直播间的故事—大凯说

轩辕三缺

A A A

轩辕三缺只是我诸多名字中的其中一个,在轩辕三缺这个名字之外,我还有很多很多其他好听的名字,比如大凯。

轩辕三缺这个名字是用来给大家写故事的,恐怖悬疑类的故事。大凯这个名字具体是用来做什么的,我等下再告诉你。现在啊,我先给你讲一段发生在我身上的真实故事。

冬天的黑夜啊,总是来的相对早一些。

等我下班的时候,已经是伸手不见五指的黑夜了,我独自一个人站在路边的公交车停靠站,看着来往的车辆,始终看不见26路公交车的影子。

我只坐26路公交,这条路上也只有这一路公交车。

等了将近有半个小时,终于看到路的左边缓缓开过来了一辆公交车。公交车的前灯应该是坏掉了,发着昏暗的灯光,给人的感觉,勉强可以看清前方三五米距离远的路。

车厢里面,黑压压的,只有几处闪烁的灯光,那应该是有乘客在玩手机。车厢里面的灯是关闭状态,也许是公交车司机为了省电,也许是,车厢里面的灯坏掉了。

公交车走进了,借助着公交车前灯微弱的灯光,勉强可以看清公交车司机的脸,那是一张看上去再普通不过的脸,没有什么特点。我觉得,如果把他放到茫茫人海中,他的家人都没办法把他给找出来。

公交车走到停靠站的时候,停了下来,车门缓缓打开,车厢里的灯也跟着亮了起来,不过那灯光很暗。我走在车厢中,他们低着头,看不清他们的脸。有一些玩手机的,手机屏幕的亮度,把他们的脸照的白森森的,那样子总让我想起恐怖电影中的女主角。

我在车厢中,挑了一个位置坐了下来。我的里面是一个长发的小姑娘,穿着一身黄褐色的羽绒服,带着一双近视眼镜,她在低头玩着手机,她的里面是车窗。车窗外,雨水轻轻地拍打着玻璃。

这是一个星期六下雨的晚上。

车厢里面静悄悄的,没有人说话。除了公交车自己所发出的声音之外,再也听不到其他任何的声音了。

公交车缓缓的行驶着,经过了一站又一站,一路上没人下车,只看到两三个上车的乘客。

当公交车快行驶到老汽车站这一站的时候,坐在我里面的小姑娘说话了,她说:“麻烦让一下,我要下车。”

我没起身,我说:“我也在这站下。”

等公交车停下后,我们两个,我前,她后的下了车。

到了老汽车站,我还要再倒一班29路车,我在停靠站边上静静地等着,那个随我下车的女孩子也没有离开,她也在等车。整个停靠站就我们两个,站台外面,雨水啪啪啪地打击着地面。

我们两个静默无言,听着站台外面的雨水声。

等了有十多分钟,看到了29路车的身影,我上车之后,她也跟着上了车,我挑了一个贴窗的位置,她贴着我坐了下来。

公交车缓缓地行驶着,她玩着手里的手机,手指飞速的按着,那应该是在跟某个人网络聊天。

我静静地贴着车窗,看着车窗外的世界,看着车窗外的雨。

等快到松原小区停靠车的时候,我对她说道:“,麻烦让一下,我要下车。”

她没起身,她说:“我也在这站下。”

我一惊,这不正是在26路公交车上,我们说过的话吗?只不过我们两个说的话,这次彼此对调了下而已。

等我们两个下了车之后,我才发现,她好像没带伞。我打起了自己的雨伞,走向前,对她说:“一起走吧。”

漆黑的天空下面,有一把深蓝色的伞;深蓝色的伞下面,有两个人。只是我们不知道彼此的名字。

“你住哪?我送你回去。”我问她。

“松原小区!”接着她随口问道:“你呢?”

我的心又一惊,我回答道:“我也住在松原小区。”

我当时在想,这太过于巧合了吧。

我转念又一想,松原小区有两个区,我就问她:“你是住在北区,还是南区?”

“我住北区。”

“哦,我住南区。”我的回答中竟然有着些许的失落。

“哎,你叫什么名字?”

“我叫大凯,我在直播录制一期叫做大凯说的节目。”

“那是什么类型的节目?”

“专门讲述恐怖故事的。”

“啊?那太吓人了。”我明显感觉到,她好像对我警觉了起来。

接着是将近两分钟的沉默,我们都没再说什么。

“前面就是小区门口了,你把我送到这里就行了,谢谢你!”说着说着,已经到了她居住小区的门口。

我把她送到小区门口就离开了。

当我离开之后,我突然有了种想问她要联系方式的冲动,但在我朝着小区回头看的时候,已经看不见她了。

收藏