磨刀人的秘密

“磨剪子来……戗菜刀……”

张老爷子戴着一副花镜,在林甸县这个小城里,推着自行车驮着长条凳子、走街串巷磨剪子、戗菜刀、一晃就十个年头了。

说起他磨出的刀和剪子,他怎么也磨不出宋老爷子的那个水平来。这是大家说的,他自己也知道。

宋老爷子在林甸县,是一个非常有名的磨刀人。

这些年来张老爷子磨刀,喊在大街上,可他一碰到宋老爷子,他的声音就喊不出来了,推起自行车,蔫了吧唧的跩着快步,离宋老爷子远远的。

张老爷子也常常觉得奇怪,他磨这么多年刀了,怎么就不如宋老爷子磨的快呢?他不是不用劲,他每磨一把刀都累得满头大汗,可磨出的刀总是不遂人愿。

要说宋老爷子也是好样的,县城的饭店、食堂磨刀的活儿都被他占领了,巷子里个人的刀和剪子他也就放过了,交给了张老爷子。宋老爷子说:“好事不能都被自己占了,谁都需有口饭吃”

张老爷子对宋老爷子的宽让也很感激,但他对宋老爷子的磨刀技巧怎么也琢磨不透。宋老爷子拨开脸问宋老爷子的磨刀方法,是怎么把刀磨快的。张老爷子说:“老张哥,这主要是用好劲啊,刀柄也要放的适当。”

于是几次宋老爷子磨刀,他站在跟前用心地看着,可他发现他的磨法和自己没有什么两样啊?

宋老爷子见张老爷子看着自己发痴,他的嘴就抿着、笑着。刀磨完了,用抹布擦净,然后把亮闪闪的刀刃放到脑后,轻轻在头皮上试一下刀,脑后刷的一下掉下来一小片头发。看到这一幕,张老爷子常常地叹了一口气,心里翻滚着走了。

就这样,张老爷子对宋老爷子磨刀的方法,琢磨了将近十年,也没有弄明白?

张老爷子在他的孙女长大以后,宋老爷子磨刀快的迷才被他解开。

张老爷子的孙女叫张艳艳,不久去了北国温泉上班,北国温泉有一个餐厅,张艳艳和餐厅的厨师小邢关系不错,就把磨刀的活给爷爷揽来了。

厨师小邢也知道张老爷子磨的刀不快,可是没有办法。

一次全县停水,张老爷子又来磨刀了,可是张老爷子在来的路上摔了一跤,把挂在板凳上的水撒光了。他来到厨师房间,可是厨房也没有存水,张艳艳知道后,舀来了一瓢温泉水。

张老爷子把温泉水洒在磨石上,双手按在刀柄上,刷刷地磨起来。他磨着磨着觉得今天的磨石很诱刀,发出的刷刷的声音也不一样。刀磨完了,擦净磨石上的浆水,然后也学着宋老爷子把刀举到脑后,但他觉得今天这把刀在他的头皮上走的非常快,而且头皮一点发滞、疼痛的感觉都没有,他掏出自己的小镜子,站在厨房的镜子前一看,他的一小条头皮今天刮的最亮。他又坐回长条凳子上,看着磨石、看着刀沉思起来。可是他看到那一瓢温泉水时,他的心里豁然一亮。于是他把这瓢温泉水用瓶子灌起来。

张老爷子又走进大街小巷:“磨剪子来……戗菜刀……”

他用北国温泉水磨出的菜刀和剪子,用户都说:“张老爷子现在磨出的刀比宋老爷子磨出的刀还快。”

厨师小邢也说:“张爷爷的刀,怎么磨快了?”

张老爷子听到大家对自己磨刀的赞许,他这么大年纪,第一次感到心里非常痛快。

一天他来到宋老爷子跟前,把磨好的一把刀递给宋老爷子看。宋老爷子接过来,眯着眼认真地看着刀的口刃,看着看着他的脸一惊。接着他把刀举到脑后,把刀刃放到脑皮上,轻轻地一走刀,然后他把刀放下,脸上显得更加惊奇:“怎么搞得,你的刀比我磨的还快?”

张老爷子想,老宋这些年来虽然刀磨的快,可他并没有做到赶尽杀绝的地步,还给了自己的一席之地。于是他便把用北国温泉水磨刀的方法说了一遍。

听到张老爷子的话,宋老爷子站在那儿有些羞愧地沉思起来,沉思了一会,他像从梦中醒了过来。他一把拉住张老爷子的手说:“老张哥,你知道我的刀为啥磨的这么快吗?”

张老爷子摇着头。

宋老爷子说:“我的水里加了豆油。我没有告诉你,我对不起你。”

张老爷子站在那儿惊得眼睛瞪得老大。心想,这豆油让我猜了十来年也没有猜到?

宋老爷子说:“老张哥,还是你的心好,不保守,看来你的温泉水,比我的豆油还宝贵啊。”

说完两位老人站在大街上,拉着手都笑了。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