毒女

A A A

第一章

她以为她是要一起死的。

不过一眨眼的功夫府里血流满地。那些人连求饶声都未发出,便倒在了血泊中。雨水一遍遍冲刷着地面,也冲不净这炼狱中的血腥。御赐的尚方宝剑高高举在鲜于亦手中,他是皇权的代表,一字一句宣读皇帝的旨意。

“皇上有旨,叛国者满门诛杀,反抗者一律就地处决。”

她被人死死摁在地上,雨水混合着血水流进大喊大叫的嘴里。她已经听不到自己的声音,只听到一声声刀剑刺进血肉而后拔出的声音。父亲母亲哥哥姐姐,府里的丫鬟小厮厨娘嬷嬷,所有的人一个一个在她面前倒下。她不断挣扎想要爬起,然而那双手铁铸似的牢牢钳制着她,无论用尽多少力气都无法挣脱。

繁华热闹的相国府成了一座死寂的坟墓。她终于放弃挣扎,伏在地上哭泣,流干了眼泪哭哑了嗓子,身后的人毫不动容。她抬起脸,血水顺着额头流下,诡异到极点!

在场的亲兵无不打了个寒战,唯有鲜于亦无动于衷,漠然看着她高举宝剑道,“叛乱已除,天佑吾皇。”

他报上朝廷说相府无一活口。傲芙不知道他为什么要留自己一条命。他将她安置在将军府最深的一座枯桑院中,伺候的有一个年长的嬷嬷和一个身怀绝技、不苟言笑的女子。她自小身体不好,那日受了刺激昏厥,醒来已在枯桑院中。

枯桑,哭丧,并不是一个吉利的院名。

鲜于亦在床边同她说,“你是侍妾生的孩子,名为相府三小姐,其实在府中地位与一般丫鬟无异,甚至比不上那些大丫鬟。你出生那年,王相遭到弹劾,他视你为灾星,连你的名字都没有入族谱。所以外面的人只知相府有两位小姐,却不知还有一位生活得水生火热的三小姐。”

他说完了这些眼睛炯炯看着傲芙。她毫无畏惧地与他对视,他微微笑了,眼里却没有笑意,“你一直顽强的生活着,任何人的欺侮都不能将你打倒。所以,这次不要辜负我的期望,努力生活吧,直到我杀了你。”

傲芙在将军府中真正过起了大小姐的日子,吃的是山珍海味,穿的是绫罗绸缎。因她身子虚弱,每日亦有源源不断的药材补品送进来。院子中有姹紫嫣红的鲜花,有一汪养着锦鲤的清水潭,还有一座精美的亭子,四角挂着透明的琉璃灯。

嬷嬷说,“三小姐,府里的几位夫人哪个有你这样的待遇,将军是恨不得将天上的星星摘给你。你看这些吃穿用度,哪个比你在家里差。”

傲芙低头看着脚上的软底鞋。

如鲜于亦所言,她一直努力地生活,盼着有一天飞出相府的牢笼。就算如今牢笼换了将军府,她对自由的渴望一丝未曾减弱。

没有人能将她束缚,位高权重如天下兵马大元帅鲜于亦也不能。

他也决不是将她豢养。傲芙听过鲜于亦的传闻,冷酷、嗜血,还有一条——不近女色。他门下食客三千,人说鲜于亦从不养无用之人,就连他的几位夫人都是权力的踏脚石。

傲芙很想知道她的用处在哪里。

他带人杀进相府那天,她见到了这辈子最惨烈的屠杀。她虽不喜欢那些人,却从没想过要他们死。她经常做噩梦,梦到姐姐们双眼流血向她走来,“我们都死了,为什么你还活着?”

父亲没了脑袋,光秃秃的脖子流着鲜血,他摸索着喊,“芙儿,你为什么不来陪我们?”父亲从没唤过她一声芙儿,日有所思夜有所梦,这一声芙儿竟是要她一起下黄泉。

她在梦里挥舞着双手将他们一个个赶走。醒来后身上衣服湿透,那个沉默寡言的侍女从灵立在一边守着她,静静地像个幽灵。从灵看她的时候冷冷的,有时候嘴角噙着嘲讽的笑,就像知道傲芙未来的命运似的。

嬷嬷和傲芙说过,从灵自小卖身为奴,性子冷淡,武功高强受将军重要。她不喜欢和人交流,很守本分。

就像现在,嬷嬷不厌其烦地细数鲜于亦的优点,从灵只是立在亭子外边,似笑非笑。傲芙这时想的是:十年来跟着鲜于亦这个魔鬼杀人无数,从灵不知有没有向往正常人的生活?

“都说做将军的女人是上辈子修来的福气,三小姐你既然活下来了,就该好好享受福分。你好过我们也好过。这细皮嫩肉的,就算是绸缎,绑久了也不好受。”见傲芙不说话,嬷嬷怜惜地抚摸她已经淤青的手腕。

因为担心她自杀,鲜于亦命人将她的双手绑了。到今天,她的双手已被绑了整整十天。

“放了我,我自己吃饭。”许多天没有说话,一开口声音沙哑得不似韶华女子。

嬷嬷见她肯说话又惊又喜,想解开她又左右为难,求助地看向从灵。从灵走上来,没有迟疑一刀挥断。她武功高强,傲芙这样弱不禁风的女子根本无法再她眼下有动作。

傲芙活动了一下被禁锢的双手,嬷嬷紧张跟在其后。从灵说,“嬷嬷放心,她不会自杀。”

她看了一眼从灵,是的,她会好好活着离开将军府。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