别问我是谁

轩辕三缺

A A A

前些日子,我接到了一个电话。一个归属地来自江苏昆山的电话。

电话是我一个女读者打来的。先前通过短信沟通过几次,这次突然给我打电话,是我始料未及的。

我不知道我的电话号码她是从哪里得知的,我只知道她叫欢欢。关于怎么得知我电话这个梗,她只字不提。

在电话中,她给我讲述了自己做的一个梦境,那是一个可怕的梦,她在梦中经历了诡异的事。

下面,我就以我的口吻来讲述下她的这个梦:

有个不知道叫什么名字的人,起床起晚了,匆忙的洗刷完之后,就在楼下门口处拦了一辆出租车,朝着自己上班的地方驶去。

这天晚上,一篇名为《商业大楼塌陷,多数人员伤亡》的新闻,席卷了整个网络。而那个起床起晚了的人,就在这栋楼里上班,没能幸免。

又一天,一个满脸阳光的小伙儿,为了急着去见重要的客户,随手拦下了一辆出租车。接着,出租车就像受了惊吓的野马,一路狂奔在去往客户的路上。

随之不久,在一个十字街路口,一名男子闯红灯,当场被左右来往的车辆撞飞的事情发生了。而这名被撞飞的男子,正是那个急着去见客户的小伙儿。

这天,我的这位名叫欢欢的读者,下班离开公司的时候,已经很晚了,末班车都早已休息。她孤身走在路上,看不见一个人,车也显得稀少。只有不远处,停靠着的一辆出租车。

欢欢对着那辆出租车招了招手,那辆车就像幽灵一般,朝她开了过来,停靠在了她的旁边。

隔着车窗,她想看下的哥的脸,可是看不清。上了车之后,她坐到了后座上,就更看不清的哥的脸了。的哥的背影也看起来越来越模糊。

这个时候,的哥问了一句:“美女,去哪?”

她回答到:“哪也不去,只想呆在你的车里。”

她故事讲到这里的时候,停住了。我问她:“后来呢?”

她对我说道:“后来我醒了。”

接着,她就以忙为借口,匆忙挂断了电话。

说了这么多,忘了告诉大家我的身份。

我叫周德中,是个靠写恐怖故事,卖弄文字讨生活的人。我们这类人在外人口中,有一个很高大上的称呼——作家。

其实他们不知道我们这类人的落魄和无奈,有时候为了苦思冥想一个故事,可以彻夜不眠;有时候为了赶写一个故事,可以一个礼拜靠点外卖充饥;更有的时候,甚至一个月都不出房门一步。

自从接了这个叫做欢欢女孩的电话之后,我发现我的生活开始发生了变化。

这天,具体是哪天,我记不太清了。我只记得,我要去跟某制片方谈一下《假装情侣》改编成电影的事宜。

《假装情侣》是我以学生时代为背景,写的一部恐怖悬疑题材的小说,有兴趣的读者可以到网上去搜一搜,应该可以找得到。

当我起床的时候,我看了下手机,已经是上午将近九点的时候,约定的是这天上午十点半在杭州卡卡酒店见面。路程有点远,时间已经来不及了,我急匆匆的整理了下自己,就朝着小区的外面跑去。

我站在小区正门不远处的位置,拿出了手机,打开了打车软件,我决定打车过去,这样可以节省很多的时间。如果路上不堵,十点半之前,说不定还能够赶的到酒店。

有读者可能会问,一个作家怎么出门还打车?自己没有车吗?我很遗憾的告诉你们,我还真没有车,只有一辆电动车,还是二手的。我告诉过你们,我是一个落魄的作家。

今天这种场合,骑电动车显然不太合适,所以我选择了打车。

我的双眼时不时的看着手机,手机屏幕上一直提示着:正在等待车主接单。

一分钟过去了,等待车主接单;

三分钟过去了,依旧等待车主接单;

五分钟过去了,还是等待车主接单。

今天这是怎么了,打个车都打不到。

我退出之后,重新启动了软件,又等了好几分钟,还是没有打到车。

今天真是奇了怪了。我忍不住对着手机说出了今天第一句脏话:“他妈的。”

就在我准备再次启动软件打车的时候,我看到路对面不远处的树丛下停着一辆出租车,车主好像是在等乘客。

我在路的这边对着那辆出租车摆了三次手,车才缓缓的开动。在前面的十字路口拐了一个弯儿,朝着我所在的位置开来。

那辆出租车是蓝色的,很普通的一辆出租车,杭州满大街都是这种颜色的出租。

这辆出租车在我身边停住了。不过车主一直没打开车门,也没打开玻璃窗的意思,我开始怀疑,这辆车不是因为我的招手来到这里,而是其他原因。也许,它停靠在我的面前,只是一种巧合。

我开始有点拿不定注意了,走到车窗上,用手指轻轻地敲打了两下车玻璃窗。

车门缓缓拉开。

车门拉开之后,我被车里的景象镇住了,映入我眼帘的这个坐在驾驶座上的人,绝不是杭州市普通出租车司机的打扮。

那是一个从头到脚一身黑色的人,衣服是黑色的,裤子是黑色的,手套是黑色的,鞋子我用余光看去,也是黑色的,头上带着一顶黑色的帽子。那是一种统一的黑,黑到已经看不出它们的纹理。

头上的那顶黑帽子也出奇的与众不同,帽檐很长,并且拉的很低,以至于遮挡住了他的眼睛,鼻子,嘴巴,还有脸颊,我看不清他的样子。

怎么会有如此怪异的装扮,我愣在了那里。

他的脑袋注视着方向盘的前方,并没有回头。对我说道:“先生,去哪?”

我当时也许是被这种阵势给吓着了,竟然情不自禁的打开了车门,坐在了副驾驶的座位上。不过,我依旧是看不见他的脸。

等我坐下之后,我脑子里突然闪过一个想法:也许坐在我旁边的这个人是个塑料人,全身通体都是塑料的。他怕别人认得出来他,于是全身武装,黑色的手套套住了他塑料的手,黑色的鞋子挡住了他塑料的脚,那顶帽檐压的很低的黑色帽子,遮盖住了他塑料的脸。

虽然我是一个写恐怖题材小说的人,但是我的这个想法,在当时着实让我吓了一跳。我有了种想下车的冲动。

“先生,去哪?”他依旧是脑袋注视着前方地向我问道。

“卡卡酒店。”我回答道。

这个时候,我发觉,他说话的方式好奇怪,就像是没有感情的机器人发出的声音一样,那种声音没有感情。

对了,他对我说第一句话的时候,就是这种方式,没有感情,硬生生的,只是我当时没有留意。

我决定了,我要下车。

在他黑色的大脚松了离合器,车轮缓缓向前跑开的那一刻,我说:“不好意思,我忘了带一件很重要的东西。”

说完,我拉开车门,匆忙下了车。

整个过程中,他从头到尾,都没有看过我一眼,他的脑袋一直在注视着前方。

难道他真的是塑料的?

塑料模特的脑袋,大多都是不会转动的。

我一路思索着走进了小区里。我决定走后门去卡卡酒店,我不想再遇见这个诡异的人,也不想再遇见这辆诡异的车。

我在小区的后门门口停了下来。我再次拿出了我的手机,我在打车。但是三分钟过去了,还是没有打到一辆。

正在这个时候,我看到十字路口的拐角处,有一辆出租车向我这边驶来,我觉得它似曾相识。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