休了我!简直太无耻了!你说你是皇帝?皇帝又怎么样!我还是妖怪呢!

(1)皇上有病

我喜欢隔壁芷罗宫里一个叫三月的宫女。

她手如柔荑,肤若凝脂,领似蝤蛴,齿像瓠犀。总之,比那个只会冷着一张脸瞪人的女帝好的简直不要太多。

这么想着,我忍不住在心里夸了自己一句“不畏强权”,然而此时此刻,此情此景,当女帝用我的脸摆出这样一副狠厉的表情瞪我的时候,我还是不由自主地怂了。

常年屈服于女帝淫威下的我习惯性两腿一软,差点儿当场跪下去,然而顾及身旁的太监、宫女,我还是硬着头皮强装威严地挥手说了句:“你们都下去。”

领头的总管恭恭敬敬地道:“是。”

他们走后,偌大的御花园里便只剩了我和跪在地上的女帝二人,在她拍拍衣服上的灰尘站起来的一瞬间,我以迅雷之势“扑通”一声跪了下去。

我抱着她的……呃,我的小腿求饶:“皇上饶命啊!臣妾也不知道为什么会变成这样啊!”

她睨了我一眼没有说话。

凤后闲时在御花园里种的龙胆花长势十分喜人,花团锦簇,冷艳娇媚。同样娇媚冷艳的女帝在睨了我一眼之后身子突然晃了晃,然后以一种势不可挡的劲头倒在了花丛中。

残花败叶间,我恍惚觉得自己的样貌生得果然不错,随后大脑一片空白,两秒后才终于反应过来要去扶她,于是急急忙忙地扑过去把她抱起来。

那一刻,我无比感谢女帝因常年练武而强壮的体魄,和我自身偏瘦的身材。

女帝紧闭着眼睛躺在我的怀里,英气不足、妖柔有余的脸蛋绯红,额头上更是渗出了一层薄薄的冷汗,身上的温度高的惊人。

我这才想起这具身体已经在这里跪了两天。也就是说,她已经整整两天没有吃过任何东西,甚至昨天后半夜还淋了一场雨。

听说……高烧是会把人烧傻的!

想想痴傻状的女帝,我凭空打了个寒战,也顾不上发呆,一把抱起她便往敬阳宫跑。

敬阳宫是我的寝宫。

作为“入宫三年却从未得皇上召见”的奇葩,我几乎可以想象到,当我用女帝的身子抱着灵魂附着在我身体里的女帝往敬阳宫跑的时候,身后跪了一地的宫人们震惊的眼神。

你别说,我那小身板虽然瘦,但一路抱下来还是累得我半条胳膊都要废了。

医官说景妃的身体并无大碍,只是受了风寒,仔细调养两天便可痊愈。

我把手背在身后威严地“嗯”了一声。

遣散一干无关人等后,我搬了一张椅子放在床边坐好,托着下巴望着依然在昏迷的女帝陷入了沉思。

我的眼睛,我的鼻子,我的嘴巴,我的身体……究竟怎么变成这个样子的呢?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