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色的心

亦舒

A A A

泽叔喜欢我,是因为我从来不理公司发生什么事。

全写字楼都是他的人,个个都是心腹,见到他,几乎没鞋跟碰鞋跟,发出响亮的啪一声,平举右臂,叫声洪昌泽万岁,都是死士。

听说他们有时开工开到半夜,士气高涨。父亲去世后,泽叔接管公司,经过三年整顿,把一切异己铲除,公司便成为这个局面。

或许只除了麦公。麦公今年六十二岁,是老臣子,很会做人,据爹说,他救过他,故事详情我没听过,被人救不是体面的事,爹不提我不知道,救了人常挂在嘴边,自然也不是好汉,麦公是聪明人,是以一向缄默,所以他可以继续在洪氏做下去,直到今日。

父亲说明,只要麦公喜欢,他可以做到八十岁。如今他也没有什么权,不过开重要会议时,他总有一个位子,泽叔算给他面子。

公司上下的人对我很客气,但心内却有偏见,总是给我那种:“他要不是有他叔叔,早就败家”的眼色。

我在洪氏有一间大写字间,面积布置同泽叔那间相仿,也有两个女秘书,但是我不过是借那里作为歇脚处,一个联络站。

我对于证券一无所知,亦无兴趣学习,看到他们每日如没头苍蝇般扑足八小时,深觉奇怪,所以泽叔喜欢我,因为我不是他的敌人,我没有资格。

其实我没有外表那么不食人间烟火。泽叔自然也知道这点。任何人被逼,都会跳墙,所以一直以来,他把寡母与我看顾得周全。

母亲说他这枚棋子早在十五年前就已经下定。

泽叔是他同父异母的兄弟,他与泽叔,在早年始终不能如亲兄弟般融洽。

有传说,父亲并不姓洪,祖母带着三岁大的父亲过来再嫁,但祖父一直视父亲如己出,后来祖母去世,祖父续弦生下泽叔。

传说泽叔一直认为他才是真命天子。

如此说法,父亲与我都是混混。

这件事一直无法证实,但我们两家胸中芥蒂一直存在。最好的法子自然是问麦公,但老麦的嘴唇如铁皮,扳也扳不开来。

他说父亲长得同祖父一个模子里印出来,只不过先生子,后成婚,才会有谣言。

我看过照片,他们的确像,泽叔与我也像祖父,惊人坚强的遗传因子,可惜影响不到我的志向。

父亲训练我做生意,我的兴趣全在艺术,泽叔不遗余力支持我。

那时只觉他是知音,事无大小,都与泽叔商量,两叔侄亲得不得了,要什么他都给:成打的画册,各式音乐会入场券,暑假到欧洲的飞机票兼食宿……

理科全部不及格,成绩单呈上去,父亲怪叫,言语间用了许多成语,包括虎父犬子之类,帮我落台的,还不就是泽叔。

母亲一一看在眼中,这就是泽叔的棋子。

一日深夜,趁着父亲在外应酬,与我详谈。

母亲是个美丽而寂寞的女人,家居也打扮得如去饮宴。父亲说的,拖鞋只可在浴室穿着,出到客厅便要换丝袜高跟鞋。

我不是老父的爱徒,成日凉鞋破裤,父亲曾把食指指到我鼻子来,声明这些尚可容忍,但如果被他发现我吸毒,就一脚踢我走。

对他来说,几乎香烟都是毒,他是政府里的禁毒委员之一。

我记得母亲穿件麻纱旗袍,袍角绣一朵朵翠绿小花,她腕上戴着玉镯,中指上翡翠成鸽蛋大,她问我,是否衷心喜爱艺术。

我说是,我懂得她的意思,她怕我受泽叔的诱拐,心思散掉。但我是真爱艺术。琴棋书画都令我雀跃,数理化全令我头痛。

母亲叹息,同我说:泽叔是一头吊睛白额虎,要我小心,真正有什么事,找麦公商量。

我并没有把母亲的话放在心上,母亲们老是大惊小怪,乱拉警报直到父亲病重,怎么说呢,烟酒不来的人偏偏生肺癌。讽刺就在这里。

泽叔在医院里当着咱们母子,同父亲说,假使外头有人的话,不如趁现在一并叫了回来,什么都有照顾。

我呆住了,转头看母亲,她的目光落在窗外,她早知道了。

泽叔真厉害,无形中帮了父亲与外头那个人的大忙,而母亲……老式女人,衣食住行不缺,就不能要求过高,毕竟她从来没做过事,靠自己的双手赚过一毛钱,编排调度,也只得由她的主人。

父亲并无亏待她,留下笔巨款。他知道我们母子对于黄金股票一窍不能,最实惠是拿现金套利息。

母亲与我避到英伦去,足有三年。

毕业后我回来,母亲仍留那里。

洪氏公司已属于泽叔的势力。不错,我仍是董事,真的要激恼我,大家颜面无存,但泽叔不会那样做,他一点把柄也不会落在别人手中,他是一流的高手,对我们关切备至。你不会相信,连母亲吃的燕窝都每个月叫专人捎去,多厉害,一点坏形都没有。实则上他绝对是坏人。坏人要是如电影中的歹角斜着眼歪着嘴呵呵呵的狞笑,那还不算坏。

回到本市来第一桩事,便是找世叔伯来谈话。我听了许多许多故事。

接着把麦公接出来,在家吃老酒。

我同他说:“泽叔骗我。”

他不响。

“把我当白痴,做三套簿子,一套自家看,一套给税局,一套交予我母子。”

他晃着酒杯,仍不出声。

“通行都知道了。”

麦公仍不发话,我怀疑他老迈,听不清楚。

“麦公,救过我爹,再救救我如何?”

他浅尝琥珀色的洋酒,隔很久很久才说话。

“他骗去的,也不过是钱。”

“啊,还不够坏?”

“恭敏,你此刻的存款,也够用三辈子的了,最主要的是,你不爱钱,额外的钱对你来说,毫无用途,一双白球鞋你便可穿一年,才九十元。还有,种荷花的塘泥,总共一元八角一包,你专爱不值钱的东西,真幸运。”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