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猜,我是谁

茗初搬家了,虽然她并不太情愿。

每年啊,物价,房价总要往上涨一涨,就像是小孩子一年一年的长身高一样。

小孩子的身高长到一定的岁数,就不再往上长了。可是房价啊,却每年都涨的无边无沿的,多少在外奔波的人为此一次一次的换着房子。

茗初下班回到居住的小区,路过公告栏的时候,看到公告栏上写着:从下月起,本小区房价均涨五百。

茗初只是一个普通的工作小职员,在福州这种大城市讨生活,本身就已经很累,现在房租无缘无故的又涨了价,茗初心里极度的不平衡。这五百元对于她来说,可以买很多的衣服,可以买很多的零食。

她下定了决定:搬家!

茗初趁着双休,就开始着手找房子,还真被她给找着了,小区是新建的,叫做新月小区,环境也挺好,只是离上班的地方稍微远了点。远点就远点吧,没太大的关系,最主要的是,这里的房价出奇的便宜。

茗初知道,新月小区的设施,在其他地方至少要贵上好几百。这里的房租如此的便宜,她以为是小区刚新建的缘故。

真的是像她想的这么简单吗?

她二话没说,和房主简单的交涉了下之后,就趁着周日的下午,搬进了小区。搬进了6号楼的302房间。

房间布局比较合理,窗外就是马路,不过不是很吵,因为马路对面是一个特大号的野公园,空气倒也不错。空闲没事的时候,到公园里走走,呼吸呼吸新鲜空气也挺好,茗初如此想。

等到一切都整理好之后,已经是夜里凌晨两点多钟的时间。

每个地方,多多少少都有本地的一些规矩;每一行,也都有自己的行规。

如果你不按着规矩来,指不定会在你身上发生点儿什么。

福州这地方,关于搬迁,下面就有一说:

首先,空房进住之前要分三次敲三下门,然后才可以进入。接着就是房间的四个角,分别都要放鞭炮,如果没鞭炮踩气球也行!

然而茗初因为搬家太急,也就把这事给忘了。等到忙完,才想起来。不过这时候已经是深夜,不管是放鞭炮还是踩气球,估计邻居都会来砸门,也就没有做,直接就睡了。

睡到不知道什么时候,茗初突然意识到有什么东西趴在自己的身上,东西的一头儿,压着自己的肚子。茗初朦胧睡眼看去,像是白色透明的吊带睡裙,还发着幽蓝色的光,而且给人的感觉冷冰冰的!虽然茗初睡觉盖着被子,但是还是感到一阵冷意。

茗初一下清醒了许多,她睁开了自己困乏的双眼,这下彻底看清了,那是一个穿着白蓝相间的吊带睡裙的女人。茗初在下面,那个女人在上面,她们两个贴身压着,那个女人的头深深地埋在茗初的肚子上,头发散乱在床上,遮盖住了她的头,茗初看不出她长得什么样子。

这太诡异了,深更半夜的,自己的床上竟然莫名的多了个女人。

茗初的内心一下就慌了,她不敢把眼睛闭起来,她就下翻着眼皮,直直的盯着趴在自己身上的这个女人。

时间久了,茗初发现,那个女人并没有像自己想象的那样扑上来,而且貌似也没什么恶意,但这也只是自己的猜测。

茗初就这样保持动不了的状态和那个依旧趴在自己身上的女人攀谈了起来。

“不好意思,是不是我来的太突然没有和你打招呼冒犯到你了?”

那个女人突然抬起了头,看着茗初。茗初看清楚了,那是一张像纸片一样白的脸,表情木讷,僵硬,不过眼睛却出奇的锐利。

那是一双怀着仇恨的眼光,那双眼睛在目不转睛的盯着茗初。

茗初害怕了,闭起了自己的眼睛,再也不敢看趴在自己身边的这个女人。

“真,真,真对不住,今天搬家太急了,没有来得及知会一声。”声音已经哆嗦。

那个女人突然朝前爬了爬,茗初感觉到,那个女人的脸,几乎已经贴着了自己的脸,可是却感觉不到她的呼吸。

她竟然不呼吸。

人都是要呼吸的。如果你发现一个长得像人,却又不呼吸的人,你说她是什么?不管她是什么,可以肯定的是,她不是人!

“以后这个房子就要我来住了,你看如果方便的话,能不能把地方腾出来给我呢?毕竟这是阳间的房屋,就算不是我来,以后也会有别人来住的。要不然你看这样行不行?你要是相中这地方,反正咱们的时间是颠倒的!白天…….”

茗初也许是真的被吓到了,也许是搬了一天家,是在是太累了,迷迷糊糊地竟然睡着了。

一觉睡到了早上八点半,距离上班的时间还有半个小时,看来自己今天要迟到了。

茗初忙完了自己一天的工作,回到了自己刚搬进的新家。她竟然不敢靠近那张自己昨天夜里睡过的床了,她对这张床有了恐惧感。

于是周一的晚上,茗初找到了房主,换了张床。并且,床和衣柜的位置对调了下。

茗初可能不知道,她昨晚经历的那一幕,只不过是她自己的一场梦境而已。

茗初可能更不知道,如果那个梦境是真的,那么她这床铺和衣柜的对位一对调,以前寄宿在床铺上的那个女人,现在却要寄宿在衣柜上了。衣柜贴靠着墙的背面,衣柜下面四条腿中间空隙的位置,都有可能是那个女人藏身之处。

更有可能,茗初哪天晚上回来晚了,开始在自己的衣柜中挑选明天自己要穿的衣服,挑着挑着,衣服还没挑好,却摸到了一只冷冰冰的手,那只手的手指头还动弹了一下。跟着,摸到了一张冷冰冰的脸。衣柜中有个女人,就掩藏在自己衣服的后面。

还有就是,那个女人可能藏在衣柜的镜子里。白天,茗初起床,对着镜子梳理着自己的头发,透过镜面,镜子里呈现出了茗初美丽的脸庞,还有那双明亮的小眼睛。到了晚上,茗初对着镜子卸妆的时候,镜中一开始呈现的还是茗初的样子,等妆卸完之后,镜子中所呈现的却是另一个女人的样子,那个样子看起来很陌生。

镜面开始泛黄,镜中女人的脸也跟着呈现了黄色,最后成了古铜色,再最后,镜面越来越模糊,镜中的女人,竟然看不清了。看不清她的鼻子,看不清她的嘴巴,看不清她的眼睛,看不清她的脸颊。

就在这个时候,从镜子里突然伸出两只手来,白白的,没有一丝的血色。跟着,一只脚迈了出来,再跟着,一张苍白的脸冒了出来。

天色已黑,那个女人开始出来觅食了。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